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斩孙逸,结因果/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天铭端坐在案桌后,漠然抬头,看了寇家亲信一眼,随即接过了密信。

撕开封口,取出密函,翻阅起来。

只是一眼,凌天铭眉眼挑动,脸色骤凝。

霍然一掌,连着密函拍在了案桌上,凌天铭猛地抬头,看向了寇家亲信。

“大胆!”

凌天铭骤然断喝,眉眼怒睁,紧紧地凝视着寇家亲信。

突如其来的斥喝,瞬间惊呆了寇家亲信。

寇家亲信脸色一变,一脸茫然,不知道密信到底写了什么,居然惹得凌天铭如此盛怒。

一时间都呆在了原地,茫然傻眼。

“跪下!”

凌修当即爆发,宗师圆满的气势呼啸散开,猛地轰在了寇家亲信身上。

呆滞的寇家亲信顿时屈膝跪倒,两条膝盖都是咔嚓碎裂,浑身气血都是汹涌跌宕,翻滚不休。

碎裂的膝盖骨掀起剧痛,才将他猛然惊醒,顿时惨叫起来。

“凌家主,小人只是负责送信,信中所言,小人一概不知。凌家主所谓大胆,小人胆从何来?”

寇家亲信跪倒在地,紧咬牙关,强忍剧痛,嘶声质问。

凌修气势外放,不曾收敛,死死地压制着寇家亲信。

沉重的气势,让得寇家亲信浑身骨骼都是咔咔作响,似乎随时都要寸寸断裂。

背负着沉重凌压,寇家亲信一张脸孔都是极尽苍白,全无血色。

但他仍然昂着头,一脸费解的盯着凌天铭,满脸不甘。

凌天铭坐在案桌后,漠然俯视着寇家亲信,按压着密信的手掌微微蜷缩成拳,将那封密信揉成了团。

脑海中,思绪纷飞,犹疑不定。

他紧盯着寇家亲信,目光不断闪烁,眼神起伏不定。

许久,才压下思绪,漠然问道:“他还说了什么?”

寇家亲信咬着牙,扛着凌修的凌压,沉声道:“吾主说,请凌家主立即回信。”

凌天铭眉眼微眯,漠然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冷意。

他没再说话,但却挥挥手,示意凌修退下。

凌修见状,眉宇微挑,但终究一言未发,收敛了气势,默然退出了书房。

待得书房门掩闭,凌天铭才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两手后背,凌天铭在书房内来回踱步,一片沉思之色。

寇家亲信跪倒在地,倒吸凉气,碎裂的膝盖骨,让他痛得脸面痉挛。

二人压抑着呼吸,控制着心绪,皆都不言不语。

一时间,气氛沉闷不已。

但这样的氛围,僵持没有多久,凌天铭便是停下了脚步。

紧绷的脸色,松缓了下来,恢复了平静与淡漠。

“回去告诉他,我不信他。”

凌天铭回头看向寇家亲信,漠然哼道:“走吧!”

寇家亲信没有犹疑,元力疗养碎骨,勉强撑了起来,蹒跚着离开了凌家。

待得书房重新静谧,凌天铭才眉眼紧皱,放下了后背的手。

在他手中,那封密信被揉成了团。

凌天铭将信团重新扯平,微微低头,反复端详着信中文字。

文字不多,但简短的字句,却让凌天铭身心皆震,惊骇欲绝。

哪怕见多识广,都是忍不住悚然。

……

庭尊府,须弥世界内。

孙逸光着上身,袒露臂膀,瘦弱的体魄一览无遗。

他自滚烫的地面撑起身来,浑身冒着热气,肌肤被烤得通红,宛如充血一样。

但他仍没有停歇,居然继续朝着深处加紧而去。

淬炼的旅行,仍未结束,他仍在坚持,继续拼搏。

难得的机会,不能错过。

现在的他,才刚深入五百米,较之这个小世界而言,只是一小段距离,仍然处在外围边界。

这里的温度,对他构成的威胁并不大,淬炼的效果并不强烈。

所以,他要继续深入。

若是时间允许,他不介意去深处尝试,相信那里淬炼的效果会更佳。

当然,想法虽有,但孙逸并没有着急,也没鲁莽冲动。

毕竟不熟此地,他还需要继续摸索,待得熟悉了这片环境,了解了这片世界,便是他纵横的时候。

而这,需要一段时间。

……

浮庭,寇家。

内堂书房,寇天仲背手而立,站在壁窗前,面向着窗外,一语不发。

在他身后,送信的亲信已经回来,正在恭谨的禀告经过。

寇天仲默然不语,安静聆听,待得亲信禀告结束,他才嘴角微抿,淡然的脸颊出现些许笑容。

渐渐转身,寇天仲微微回头,一脸含笑,斜视着亲信,问道:“他说,他不信?”

亲信闻言,急忙点头,道:“是的!”

寇天仲嘴角抿得更紧,笑容更是浓郁。

“他会信的!”

不以为意的笑了声,寇天仲转身看向亲信询问:“那封信,你没交给第二人吧?”

“家主放心,属下牢记您的叮嘱,途中绝没有经手第二人。”

亲信急忙抱拳,恭谨答道:“途中凌修倒是想要逼迫属下交出信函,但属下宁死未从。”

“那就好!”

寇天仲欣然点头,看向亲信的眼神温和了几分。

他背着手,慢慢踱步,走向亲信身前,低声笑道:“既然如此,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办。”

琴心闻言,急忙躬身垂首,激动道:“属下但凭家主吩咐!”

