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一场造化/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浮庭,庭尊府。

孙逸跟随铁面判官之后,前往了内庭。

内庭后府,一栋阁楼内,开辟着一扇门户。

门户漆黑幽暗,看不透景象。

哪怕孙逸加持《明识诀》都是无法窥探,入眼的只是一片昏沉,灰暗无光。

门户一丈高,两米宽,十分恢弘宽敞。

一扇门户都这样高深莫测,孙逸不免惊奇。

微微抬头,看了铁面判官一眼,奢望着后者解释。

铁面判官背手驻足,淡然地看了孙逸一眼,道:“大人在内久候多时,自己进去吧!”

说完,便闭上了眼睛,漠然伫立,不再言语。

这么高冷?

孙逸眉宇微挑,对铁面判官的性情颇为无奈。

你好歹解释一下,透露些什么小道消息啊?

就算不方便透露,怎么也得有点什么提醒或者告诫嘛?

孙逸无语凝噎,深深地看了一眼漠然无声的铁面判官,随即深吸口气,扭头看向了门户。

稍作迟疑,最终他还是大步流星的朝着门户走去。

见个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他不觉得,庭尊府有害他的必要。

若是如此,对方完全不必出面,凌家便可以杀了他。

还不用背负骂名,受尽构陷。

所以,孙逸很坦然,并不慌乱或忐忑,一片镇定从容。

一甩袖袍,孙逸灌着酒,跨门而入。

……

浮庭凌家,内堂。

凌修一身红袍,快步朝着书房走去。

途中,遇到了一位护卫匆忙而来,转角处差点撞个满怀。

“行事如此莽撞,找死吗?”

凌修脸色漠然,瞪着护卫斥道。

“属下该死,属下知罪,求大人开恩!”

护卫吓得脸色一白,急忙跪地求饶,同时解释道:“属下有事禀报家主,请大人饶命。”

禀报家主?

凌修微微皱眉,疑惑了下,随即问道:“何事?”

“府外有人请见家主,称有信函转交家主。”护卫急忙回答。

“来者是谁?”凌修追问。

“回大人的话,对方自称寇家所托。”护卫恭谨答道。

“寇家?”

凌修目光一闪,微微呢喃,脸颊浮现思索之色。

护卫没敢吭声,跪伏在地,久久不敢擅动。

走廊渐渐沉寂,微微压抑。

凌修思索了片刻,随即醒转过来,看向护卫示意道:“起来吧,去将人请进来。”

“属下遵命!”

护卫急忙爬起身来,弓着腰匆忙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领着寇家亲信赶了回来。

“大人,人已带到。”

护卫躬身复命。

凌修微微颌首,没有做声,扭头看向了寇家亲信,细细端详了一眼。

上下打量了一遍,才淡然问道:“说吧,什么事。”

寇家亲信看了凌修一眼,随即微微拱手,不卑不亢的道:“吾主有令,命小人前来,为凌家主送一封信。”

“信在何处?”凌修询问。

“抱歉,修大人,吾主有令,信函需得凌家主亲自拆封,途中绝不经手第二人。”

寇家亲信淡然一笑,客气回绝。

凌修眉头一皱,脸色不悦起来。

“既然知晓我名,便应该清楚,我的身份。”

凌修漠然凝视着寇家亲信,冷声哼道。

“修大人见谅,吾主严令,小人不敢违背。”

寇家亲信微微拱手,含笑致歉。

凌修眉眼微眯,脸色骤冷下来,他盯着寇家亲信,寒声道:“你不怕我,杀了你?”

“小人贱命一条,修大人若要,只管取走便是。”

寇家亲信洒然一笑,不惊不惧的回道:“只是,小人奉吾主之命前来,修大人若要动手,还请在小人回复过吾主消息之后择时。”

一番话,不卑不亢,却透着浓浓的反击之意。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凌寇两家有意结盟,凌修若敢杀信使,寇家焉能坐视?

所以,凌修的威胁,寇家亲信完全无惧。

果不其然!

耳闻着寇家亲信不愠不火的回答,凌修脸色骤冷,寒意起伏,却不敢动手。

深深地看了寇家亲信一眼,凌修眼中锐色渐渐消弭,恢复了平静。

“挺有胆识的,难怪能得寇家主赏识。”

凌修不咸不淡的称赞了一声,随即转头,看向了凌家通禀的护卫,示意道:“你下去吧!”

凌家护卫领命,急忙躬身而去。

但是,在转身退走时,凌修突然一步跨上前去,屈手成爪,扣住了护卫脑袋。

五指猛地用力,轻轻一扭,凌家护卫的颈脖便是被扭成了麻花状。

护卫两眼圆睁,惊叫都没发出,便声息尽绝,死于非命。

凌修脸色漠然,古井无波,屈爪的掌心元力蒸腾,丝丝血雾浮现,包裹了护卫脑袋。

很快,凌家护卫的尸身,迅速化作一滩血水。

毁尸灭迹之后,凌修漠然挥手,甩袖后背起来。

斜眼瞥着一地血水,冷声哼道:“没点眼力劲的东西,找死!”

