第六百六十九章 庭尊府的召见/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临着凌天铭的疯狂碾杀,何浩疲于奔命。

哪怕同为宗师圆满修为,资质更胜凌天铭,何浩也是有种捉肘见襟的感受。

接连被围杀,力量被不断消耗,此消彼长,不敌乃是常态。

此刻凌天铭倾一身之力杀来,何浩早已精疲力竭,想要应付,倍感艰难。

一身余力,灌入骨鞭,极力抡动,抽向凌天铭。

但根本挡不住虚无巨剑的倾轧,扛不住凌天铭的剑威。

雄浑磅礴的剑威倾轧下来,何浩脚下的大地都是滚滚颤动,如欲塌陷。

一条条守护神纹都被激发,疯狂的缠绕挣扎,极尽蜿蜒。

璀璨的光,淹没了何浩的身影,汹涌的浪潮,覆盖了八方。

整座都城,都在摇晃,难以平稳。

重重鞭影被劈碎,熊熊火焰被撕开,虚无巨剑与骨鞭交击,掀起狂暴的爆炸声。

声浪与气浪交叠,汹涌澎湃,肆虐奔腾,广场八方的人群全都被掀翻了出去。

哪怕是孙逸等人在曹文安的庇护下都是难以稳立,被震得踉跄倒退,气血翻滚。

喧哗声,惊呼声,仓皇惨叫,交织四起。

大片都城都是混乱开来!

虚无巨剑与骨鞭交击,僵持片刻,骨鞭便是被劈飞了出去。

万千剑气凝聚,扑簌而动,笼罩了何浩,洞穿了他的四肢百骸。

转眼间,何浩浑身淌血,遭受重伤。

一个个血窟窿,布满周身,几乎要被撕裂开。

那般模样,惨烈得不忍直视。

“爹!”

何思玲都是难以稳重,失声惊叫起来,下意识想要扑过去。

幸亏孙逸手疾眼快,将其拽住。

否则,以她的修为闯入进去,必死无疑。

四周人群喧哗,一片混乱的人群纷议四起。

不忿声,咒骂声,指责声,此起彼伏。

但凌天铭并没有在意,镇压下何浩,提剑而动,没有犹疑,便要趁他病,要他命,绝杀掉何浩。

今日,乃是大好时机!

三十年的恩怨,终于要了结。

“死!”

凌天铭狞声冷哼,长剑铮鸣,熠熠生辉,剑威澎湃,压盖下来,锋锐之势让无数人皮肤渗血。

何浩首当其冲,更觉威胁。

他想要闪躲,但刚刚挣扎,浑身便如撕裂般疼。

筋络、肌肉都是痉挛起来,让他刚刚挣扎的身影便又倒了回去。

想闪,却无力动弹。

“爹!”

何思玲惊忧难安,急得大喊。

但对战局无从帮助,何浩仍然难以闪躲。

凌天铭没有留情,杀意弥坚,出手更凶。

眼看着何浩就要被一剑斩杀,死于剑下。

“住手!”

突然,一声断喝,打破压抑。

伴随着断喝声而来,是一柄血刀,宛如一道激光,撕裂虚空,洞穿而至。

噗的一下,血刀插进了何浩身旁,险之又险的挡住了凌天铭的一剑。

“铛!”

凌天铭的一剑斩在血刀之上,激荡起绚烂的火花。

一股元力波动,骤然翻滚,自交击处澎湃而起。

血刀巍峨不动,如山岳一样扎根大地。

凌天铭一剑劈在上面,反倒被震得身躯一震,脚步微微后退了一步。

手中剑嗡嗡颤鸣,似乎遭受了极强的反震。

“嘶!”

这样一幕,瞬间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不少人倒吸凉气,惊骇失声。

原本一脸狞色,得意洋洋的凌家众人都是脸色剧变,纷纷扭头看向了那柄血刀。

看清血刀的制式与模样,感受到血刀散发的凛冽凶煞之气,凌天铭都是瞳孔微缩,脸色一凝。

除他之外,韩甫闾,以及许多都城强者都是神情剧变,骤然难安。

曹文安则是暗松了口气,紧锁的眉头微微松缓。

援兵来了!

孙逸紧绷的身躯都是微微放松,耳闻到阵阵脚步声,当即抬头望了过去。

长街尽头,人群外围,一道黑色人影走了过来。

其身材昂藏,穿着黑色长袍,身姿笔挺,阔步昂首,尽显英武之势。

他五官硬朗,面貌俊逸,颇有几分富家公子的富态。

但眉眼间的冷漠与凶戾之色,却彻底的破坏了那种富态,让人不敢轻视。

“竟然是他?”

