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惊天大手笔/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义眉宇皱得更紧,紧盯着孙逸的背影。

凝视许久,仍不见孙逸转身,拒绝的态度之坚决,已然表露。

阮义清澈的眸子闪烁波澜,最终没再多言,拂袖转身,沉默而去。

一路平静,没有表露任何的情绪。

但是,走出庭尊府后,阮义却是狠狠地跺了跺脚。

“气死我了!”

“真是气死我了!拽什么拽?”

阮义原本平静的面貌浮现嗔怒之色,英俊的脸颊满是不悦与怨怒。

他乘兴而来,却要败兴而归,这让自小都被宠着长大的他简直失望至极。

英雄楼帮他一回,那么大的人情,他凭什么拒绝?

凭什么?

阮义想不透,更觉得看不清孙逸的为人。

据英雄楼的调查资料,孙逸出道以来,想来以侠义为名,性情深得不少人的好感。

可是为什么在此事面前,却是拒绝得如此坚定,且不留余地?

阮义想不透,弄不清,便更是气得愤怒。

“仪小姐?”

周不易的声音在转角处响起,打断了阮义的思考。

作为英雄楼的千金,特别是阮老的宝贝,英雄楼可不敢放任阮义独自出门。

所以,周不易一直都有跟随,只是在进庭尊府时,被阮义留下,她想一个人尝试劝说孙逸。

周不易等候已久,看到阮义一脸不忿的出来,不禁讶异,快步迎上前来,询问道:“仪小姐谈得如何?”

“别提了!扫兴!”

阮义哼了声,甩手嗔道,然后越过周不易,朝着远方走去。

周不易眉宇微挑,看了阮义的背影一眼,回头又看了庭尊府一眼,不解之色一闪而逝。

犹疑了下,周不易急忙追向阮义,赶上阮义的脚步,道:“孙校尉怎么说?”

“他拒绝了!”

阮义看也不看周不易,怒气冲冲的哼道。

“拒绝?仪小姐没有谈条件?”周不易讶然追问。

“谈什么条件?他都没给我机会谈条件!”

阮义闻言,更是怒不可遏,气得发飙。

她驻足停留下来,扭头看向周不易,一脸的不忿,道:“你说,本小姐屈尊降贵的去找他联手,他凭什么拒绝啊?”

“这……”

周不易一脸尴尬,身下两手下意识搓了搓,有些讪讪地笑了笑。

凭什么?

不用猜想,估计是态度不够诚恳呗。

这样的大小姐脾气,也就只有英雄楼的人受得了。

孙逸?

人家好歹是校尉,名震天下,骨子里能没点骄傲?

就这样的态度去谈,能谈拢才怪。

但是,这样的话,周不易可不敢说。

他了解面前这个女扮男装的大小姐性情,他要是敢直言,估计非得有苦果吃。

“说!他凭什么?”

周不易沉默,吞吐不决,阮仪顿时不乐意起来,瞪着大眼睛叱问。

“咳咳……”

周不易掩嘴轻咳,幽怨的看了阮仪一眼,弱弱道:“仪小姐兴致匆匆而来,他孙逸真不识抬举,竟敢拒绝仪小姐,简直过分。”

“对!他简直是不识抬举,简直太过分了!”

周不易的话,让阮仪颇为满意,顿时跺着脚,咬着牙,恨声斥道。

“……”

周不易嘴角微微抽搐,无语凝噎。

所幸,阮仪没再继续追问,倒让他逃过一劫。

“哼,不答应就不答应,有什么稀奇的?他且看着,本小姐到时候一样可以功成身退。”

阮仪一甩鬓发,傲然哼道:“本小姐决定了,到时候,还要去一争状元之名,让他后悔去吧!”

说完,才怒气冲冲甩袖而去。

周不易在后面冷汗淋漓,弱弱地吁了口气,才小心翼翼的跟随上去。

对于阮仪的愤怒,孙逸有所猜测,但并没有在意。

一个被宠惯了的小姑娘,他不至于去斤斤计较。

之所以选择拒绝阮义,并不是不愿还英雄楼人情,而是对阮仪的高傲态度不太安逸。

并且,他欠的是英雄楼人情,而不是欠的阮义的。

所以,拒绝阮仪,是常情。

离开大堂,返回内庭,何浩询问此事,孙逸便也没有隐瞒,如实告知。

众人都觉得惋惜,对孙逸的拒绝有些不太赞同。

阮义终究是英雄楼的人,身份地位明显还不低。

若是结识下来,对孙逸只有好处。

但是,孙逸却并不赞同他们的意见,他可没有曲意迎合别人的心思。

并且,阮义女扮男装的掩饰,让他心生防备。

连性别都不愿坦诚相待,孙逸不觉得对方在其他利益往来时能够坦诚。

所以,拒绝阮义,是必然的。

一番争议,众人最终都没再多言,对孙逸的担忧表示理解。

进了内堂,孙逸便没再看到浮庭之尊,也没看到贺德隆与四大神将。

他们被安排在了客苑,吃食住行都有人照顾。

庭试在即,孙逸也没耽误时间。

修为刚刚突破,他还需要多多磨砺,夯实修为,掌握目前的力量。

所以,回了内堂,孙逸便是再次闭关,虔心修炼。

云扬也要参与庭试,便与孙逸一起,相互印证所学,切磋武艺。

外界,风云诡谲不断,种种热议不绝。

有关庭试的各种猜测,都纷纷四起。

争议最多的,仍然是竞选状元的名单。

不少绝代天骄名列其中,囊括孙逸在内。

商盟最终定下赔率,更是引起了一片喧哗。

凌玉英,一比二的赔率!