话音落下,凌修看都没看寇家亲信一眼,转身朝着内堂书房走去。

寇家亲信伫立原地,目睹凌修的阴狠,眼神跳动,心绪微沉。

凌修杀护卫,不乏泄愤的原因。

其中,只怕也有警告他的意思。

微微低头,垂眼扫了一眼那一地血水,寇家亲信眉宇微凝,脸上的从容之色减少了几分。

稍作犹疑,寇家亲信急忙跨过血水滩,快步追着凌修身影,紧随而去。

……

庭尊府,内庭门户。

孙逸灌了口酒,跨门而入,从容而去。

原以为只是一扇普通门户,做了些许高深的障眼法。

但是,跨入进去之后,孙逸才是猛地发现,这扇门户,根本不是寻常的门户,而是一扇传送阵门。

跨入门户后,孙逸便是感受到一阵天旋地转。

脚下虚空扭曲,时空仿佛穿梭一样。

下一刹那,孙逸消失在了门户内。

当他再次站稳脚跟时,却是发现,出现在了一片陌生的土地上。

这是一片赤红的土地,如被鲜血浸染过一样。

甚至,四周的虚空天地,都是一片赤红,如被血洗过。

这片土地,全是枯裂的山石地。

没有植被,没有水源,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

这片土地,处处透着炙热,含着火焰与硝烟的气息。

微微呼吸,便感觉到阵阵灼热贯穿鼻腔与肺腑。

四周虚空,灼浪翻腾,拍打着孙逸的衣袍发丝,都是微微焦糊,似要被烘烤得燃烧起来。

时渐推移,孙逸感觉到气血都是沸腾,元力都是澎湃,逐渐有种被烤热,点燃的趋势。

感受到这片空间的诡异,孙逸眉宇微眯,元力流转,《引灵诀》运转开来,炼化着周围蜂拥的灵性力量,减缓着无形间的压力。

同时抬头眯眼,加持《明识诀》扫视四周,窥探这片空间的本质。

很快,孙逸便是发现,这片空间居然是一面残破的小世界。

一片全部充斥着无穷火性力量的世界!

面积不大,似乎一眼可以望穿。

但是,内部蕴育的火性力量却是雄浑磅礴。

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孙逸不解,庭尊想要做什么?

他环视八方,《明识诀》不断窥探,完全没有发现任何人烟踪迹。

所谓的庭尊,根本没有在这里。

那么,对方安排他进入这里,是为了什么?

考验?

还是,怀着其他什么目的?

孙逸疑惑,却没有慌乱,因为他发现这片空间的火性力量虽然强势,但目前对他并没有造成强烈威胁。

他一边思索,一边试探着朝着内部深入。

渐渐地,他发现越往深处走,火性力量越强,温度越高,烘烤的炙热越浓郁。

走了大概几百米,孙逸便是汗流浃背,一身衣袍几乎枯卷起来,边角处都是焦黑起来。

哪怕他以《引灵诀》炼化灵性力量,都是无法彻底有效压制,浓郁磅礴的火性力量开始对他造成威胁。

威胁渐生,孙逸体内气血都是不受控制的翻滚,澎湃,沸腾。

甚至,元力流畅湍急,沸腾汹涌,如江湖洪水一样,滚滚不绝。

时渐推移,都有种将要失控的趋势。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孙逸眉眼微眯,思绪纷飞,细细感悟。

渐渐地,他猛地醒悟了庭尊的意图。

这片空间内的火性力量,不只是温度炙热,能够烘烤万物。

更大的妙处是煅烧,是淬炼。

因为,随着他不断坚持,不断承受,他清晰地发现自身的气血居然在不断纯粹,元力在不断精纯。

这片空间内的火性力量,在淬炼他体内的杂质,在煅烧他的根骨,为他提纯力量。

这哪里是什么考验,分明是送他的一场造化!

孙逸霍然醒悟,猛地明白过来。

随即欣喜若狂,展露笑容,不再犹疑。

一甩袖袍,孙逸直接脱掉了上衣,光露上身,席地盘坐了下来。

他直接放开了压制,并主动以《引灵诀》引动四周蜂拥的火性力量灌入体内,加剧淬炼。

“嘶!”

随着他主动引动灵性力量,周围的火性力量瞬间似被点燃的炸药桶,疯狂汹涌起来。

片刻间,掀起巨浪,朝着他疯狂打来,将他直接淹没。

一时间,周围的温度急剧飙升,更加强势。

孙逸哪怕骨骼惊奇,体质惊人,也是被烘烤得肌肤滚烫赤红,将要破裂干枯。

灼痛撕裂肌肤,似要撕开血肉,让孙逸都有种钻心般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倒吸凉气,浑身肌肉都是抽搐痉挛,难以沉稳。

【作者题外话】:补更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