寇天仲淡然一笑,按住了亲信的肩膀,轻声道:“这件事情,同样需要保密,除了你我之外,绝不能再有第三人知道。”

亲信不禁疑惑,微微抬头,偷偷看着寇天仲,问道:“家主所指何事?”

寇天仲垂首,迎视着亲信的目光笑道:“你是个聪明人,头脑灵活,办事伶俐,我很欣赏。”

“谢家主夸奖!”

亲信急忙躬身致谢,感激涕零。

寇天仲见状,却是笑容一改,话锋一转:“但是,有时候太聪明的人,却又让我很是不安。”

此话一出,亲信一愣,茫然一怔。

他急忙抬头,惊疑的看向寇天仲,不解寇天仲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疑惑刚起,突然腹部疼痛,一柄利器猛地插进了他的腰腹,将他的身体穿了个通透。

剧痛蔓延,传遍全身,亲信唇齿都是溢出了血迹。

利器内蕴着磅礴力量,如潮水般汇入体内,疯狂的破坏着他的身体组织。

亲信难以置信,无法想象,自己刚刚办成大事,立下功劳,为何突然就会刺死他?

垂首看着穿透身体的利剑,亲信茫然不解,摸不透寇天仲的性情。

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多做思考,剑气扑簌,疯狂肆虐,将他体内脏腑撕成粉碎。

剑气入识海,剿灭神魂,让他的生机不断消逝。

寇天仲笑容淡漠,面貌间一片平静,没有任何的犹疑或怜悯之色。

看着亲信瞳孔紧缩,神色逐渐涣散,寇天仲才轻轻抬手,稍稍用力,推开了亲信的身体。

生机迅速流逝的亲信无力站立,踉跄一步,便是朝着身后方向仰倒在地。

寇天仲一片漠然的收回长剑,取出一块白布擦拭着血染的剑锋。

剑锋擦拭干净,白布浸染鲜血。

寇天仲随手丢弃,白布飘向了亲信的脸颊,盖住了那张死不瞑目,仍然残留着不解与茫然的脸。

“有些事,越少人知道,才越保险。”

长剑归鞘,寇天仲淡然低笑。

……

时渐推移,庭都风波逐渐宁静。

随着孙逸被带去庭尊府,数日未归,没有现身,原来的喧嚣热议,便渐渐消停。

许多人放弃了对凌韩两家的关注,都开始猜测孙逸的处境,在庭尊府做些什么。

人们私议,皆都好奇与疑惑。

不只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就连曹文安、何浩、何思玲与何思珑等人都是分外好奇。

他们被安排在庭尊府居住,同样数日没有再见过孙逸。

不只是孙逸,四大神将他们都没有再见过。

这让何浩等人十分心忧,怀疑庭尊府会不会对孙逸不利。

但考虑到孙逸的声名与身份,他们便打消了这种疑虑。

若是庭尊府有心针对孙逸,便绝不会在凌家倾轧时现身阻拦。

更不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召见孙逸,带走孙逸。

毕竟,孙逸若是在这段时间出事,傻子都会知道是庭尊府动了手脚。

所以,只要庭尊府不傻,便不可能对孙逸不利。

除非,众神勒令。

但是,以贺德隆他们对孙逸的重视,众神应该不会发布这样的命令。

因此,他们足以排除庭尊府对孙逸不利的怀疑。

只是,庭尊府不会针对孙逸,那么,孙逸又去了哪里呢?

何浩与曹文安彼此对视,皆都惊疑不定。

何思玲与何思珑都焦虑不安,一颗心纷乱如麻。

时间飞逝,眼看着庭试将至,孙逸仍旧杳无音讯。

曹文安托人打探消息,却也没有得到任何回报。

庭尊府的仆役护卫,都是茫然不知,表示没有见过。

四大神将也没现身,没有露面。

渐渐地,各种揣测与流言,在庭都传开。

庭试在即,各大势力开始备战。

天骄英杰,年轻俊彦都是做足了准备,欲在庭试夺取名次。

甚至,不少无敌天骄放下豪言,挑战着各自的对手,在庭都争锋相对。

那些天骄三五成群,拉帮结派,出入各地酒楼茶馆,相互探讨所学,掀起一波波私宴的风潮。

而在庭试将要开始,各地人杰俊彦纷拥不停时,凌家也是放出豪言。

庭试之时,斩孙逸,结因果。

ps:休息的时候,改编了首歌,大家娱乐一下。

改编自王菲的《红豆》:

还没好好地感受,

长大成熟的时候。

我们各自怒吼,

才会明白,什么是自由

还没恋爱的念头,

没有奢望过温柔。

结果父母亲友,开始着急。

催婚喝喜酒。

有时候,有时候。

看着身边朋友摆喜酒,

生的二胎会打酱油,

我也不想被继续虐狗。

我也会,有时候

夜深人静流连难入梦

幻想无数次邂逅

也想有人对我说ILOVEYOU

还没个人去旅游,

尝试孤独的行走。

然后一起分享,

才会明白,长大的苦忧。

还没好好地感受,

没有拘束的自由。

也许尝试过后,

才会追求,幸福的港口。

有时候,有时候。

看着身边朋友摆喜酒,

生的二胎会打酱油,

我也不想被继续虐狗。

我也会,有时候

夜深人静流连难入梦

幻想无数次邂逅

也想有人对我说ILOVEYOU

(本段字数,不会额外收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