白俊豪,一比二的赔率!

除此之外,其他过气的双雄人物都是一比二的赔率!

四俊人物,如霍思宇,白俊书,凌玉杰等人,都是一比四的赔率。

八杰人物,更是一比六的赔率。

十英天骄,则是一比八的赔率。

其中,孙逸的赔率最高,开到了一比十。

赌局开盘,引得不少人前仆后继,蜂拥而去。

下注者络绎不绝,拥堵不堪。

其中,买凌玉英与白俊豪胜出的占了整个赌局的五成。

当然,四俊、八杰、十英等人物,同样名列其中。

孙逸杀了韩青云,如今的他也是位列进十英之内。

不过,因为其人族校尉的噱头,商盟赔率开得最大,想要吸引人们的眼球。

“哈哈哈,人族最年轻校尉,十倍赔率啊,真不愧是人族校尉呢。”

有人在商盟赌场内看到有关孙逸的赌盘,不禁大笑。

笑声震耳,听起来爽朗至极。

但是,傻子都听得出来他语气间的嘲弄。

这样的赔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商盟并不看好孙逸斩获状元。

所以才要开出十倍赔率来吸睛,引诱赌客们下注。

听着那人的大笑,周围人都是莞尔一笑。

没人驳斥他,反倒都觉得合理至极。

“十倍赔率,想想真是心动!”

那人看到周围人哄笑,不禁更加得意,随即取出了一锭一两的碎银,随手抛进了有关孙逸的赌盘上。

“人族校尉啊,这么大的名头,这么高的赔率,我得买他出彩,哈哈哈!”

那人得意洋洋,引得周围人哄笑不已。

一两碎银的赌注,摆明了就是羞辱。

一种轻蔑,藐视的态度,尽显于外。

四周人群哈哈大笑,一片欢愉。

“让开!”

这时候,一声淡漠的声音,宣扬开来,引得哄笑的人群一阵骚动。

人群纷纷退避,寻音望去,看向了声音来源处。

只见追命阎罗背着刀,一身黑衣,昂扬而来。

强盛磅礴的威势散开,四周人群纷纷退避,不受控制的躲得远远的。

连得先前嘲弄讥笑孙逸的那人都是脸色一变,瞳孔紧缩,吓得仓皇而退。

追命阎罗,那可是老一辈早已成名的人物。

据悉,疑是步入了半步法身之列。

这样的人物,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足以称尊做祖。

其声名震天下,同辈都没几人敢招惹,何况他们这些后生?

“他来做什么?”

“一代老前辈,来赌场,难道他老人家也要赌博吗?”

“不会吧?追命前辈难道是要下注买孙逸出彩?”

“嘶!”

猜到追命阎罗的意图,不少人都是脸色剧变,神情大惊,倒吸凉气。

“追命前辈接走了孙逸,孙逸进入庭尊府常驻,一直没有现身。想来,庭尊府应该是十分亲睐孙逸的吧?”

“那么,追命阎罗前来买孙逸出彩,是否意味着,庭尊府觉得孙逸更有机会胜出?”

人群猜测纷纷,众说纷纭,皆都惊疑不定的看着追命阎罗。

特别是先前嘲弄讥笑孙逸的那人,更是一张脸涨成猪肝色,脸颊冷汗淋漓,颤栗难安。

公然羞辱人族校尉,要是追究起来,只怕要吃些苦头。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样大肆羞辱,多少还是有些心虚。

然而,在那人战战兢兢,忐忑不安时,追命阎罗却是根本都没有看他一眼。

径直越过他,走向了有关孙逸的赌盘前。

然后,取出一张纸,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柜台上。

“老子买孙逸,十亿两银子。”

追命阎罗洪亮的嗓音,血气十足,瞬间传遍八方。

霍然间,整座商盟赌场,都是肃然一惊。

拥堵不堪的人群,戛然失声。

所有人都是齐刷刷的投来了目光,饱含惊震欲绝之色。

十亿两银子,这可是天文数字。

哪怕商盟做大生意的,资产遍及整个神域,都要大吃一惊。

一旦孙逸出彩,就得赔偿百亿两银子。

我的妈呀,好大的手笔!

别说其他旁观者,就连坐守孙逸赌盘的商盟干事都是吓得浑身一颤,止不住的手脚哆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