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阮义的心思/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名列武状元竞选名单之中,确实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

尽管他的声名十分强盛,如日中天。

特别是近段时日以来,几乎不下双雄人物。

但是,世人对其实力,仍然还是饱含着诸多质疑。

毕竟,孙逸当众对决凌玉杰时,分明有所退避,显得捉肘见襟。

所以,没有人认为,他具备着争夺状元之名的实力。

须知,在这份名单之中,隐隐中强压孙逸一头的凌玉杰都没资格入选。

孙逸却进入名单之中,引起的风波,可想而知。

各地哗然,纷议声,争论声,此起彼伏,激烈不休。

“真不知道商盟到底安的什么心思?居然会觉得孙逸有争夺状元之名的实力。”

“如果单以声名比较的话,他确实有那可能。”

“然而,庭试拼的是实力,是本事,而不是虚名!”

“你们说,会不会有人故意捧杀孙逸啊?”

种种热议,纷论之声,经久不绝。

而在世人热议时,孙逸却是并不知情。

现在的他,正在庭尊府大堂,迎候英雄楼的人。

庭尊府,大堂内。

孙逸在庭卫的引领下匆匆而来,走进了大堂之中。

跨门而入,便是一眼看到了大堂内安然静坐的人影。

来人是一位年轻男子,大约二十岁的年纪,长相英俊,颇为秀气,面生女儿像。

看清对方的面貌,孙逸一眼认出,来人竟是熟识。

阮义!

此人女扮男装,修为在他之上,实力只怕不输双雄人物。

“孙校尉!”

看到孙逸跨门而入,阮义便是站起身来,微微抱拳,略施礼数。

看了一眼阮义,孙逸微微眯眼,沉默了下,随即含笑回礼。

“阮兄突然造访,可有要事?”

对方既然女扮男装,孙逸便没有揭穿对方。

阮义并不知道孙逸早已窥破他的身份,一副大男儿仪态,举止有度,洒然从容的笑道:“孙兄爽快人,阮义便不啰嗦,不瞒孙兄,此番阮义前来,确实有事情想与孙兄商讨。”

“请讲!”

孙逸伸手示意,淡然无波。

阮义看了孙逸一眼,与孙逸面对面,隔着大堂落座。

思索了下,阮义便是开门见山的道:“孙兄对庭试,有多少了解?”

“了解不多!”

孙逸抿了口酒,淡然笑道。

阮义欣然一笑,随即说道:“阮义斗胆,便为孙兄小说一二。”

“洗耳恭听!”

孙逸颔首一笑,颇为感激。

阮义也没拖沓,便将庭试的一些规矩讲述了一遍。

“庭试与县试、府试、郡试相差无几,皆都分作两场赛事。”

“一为淘汰赛,二为排名赛。”

“不过,庭试的淘汰赛与县试、府试、郡试颇有出入。”

“庭试的淘汰赛,不再是择选某片山脉作为猎场,以供天骄俊彦的竞逐。其淘汰场地,而是在一片秘境之内。”

阮义的讲解,让孙逸微微讶异。

“秘境?”

孙逸眉宇挑动,现在的他对这两个字都颇为敏感。

刚刚毁了浮庭之尊一方秘境,心头都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阮义并不知道孙逸的经历,所以没有在意,自顾自的笑着解释道:“其实,庭试淘汰赛最开始时,也与县试、府试、郡试一样,都在浮庭区域择选一片山脉进行的。”

“只是,三百年前,酒神门庭发现一片秘境,多番考察,觉得秘境氛围,适合庭试。所以,次年便迁徙了淘汰场地。”

“这片秘境,是一方地域辽阔,广袤无垠的遗迹世界。”

“这片世界已有残缺,天地规则不全,灵力稀薄,十分破落。”

“但在其中,却遗留着诸多古迹,尚待挖掘。”

阮义的讲述,勾起了孙逸的兴趣,不禁心生好奇。

遗迹世界?

是独立于神州大陆,与神域世界一样的世外天地?

秘境,孙逸倒是经历过许多。

但是,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对秘境的理解都很简单。

一直觉得,秘境就是平行于当前世界节点的次元空间,长年累月,从而产生的一方小世界。

这样的世界,并不完整,缺乏生命。

就像浮庭之尊的火焰山秘境一样,具备一些神异,但却难以蕴育出生灵。

但是,自从认识黑狗以后,以及了解到金猴神相的些许身份之后,孙逸不再那么认为。

他不禁回想起,当初在神州大陆的南岭山脉,发现的那处秘境。

疑是一方远古战场,很久以前,明显具备生灵栖息的痕迹。

只是,最初孙逸并没有多想。

那时候从未耳闻过三界之说,便没有深入思考。

所以,只是觉得可能是神州大陆古时的诸多先民生存过的。

但自从遇到黑狗过后,耳闻三界之说,孙逸便不再那样认为。

据黑狗讲述,昔年,天地三分,称为三界,共存着诸多种族。

后来,一场黑暗战乱导致三界崩塌,支离破碎,化作诸天万域。

神州大陆,神域世界,都疑是破碎的世界。

那么,其他的秘境世界,会不会就是昔年破碎的三界碎片,是其他残存下来的破碎世界呢?

