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铁血狂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传送门户突然打开,孙逸活着出来,引起众人惊异,一时呆愣。

众人全都惊疑不定的紧盯着孙逸,神色各异。

孙逸看到浮庭之尊,猜测出对方的身份,心虚的他也没吭声。

一时间,众人就这么僵滞。

好一会儿,直到何浩一声大笑,才打破这种僵局。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何浩挽起了骨鞭,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消失。

众人醒过神来,皆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浮庭之尊紧绷的脸色缓和下来,凝重的眉目恢复了沉稳。

贺德隆同样放下了高悬的心,准备离去的脚步重又折了回来。

云扬与曹文安的脸上都是重现起笑容,紧绷的神经都是松缓下来。

四大神将彼此对视一眼,都是暗暗唏嘘。

“臭小子,你可是吓了老子好一跳!”

贺德隆走了过来,瞪着孙逸没好气的哼道。

孙逸出事,他是真的有些慌神。

差点失措,颜面尽失。

所幸,最终虚惊一场。

但尽管如此,他也被吓了一身冷汗。

他没想过,万一孙逸出事,老祖宗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就算不考虑老祖宗的态度,天下人只怕也会集体讨伐。

到时候,庭尊府会被他坑惨。

贺德隆一声埋怨,落入孙逸耳朵,孙逸猛地扭头看向了他。

认出贺德隆,孙逸眉宇一挑,脸色顿时不好看下来。

“你个老东西,还好意思现身?”

孙逸顿时两眼圆睁,攥拳恨道。

当初要不是这老家伙故意推那么一把,他不会横生枝节。

凭白耽误一年时间,让他饱受挫折,这个怨,孙逸可忍了好久。

看他那样子,恨怒欲狂。

要不是修为不济,只怕都要将贺德隆暴揍一顿。

被孙逸瞪着,贺德隆也不禁心虚起来。

当初推了孙逸一把,他确实有些私心作祟。

一是当初平原城初次会面,孙逸对他没有表露什么恭谨之意。

二则是他很不忿,孙逸这样的家伙,凭什么会得老祖宗亲自关注。

所以,推孙逸那么一把,一是报复心理作祟,二也是想要考验一下,看看孙逸到底有什么能耐,值得老祖宗重视。

二人如今见面,着实难免尴尬。

大眼瞪小眼,彼此对峙,皆都神情沉肃。

浮庭之尊看在眼里,咳了声嗽,打断了二人。

他看向孙逸,沉声询问:“须弥秘境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很惊奇,孙逸的变故,都被他看在眼里。

所以,他很疑惑,秘境的变故。

自他掌握火焰山秘境以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变故。

如今第一次撞见,岂能不弄明白。

然而,提起此事,孙逸的脸色便开始不自然起来。

心虚的他目光躲闪,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浮庭之尊见状,心头一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没再多问,身影一闪,跨入了传送门户,亲自去查看。

但很快,他就回来了。

再次现身时,一张脸却是黑得可怖。

“怎么回事?”

浮庭之尊眉头紧皱,脸色沉肃,黑脸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须弥秘境毁了!

原本具备淬炼神效的秘境,荡然无存。

那朵神火消失无踪,不见了。

须弥秘境的淬炼神效全都来源那朵神火,与神火息息相关。

神火如今消失,秘境等于报废。

浮庭之尊岂能沉得住气?

那可是他辛辛苦苦得来的底蕴,是多年来稳坐浮庭之尊的底气。

现在倒好,没了!

这么大的损失,别说是浮庭之尊,只怕一位法身高人都要气得暴跳。

孙逸正是意识到须弥秘境的珍贵,才会心虚如此。

浮庭之尊突然变改的态度,引起了众人惊疑。

四大神将都是脸色微僵,十分错愕。

曹文安与何浩更是惊疑,茫然不解。

唯有贺德隆意识到什么,目光一闪,心底暗生不好的苗头。

“老侯,没事吧?”

贺德隆小声询问,语气变得文弱,似乎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

“没事?事大发了!”

浮庭之尊气得脸绿,看向贺德隆的眼神都是深沉下来。

“啥事啊?”

贺德隆搓了搓手,有些心虚的询问。

浮庭之尊顿时脸颊抽搐,气得胡须发抖。

他很想痛斥,但顾及体面,最终甩袖冷哼了声,怒气冲冲的道:“自己去看!”

贺德隆脸色愁楚,弱弱地看了浮庭之尊,又看了孙逸一眼,发现孙逸眼神躲闪,一副心虚的样子,他一颗心就更加不安。

犹豫了下,他还是跨入传送门户,进入秘境查看了一下。

没出意外,也是很快出来。

再次现身时,他的脸色也如浮庭之尊一样,黑得可怖,颇为深沉。

秘境毁了!

这他娘如何是好?

难怪候老鬼暴跳如雷!

