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人族栋梁,天下肱骨/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须弥秘境的传送门户关闭,突然失去感应,瞬间引得庭尊府一片喧哗。

浮庭之尊的脸色都是骤然一变,贺德隆更是神情俱惊,肝胆震颤。

须弥秘境自被开掘出来五百年,从没出现过异状,更没有像今天这样自动关闭过。

如今罕见的变故,意味着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但据贺德隆和浮庭之尊临来前看到的投影,应该可以肯定,结局只怕不会太好。

这让贺德隆和浮庭之尊的一颗心都是沉入了谷底,心情难以想象的沉重。

孙逸出事了,这可如何是好?

老祖宗亲自交代,百般叮嘱过要极力照看的人物,居然就这样出现意外。

若是老祖宗追问起来,他们如何交差?

两位半步法身人物都是心绪不宁,坐立难安起来。

四大神将更是脸色颤动,揣揣不安。

他们也没再继续隐瞒,将消息通告给了何浩等人。

没多久,何浩、曹文安、何思玲与何思珑,以及云扬全都被带了过来。

事情始末一一告知,众人皆都脸色剧变,神情惊绝。

“怎么可能?”

何浩和云扬直接失声,难以置信。

何思玲更是娇躯一颤,俏脸一白,猛无血色。

孙逸死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何思玲如遭雷击,差点眼前一黑,晕厥倒地。

尽管她性情沉稳,也是忍不住踉跄,差点跌倒。

“姐姐!”

幸亏何思珑手疾眼快,搀扶住了她。

众人无暇顾及何思玲的状况,全都惊傻了眼。

何浩更是急声询问:“怎么会这样?孙兄弟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死?他的潜力那么深远,未来或可问鼎绝巅,怎么可能会死?”

他一身气势升腾,武道真意弥漫,两眼猩红,一副要暴走的趋势。

孙逸对他有恩,如同再造。

如今却是可能身殒,何浩怎能坐视?

就算不提这些,但以私心而言,孙逸若死,他便报仇无望。

“何兄冷静!”

曹文安急忙拽住了何浩的胳膊,急声劝诫:“听贺老与庭尊说完!”

“冷静?我怎么冷静?”

何浩甩手挣开了曹文安的劝阻,愤怒痛斥:“孙兄弟交给他们时,完好无损,近月不见人,杳无音讯。现在他们却突然告诉我们,孙兄弟可能死了?文安兄,你让我如何冷静?”

愤怒之余,何浩手挽的骨鞭都是散落开来,熊熊烈焰沸腾,唰的一下包裹了骨鞭。

那般架势,似乎贺德隆和浮庭之尊给不出合理解释,他便要动手一样。

明知不可为,仍要讨个公道,足可见何浩的性情,比之以前大有改观。

或许是被孙逸所影响,或许是退让带来了多年苦痛让他幡然醒悟。

“放肆!”

四大神将见状,不禁斥喝,对何浩的架势不满。

何浩漠然抬头,看了四大神将一眼,冷然道:“你们说要人,人便给了你们。当初人交给你们时,完好无损。现在,你们却告诉我一个死讯,且死不见尸。”

“现在,更还要斥我放肆?你们可还有公义在?”

何浩迎视着四大神将,昂然不惧,更是厉声驳斥。

被何浩驳斥,四大神将无言,竟有些心虚。

此事,他们确实不占理。

孙逸若死,与他们关系极大,责任在他们。

说起来,他们着实无言辩驳。

浮庭之尊都是叹了口气,无奈叹道:“很抱歉,这样的悲痛,是我们都没有预料的,更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

“孙校尉出事,老夫难辞其咎,应该背负责任。”

浮庭之尊闭眼长叹一声,随即说道:“关于此事,老夫会亲自去酒神山,向酒神大人请罪。”

四大神将闻言,皆都脸色一变。

“大人,您怎么能……”

四大神将急忙上前,想要劝阻,但话没说完,便被浮庭之尊抬手制止。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老夫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浮庭之尊淡然摇头,十分坦然,领下所有罪过。

四大神将脸色深沉,相视一眼,随即齐声说道:“愿随大人领罚!”

