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与贺家的渊源/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斩孙逸,结因果。

消息传出,庭都震动。

凌家灭杀孙逸的心,一直未死。

不少人都是饱含期待,凌家这是执意要一条路走到黑啊。

孙逸人族校尉的身份,让其声名与地位注定了不同寻常。

凌家却仍要执意针对,未免有些以卵击石。

那可是酒神门庭都重视的人物,是深受人族敬崇的校尉。

就算私人恩怨杀掉孙逸,凌家声威岂能不受影响?

一时间,种种纷议,驳杂四起。

而作为当事人的孙逸却并不知情,完全沉浸在自我淬炼中。

如今的他已经在这片须弥秘境内待了二十余天,从最初的边缘位置,抵达了深处。

深处范围的温度,更胜外围边缘数十倍。

炙热的烘烤,几乎让孙逸都感觉到要融化掉。

磅礴的火性力量让孙逸的呼吸都是充满了浓浓的火焰气息,浑身皮肤都仿佛挂起了明火。

强烈的炙热感,让孙逸都难以承载,忍得极为辛苦。

最开始深入内部,孙逸都不敢运转《引灵诀》引动灵性力量,只能拼命压制。

现在逐渐开始引动,那种炙热感更是成倍递增。

持续淬炼之下,孙逸的血液,都是化作了火焰。

在长时间的淬炼之下,以及《引灵诀》不断洗炼之中,孙逸的元力与气血,都是沾染起了浓郁的火性力量。

一身血液,像是岩浆,不仅红得渗人,更是滚烫至极。

似乎,只要一滴血,就可以熔炼坚石。

《引灵诀》本就颇为神奇,引动天地万物灵性,洗炼修炼者自身,促使修炼者肉身生灵。

其中,血液生灵,乃是修炼《引灵诀》展开蜕变的起步点。

前世孙逸修炼《引灵诀》时,骨骼、筋络、毛发都是具备强烈的灵性力量。

那些草木成精的妖怪,发丝与藤须化作各种各样的兵器,便是肢体生灵的体现。

《引灵诀》修炼到圆满境界,便足以让修炼者身化万物。

如今,在这方须弥秘境之内,孙逸的血液,初步蕴育起灵性力量,无疑是一场丰厚的收获。

哪怕现在离开,孙逸也足以开怀。

血液蕴育灵性,精血便会更加纯粹,元力也会更加雄浑。

如今的他,修为已经提升了一个层次。

若是再遇到凌玉杰那样的人物,孙逸自忖不会再那么狼狈游走,有足够的力量,与对方短暂硬碰。

虽然不敢保证强压下对方,但这份进步,却也难能可贵。

毕竟,他的修为没有半点提升,境界依旧停滞在开窍六重境。

二十余天过去,仍然没有人送他离开,孙逸也就心安理得,继续淬炼。

这场造化,持续的时间越久,好处越大。

直到,内部的温度,无法再继续给他造成威胁。

那时候,他的肉身将堪称变态,强到一种恐怖的程度。

时渐推移,孙逸持以为继。

而在秘境之外,四大神将则是静候已久。

他们奉命守护,站在门户外等了足足二十天。

仍没有看到孙逸传送出来,似乎依旧没有抵达极限。

“二十三天了吧?”

无情屠夫两臂抱膀,扭头看向追命阎罗笑道。

揶揄的口吻,让得追命阎罗一张脸都是黑了下来。

孙逸真的破了记录,一个五十年来没人突破的记录。

秘境内的世界,他们都曾领教过。

具体什么情况,有多恐怖,他们都清楚了解。

所以,都十分笃定,聚神境强者深入其中,都难以坚持。

特别是深处,更让人惊悚。

即便宗师人物靠近,都有被炼化的危险。

“那家伙不会一直外围边缘溜达吧?”

追命阎罗黑着脸怀疑,若是如此,他输得可就太冤枉。

“外围溜达?”

无情屠夫嘿嘿一笑:“火焰山的状况,你我都了解,若是深入者无法再做到有效提升,便会被传送出来。”

“若是那小子真的一直在外围溜达,那么,他的蜕变无疑是有限的。”

“须弥秘境内蕴的灵性力量,会自然排斥他的存在,从而将他驱逐出来。”

无情屠夫的揶揄,让追命阎罗的脸色更黑。

不禁冷哼,一时无言。

火焰山秘境构造特殊,十分神奇,他是清楚的。

据悉,在那深处核心,有一朵神火,具备人类化的灵性。

那朵神火,才是火焰山秘境构成的根本。

奇特的环境,诡异的世界,由其蕴育。

看着追命阎罗沉默,无情屠夫嘿嘿一笑:“我早就说过,那小子能得酒神看重,必然是有其培养的价值的。”

“否则,贺三爷何苦千里迢迢跑来找大人,苦口婆心的劝解大人开放这座秘境?”

“要是这小子没有培养的价值,贺三爷至于这样亲力亲为?”