贺德隆心头苦涩,看向孙逸的眼神,都是埋怨起来。

这个坑货!

这回把老子坑惨了!

一个秘境的价值,绝对是不可估量的。

为了送孙逸一场造化,结果毁了一方秘境。

贺德隆这张脸怎么搁?

以后他和浮庭之尊的关系还怎么处?

他娘的晦气!

早知道当初就不推他了,免得心头有鬼,徒增不安。

现在好了,一报还一报。

贺德隆吹胡子瞪眼睛,也是气得半晌无言。

看着贺德隆和浮庭之尊阴沉可怖的脸色,孙逸搓了搓脸颊,心虚的道:“事情的起因,我也没想到,发生得太突然,我也是逼不得已,被迫盲从的。”

“所以,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我感到万分的歉疚。”

“如果庭尊大人需要赔偿的话,我尽量补偿!”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自己毁了人家一方秘境,孙逸自然势弱三分,只得商量着赔偿之意。

事已至此,解释都已无用,反倒更显推脱之嫌。

不如大方承担,勇于面对。

“赔偿?”

浮庭之尊耳闻着孙逸的话,气得瞪眼睛,漠然哼道:“你一介毛头小儿,拿什么来赔偿?”

倒不是他瞧不起孙逸,实在是他想不出以孙逸如今的修为,能够赔偿出什么样的东西。

当然,如此挤兑,更多的也是指桑骂魁。

浮庭之尊所针对的,乃是贺德隆。

他所期望的,是贺德隆的赔偿。

所以,一番态度凌厉的样子,显得咄咄逼人。

当初要不是贺德隆苦苦规劝,他才不会准许孙逸进入须弥秘境呢。

浮庭之尊的挤兑,却让孙逸有些不太高兴。

尽管他看透了浮庭之尊的意图,但却仍有些憋屈。

奈何有愧于人,孙逸又无言辩驳。

并且,以他如今的底蕴,着实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以赔偿对方。

一方秘境的价值,绝对是不可估量的。

孙逸目前可没有与之等价的宝贝!

一时间,在浮庭之尊的挤兑下,院中气氛有些尴尬。

贺德隆弱弱地看了浮庭之尊一眼,随即说道:“行了,候老鬼,这事儿怨不得孙小子。赔偿的事情,老子担下了。”

浮庭之尊闻言,哼了声,这才没再多言。

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倒没有想过逼迫孙逸什么。

而在这时候,一名庭卫匆忙闯入。

“大人!”

庭卫入院即是禀报:“英雄楼来人,说是请见孙校尉!”

“英雄楼?”

庭卫的禀告,瞬间引起众人惊疑。

英雄楼来人,要求见孙逸?会怀着什么目的?

尴尬的气氛被打破,一阵疑惑之下,众人都看向了孙逸。

孙逸略作思索,点头应了下来。

……

时间飞逝,孙逸在秘境内坐关近月时间,庭试已经将近。

庭尊府近段时日,已经展开准备,庭试将如期举行。

如今的浮庭都城,人满为患,浮庭区域内各地天骄,各城俊彦纷纷齐聚,赶赴而来。

四面八方,天骄英杰如蝗虫一般,汇入都城。

各大客栈,酒楼,全都满员。

庭试开始,引动天下风云。

每年庭试,都是天下最火盛事。

各大庭都,都将展开,逐一厮杀,竞选状元之名。

一旦斩获状元,便可成为法身门徒。

法身高人,威高绝巅,凌绝天下,是时代最强存在。

祂们的境界,超凡脱俗,称得上脱离了凡人的范畴,被世人尊称为神。

因此,能够成为法身高人的门徒,天下人趋之若鹜,梦寐以求。

武试,则是世人鱼跃龙门的途径。

庭试,则是武试最后的关隘,是临门一步。

一旦跨越而过,便将扶摇直上,平步青云。

所以,每届庭试,都是一场激烈争锋。

每年纷争,死伤的天骄英杰,都不在少数。

可以说,庭试也是不少伪天骄,假英杰的坟墓,是他们的终止之路。

但是,却没人犹豫,没人畏惧,仍旧趋之若鹜。

庭试开启在即,浮庭都城也是掀起了一场场赌局。

商盟开发赌盘,设立赌局,列出了最有希望斩获状元之名的绝代天骄,盖代奇才。

然后,逐一标注。

其中,凌家凌玉英,白家白俊豪,高高位列。

除此之外,还有好几位退榜的双雄人物,他们都是曾经位居双雄之列的绝代天骄。

因为年纪超过二十岁,最终下榜。

但他们的修为却是足够夯实,强势绝伦。

庭试之争,他们的表现无疑也是引人期待。

而在这些竞选名单之中,还有一人,引人瞩目,备受关注。

他的身份,更也是饱受纷议,掀起一片风波。

他就是,人族最年轻校尉,‘铁血狂徒’孙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