看着他们一个个主动担责,何浩却仍然难以息怒。

想要开口痛斥,却被贺德隆打断。

“行了,此事是老夫考虑不周,急于求成,太过迫切看到孙校尉成才。所以,出现纰漏,造成了这样的悲剧。若要担责,理应是老夫。”

贺德隆灌了口酒,沉着脸,漠然道:“此事,老夫会通禀老祖,请求责罚。另外,也会竭尽所能,搜救孙校尉。”

说完,贺德隆看向曹文安道:“消息暂时不必宣告,你且配合侯大人留守此地,等待秘境开启。老夫且回酒神山,请老祖出面。”

说着,便要离去。

何浩想要阻拦,但犹豫了下,终是放弃,理智制止了他的冲动。

请示酒神,无疑是正确的。

当务之急,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法身高人身上。

但看着何思玲一脸惨白,许久都没有恢复血色,何浩又不禁心疼。

将近一年时间的相处,何思玲的心境变化,作为父亲的何浩都看在眼中。

乍然收到孙逸死讯,何思玲的心情,可想而知。

何思珑也是神色晦暗,她搀扶着何思玲,一双眼睛紧紧地看着那扇门户,紧闭的亭台之内。

晦暗的眼神,充满了希冀。

她多想孙逸能够出来,她多想那扇门户突然打开。

一年时间的相处,何思珑对孙逸的态度,从最初的反感与防备,到现在的信任与亲睐,转变无疑也是很大的。

她早已将孙逸当做一家人看待,如同兄长一样。

虽然一直嘴上讨厌着,但内心深处却是一直关心着,在意着。

如今突然收到死讯,她怎能开心?

沉甸甸的心情,涌上心头,让她都是忍不住红了眼眶,瘪起了嘴角。

在她旁边,云扬的脸色同样不好看。

一双眼神布满阴霾,脸颊深沉可怖,饱含悲痛之色。

尽管他与孙逸相处时间不长,但这么久以来,孙逸待人素来诚恳仗义。

尽管话语不多,但性情之侠义,绝对无话可说。

群英会为他出头,怒杀韩青云,仗义不必言说。

英雄楼赔偿的蕴神丹,孙逸事后毫不犹豫的赠予给了他,这份侠义,更是慷慨。

而这些,都不足以津津乐道。

更值得称赞的是孙逸对天下人的仁义,心系天下的博大胸怀,更让人敬佩。

当初在青阳府城的种种作为,都深得云扬的钦佩。

如今,这样的人物死了,别说云扬深受其恩,哪怕是寻常百姓只怕都要感伤。

“人族,失了一位英雄,缺了一道脊梁!”

云扬轻叹,声音虽低,却让不少人眉宇挑动,心有感触。

贺德隆离去的脚步都是一滞,缩在袖口内的手都是微不可察的颤动了下。

孙逸的事迹,他自然看在眼里。

一心为人族的酒神门人,岂会不知道孙逸的殒落,对人族是多大的损失。

虽然目前的孙逸修为浅薄,远不足以挑起人族大梁。

但其潜力之深远,足以获得世人肯定。

一旦成长起来,必然会是人族之栋梁,天下之肱骨。

贺德隆暗暗一叹,伤感的摇了摇头,便是继续离去,准备纵身而起,赶回酒神山。

“嘎吱!”

这时候,身后方向,突然响起开门声。

紧闭的传送门户,突然自动裂开,恢复寻常。

清晰地动静,顷刻间传入耳朵,贺德隆心神一动,同时清晰的捕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股气息……

贺德隆眉头一挑,猛地回头,霍然看到,传送门户大开,孙逸自内缓步走出。

“他没死?”

贺德隆瞳孔紧缩,脸色一凝,心绪大惊。

这样的结局,出乎意料,再次刷新了他的理解。

不只是贺德隆,浮庭之尊,四大神将,何浩、曹文安、何思玲、何思珑与云扬皆都是脸色一凝,骇然震动。

“孙逸?”

许久,何思玲才是率先失声,急忙冲了过去。

她一脸紧张,眼圈含泪,眼眶湿润,紧紧地凝视着孙逸。

冲近孙逸身前,似乎深怕眼前这个人影会是幻梦,便急忙又止住了步伐,没敢靠拢。

站在孙逸前面不远,紧紧地盯着,上下端详,百般确认。

那般模样,小心翼翼,充满了谨慎与忐忑,揣揣不安。

浮庭之尊与贺德隆都是屏住了呼吸,脸色凝重。

二人打量了孙逸一眼,随即彼此对视,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讶然。

曹文安、何浩二人也是很快醒悟过来,对视一眼,何浩原本愤怒的脸色缓和了下来,曹文安更是脸颊堆起了笑容,如释重负。

四大神将都是暗暗挑眉,彼此对视,微不可察的吁了口气。

众人的异样,全被孙逸尽收眼底。

他不禁疑惑,茫然不解,对众人的异样表示不知。

“怎么了?”

孙逸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确认自身除了上身赤‘裸’之外,下身衣袍虽然破烂,但足以遮羞之后,这才看向众人疑问起来。

众人没有回答,尽皆沉默,一语不发。

唯独何思玲紧扣的十指放松下来,原本小心翼翼的脸色恢复了平静。

素净的面孔浮现笑容,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

“没事,没事……”

何思玲摇摇头,轻声回答,掩饰着自己的心迹。

孙逸摸了摸脸颊,更是茫然不解。

但看向浮庭之尊时,猜到对方的身份,他却又骤然心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