促狭的笑容,满是调侃。

追命阎罗的脸色一片深沉,黑得可怖。

甚至,看向无情屠夫的眼神,都是不怀好意起来。

无情屠夫浑没在意,淡然笑道:“虽然我早有预料那小子资质不差,会有不俗的表现。但是,坚持二十三天,仍未发现出来的迹象,却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料想,应该也坚持不了多久,便要出来了吧?”

追命阎罗没有说话,只是哼了声,扭头看向了旁边。

铁面判官与冷血狂魔没有说话,皆都一片漠然,声息不吭。

呛走追命阎罗,无情屠夫顿时有种索然无趣的感受,耸了耸肩,便也没再啰嗦。

两手抱膀,安静等待,默数着时间点滴逝去。

而在庭尊府书房,两位老人对桌而坐,关注着一片菱镜。

菱镜散发光华,映照出一片影幕。

影幕内,是一片火红的世界,大地贫瘠,全无生息。

而在那片大地上,孙逸裸露上身,光着臂膀,席地而坐,淬炼着自身。

瞩目着孙逸一路走来的变化,两位老人的脸色都是各有变化。

其中,一位身穿紫色长袍的儒雅老者,紧皱的眉宇逐渐松缓,渐渐和蔼下来。

清癯的五官,渐渐宁静,没了波澜。

而在他的对面,则是一位蓬头垢面的老者,依靠着座椅,提着酒葫芦独自灌着,笑吟吟地看着对面他。

蓬头垢面的老者便是贺德隆,鲜明的形象,几乎一眼可以认出。

另一位,毋庸置疑,便是浮庭之尊。

贺德隆灌了口酒,一脸笑意的看着浮庭之尊道:“怎样?我就说了吧,这小子不简单,肯定能破你那破宝贝的记录,信了吧?”

“哼!”

浮庭之尊横了贺德隆一眼,哼了声,没有说话。

贺德隆嘿嘿一笑,灌了口酒,道:“你别不服气,这小子妖着呢,老祖特别让我多照看。祂老人家曾私下告知,此子,连祂都看不透。”

浮庭之尊眉宇一挑,冷漠的脸色微有波澜,不禁看向了贺德隆。

贺德隆口中的老祖,无疑是酒神。

酒神乃是法身高人,居然都说看不透孙逸?

那孙逸的妖孽,是有多恐怖?

浮庭之尊眉眼微眯,深深地凝视着贺德隆。

他也在怀疑,贺德隆是故意吹嘘,在吹捧孙逸,想让他输得服气。

察觉到浮庭之尊的怀疑,贺德隆顿时吹胡子瞪眼睛起来。

“我说候老鬼,你别不信,老子啥时候跟你撒过谎?老祖真说过,不然,老子能对他这么上心?”

贺德隆怒声哼道:“要不是老祖严加叮嘱,老子才没那个闲心呢。”

看着贺德隆一脸较真的样子,不似虚假,浮庭之尊终于开口,忍不住疑问:“老祖具体怎么说?为何要对一介小儿如此上心?”

“谁知道呢?”

贺德隆不以为意的撇撇嘴,灌了口酒,然后才道:“老祖只是说,这小子与我们贺家有渊源,因果极深。”

“因果渊源?”

浮庭之尊疑惑,如他们这样的人物,对因果早有耳闻。

并且,越接近法身境界,对因果越了然。

所以,酒神所言的因果,浮庭之尊并不怀疑。

只是,他很好奇,一介边城小儿,能与酒神门庭牵扯什么因果?

如果酒神门庭不招惹,不接触,因果之说,又从何谈起?

好奇之余,浮庭之尊对孙逸也是忍不住心生重视,渐渐认真关注起来。

而在此时,须弥秘境之内的孙逸自地上起身,继续动身,朝着更深处走去。

如今的他,浑身肌肤通红渗血,汗毛喷张,燃烧起了丝丝缕缕的火焰。

他已经接近核心处,经受多番煎熬,血液蕴含的灵性力量已经十分雄浑。

稍稍流转,似乎都要化作火焰。

但他仍没有抵达极限,要继续深入,朝着核心处靠近。

“这小子……”

浮庭之尊关注到孙逸的动作,眉宇一挑,目光顿时闪烁起来。

火焰山核心,乃是一座盆地,盆地至深处,蕴育着一朵神火。

那朵神火,连他都是不敢招惹,难以降服。

内蕴的灵性力量,十分磅礴,他都不敢轻易靠拢。

这小子贸然深入,若是刺激到那朵神火,恐怕会有危险。

“他该出来了,不能继续深入了!”

浮庭之尊眉宇渐皱,看向了贺德隆说道。

他担心孙逸继续深入,会有凶险。

“再等等!”

贺德隆抬手制止了浮庭之尊,笑容渐敛,肃穆道:“再看看。”

浮庭之尊眉宇微眯,沉声提醒:“秘境深处,有一朵神火,连我都没法靠近接触。他若深入,必遭祸劫。”

贺德隆没有说话,只是紧盯着菱镜。

同时,也放下了酒葫芦,一张脸色,都是悄然紧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