耳闻着阮义的讲述,孙逸不禁生疑,思绪纷飞。

想到这些,孙逸不禁追问:“所谓的遗迹世界,可有人类,或者其他生灵居住的痕迹?”

“有!”

阮义的肯定回答,几乎算是验证了孙逸的猜测。

存在其他生灵栖息的痕迹,说明那片世界曾经也有过相应的种族文化。

只是,具体是什么样的文化,发展到什么样的层次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这些,孙逸对庭试不禁百般期待起来,迫切的想要进入那方世界一探究竟。

三界,真的存在?

三界,又是什么样的世界?

思索片刻,孙逸便压下了疑惑,这个问题,留待以后探索。

当前应该在意的,是阮义的来历。

孙逸微微眯眼,压下了思绪,看向阮义笑问:“阮兄造访前来,应该不是单纯的给在下讲述庭试规则吧?”

“孙兄聪明!”

阮义一甩鬓发,淡然一笑:“实不相瞒,今日前来,是想与孙兄联手。”

“联手?”

孙逸眉宇一挑,颇为讶异。

“不错,联手!”

阮义信然笑道:“英雄楼得到消息,在庭试秘境内发现一处遗迹。若以阮义一人之力,可能会有些力不从心。所以,便想请孙兄助一臂之力。”

“英雄楼家大业大,底蕴深厚,怎会阮兄一人出马?”

孙逸闻言,没有答应,却是淡然笑说:“况且,阮兄修为明显更胜在下,又哪里须得着在下帮忙?恐怕到时候,更添累赘。”

阮义含笑摇头,解释道:“英雄楼格局太大,纷争太多,阮义不便与他人同行。唯一信得过的,便只有孙兄您了。”

“别,阮兄可别这样说,区区在下,愧不敢当!”

孙逸当即摆手,不敢应承。

阮义见状,笑容渐敛,脸色变得认真起来。

他看着孙逸,郑重说道:“孙兄为人侠义,忠肝义胆,可谓天下闻名。与孙兄联手,共探宝地,阮义信得过。”

孙逸笑而不语,处变不惊。

他淡然地灌了口酒,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阮义。

大堂交流,沉寂了下来。

被孙逸打量着,凝视着,端详着,阮义眉宇微皱,心生疑虑。

孙逸这样的态度,让他有些不太自然。

四目相对,彼此迎视,阮义更是感觉到孙逸那双眼神饱含侵略性。

似乎,一切虚伪假象都难以瞒过他的窥探,都要不加掩饰的暴露在他面前一样。

这种感觉让阮义更觉不安,忍不住慌乱。

僵持许久,沉默许久,孙逸仍旧没有说话,阮义难以再沉住气。

微微思索,阮义便是询问道:“孙兄考虑得怎样?”

孙逸笑容不改,目光不闪,迎视着阮义。

他灌了口酒,啧啧嘴,随即才笑道:“阮兄信得过在下,让在下受宠若惊。不过,阮兄又该让在下如何信你?”

英雄楼的态度,让他捉摸不透。

阮义的意图,更让他十分警惕。

所以,轻易答应,绝非是他的个性。

他承英雄楼的一个人情,但不代表,会乐意被人利用。

耳闻着孙逸的反问,阮义不由一愣。

孙逸这话透着浓浓的戒备与疏离,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醒悟过来,阮义不禁问道:“英雄楼的态度,让孙兄仍不满意吗?”

孙逸淡然摇头,平静回道:“如果阮兄是带着这样的诚意来与在下商谈的话,那么,孙逸只好说声抱歉,请阮兄先回吧!”

说着,孙逸淡然起身,下了逐客令。

阮仪那话,可就透着几分居高临下的态度。

英雄楼的态度?

英雄楼的什么态度?

还不就是当初英雄楼帮忙煽动舆论,针对凌韩两家吗?

孙逸当初承下人情,无可厚非。

而阮义此刻提出来,明显带着挟恩图报的意思。

并且,那种态度,十分高傲。

就差名正言顺的跟孙逸讲,你欠我英雄楼的,你帮我,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孙逸什么脾气?

傲骨嶙峋的人物,能接受这样的商谈?

所以,只是一句话,孙逸便是反感了起来,没了继续和阮义讨论的兴趣。

阮义见状,脸色一凝,眉宇微皱,紧盯着孙逸,眼神饱含审视之色。

沉默好一会儿,阮义还想多言,孙逸却是背转身去,漠然灌酒,没再多看他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