霍然,看清黑色人影走近人群,许多围观者都是哗然失声,震惊欲绝。

凌天铭更是眉眼微眯,紧缩的瞳孔闪烁起凛冽寒意。

韩甫闾眯起的眼睛更是紧密,都快眯成了一条缝隙。

他的一双眉头,都是紧皱了起来,生硬的面孔,极尽深沉,不苟言笑。

反之,曹文安则是渐露轻松之色,紧皱的眉头都是彻底舒展开。

甚至,看着那人逐渐走进人群,走向何浩,曹文安更是暗松了口气。

“此人现身,难道……”

目睹着那人走近何浩身旁,慢慢地拔出血刀,周围人群纷纷惊疑起来。

许多人眉宇挑动,眼眸紧缩,骇然不已。

因为,此人身份极高,比之凌天铭这些四大天王,都还要强上一个层次。

甚至,资历与辈分,犹在凌天铭他们之上,是与他们的父辈一个时代的人物。

“追命阎罗,庭尊府四大神将。”

此人八十年前便已经是名满庭都的王者人物,一身修为早已宗师圆满。

如今近百年过去,其修为只怕……

早已功参造化,触及到了部分法身奥义。

只看先前掷刀的威势,阻绝下凌天铭的一击绝杀,便足以看出,其实力远在凌天铭之上。

四大神将,几乎是庭尊府的门面象征,完全可以代表着庭尊大人。

据悉,四大神将,乃是庭尊大人一手提拔,自小栽培,堪称门徒。

如今,追命阎罗来了这里,庇护何浩,其态度,是否意味着庭尊府插手了进来?

若是如此,今日,凌家恐将再难逞凶。

庭尊府,哪怕凌家底蕴深厚,声威远播,也不敢得罪。

每任庭尊,皆是法身高人亲口任命。

得罪庭尊,无疑是得罪法身高人。

浮庭的庭尊,便是酒神任命。

凌家若是敢得罪庭尊府,便是直接向酒神寻事。

凌天铭紧盯着追命阎罗,一双眼神目光深沉,眉宇紧皱,脸色难看至极。

凌家遭受舆论攻击,他携礼而去,庭尊府却闭门不见。

如今凌家针对孙逸,庭尊府却直接派遣四大神将前来阻拦。

其中意思,只要不傻,都足以看透。

因此,凌天铭心情很糟糕,忍不住愤怒。

若非顾忌庭尊府声势,以及追命阎罗的实力,他只怕已经提剑杀了上去。

不只是凌天铭,韩甫闾的脸色也是一片沉重。

凌韩两家,唇亡齿寒。

凌家遭殃,韩家同样要遭牵累。

双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庭尊府若是针对凌家,韩家岂能安稳?

但在此时,韩甫闾却不敢吭声。

凌家都要忍着,何况韩家?

满场氛围,都是随着追命阎罗的到来而变得压抑沉重。

热议的声音都是被遏制了下来,喧嚣的人潮,都是迅速沉寂,大气都不敢出。

似乎,深怕打搅到了追命阎罗,从而惹来弥天大祸。

人群压抑时,追命阎罗拔出血刀,提起衣袖,轻轻地擦了下刀口。

然后,淡然抬头,看向凌天铭道:“大人有令,召见人族校尉孙逸,及一干亲友。”

“哗!”

压抑的人群,瞬间喧哗开来。

“果然,庭尊府插手,偏袒人族校尉。”

“早就应该有所预料的!据悉,凌家被构陷时,曾拜访庭尊府,结果庭尊府闭门不见,袖手旁观。其态度,便表露出苗头。”

“如今派遣追命阎罗亲自前来传令,便足以彰显,庭尊府的态度。”

人群喧呼,惊哗失声。

凌天铭的脸色更加难看,铁青之色,都是清晰可见。

他握剑的手指都是格外用力,指节青白,青筋凸显。

庭尊府这样的态度,置凌家声威于何地?

凌天铭很想质问,但看追命阎罗擦刀的动作,他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面前这个家伙,绝对不是好相处的人。

从其绰号,就足以看出其性情。

能得阎罗之命,无一不是杀人不眨眼之辈。

前有追命,后有阎罗,其杀伐果断的性情,可见一斑。

惹恼了他,哪怕凌天铭身为凌家之主,只怕都会难逃死劫。

所以,犹疑了下,凌天铭最终长剑归鞘,一语不发的退了开去。

他知道,今日的算计,已经落空。

庭尊府插手,便注定了凌家无法再逞凶。

所幸,他早有预料,猜到庭尊府不会坐视。

所以,愤怒的情绪,很快就平息,压制了下去。

“走!”

凌天铭漠然招呼了一声,然后转身,朝着人群外快步离去。

既然结局已定,继续留下来也只会自取其辱,徒增烦恼。

凌家众人没有犹豫,追着凌天铭身后,快步跟随而去。

韩家众人见状,也在韩甫闾的率领下,迅速撤离。

一时间,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瓦解,烟消云散。

追命阎罗的到来,震慑了各大势力,无人敢冒犯。

“追命前辈!”

凌韩两家退避,曹文安如释重负,随即快步迎向追命阎罗,抱拳施礼。

追命阎罗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将血刀归入背后刀鞘,他便扭头看向了孙逸,上下端详了一眼,随即欣慰点头。

“走吧!”

他没多话,招呼了一声,便是转身离开。

曹文安与孙逸对视一眼,随即前去搀扶起何浩,一路随同追命阎罗快步离去。

一路所过,畅通无阻,行人尽皆退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