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内定状元名/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追命阎罗的惊天手笔,吓得满场所有人都是惊绝不已。

一片哗然声,震动不绝。

这样的局面,超乎所有人的意料。

坐守赌盘的商盟干事哪里敢接?

一脸难色的爬起身来,都顾不得礼仪,慌不迭的扭头就跑。

然后,火急火燎,如同鬼追屁股一样,冲进了商盟会所,直奔商盟在浮庭的总舵主。

将事情通告上去,商盟总舵主都是吓得脸色一变,更泡茶的手都是猛地哆嗦,手中茶叶茶杯摔了一地。

“人在哪儿?”

商盟总舵主脸色剧变,这可是一位王者人物,都是吓得脸色发白,急声喝吼。

“赌赌赌赌……赌场……”

赌场干事哭丧着脸,急得都是结巴起来。

“轰隆!”

商盟总舵主顿时一步跨出,如狂龙出海,疯也似的朝着赌场大堂赶去。

一身气势都是不受控制的宣泄开来,将赌场干事掀翻在地,周围座椅板凳纷纷爆碎。

但他顾不得那些,头也没回,眨眼间消失不见了踪迹。

然后,一路狂奔,数个呼吸便是冲进了赌场内。

赌场大堂,哗然四起,纷议不绝。

拥堵的旁观者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追命阎罗就站在赌盘前,寸步不移,面无表情。

在他身周百米范围内,空无一人。

全都退避三舍,远远避让,不敢靠近。

“前辈!”

商盟总舵主看到追命阎罗,顿时脸色一僵,慌不迭快步迎上前去。

“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晚辈有失远迎,您老可得恕罪啊!”

在追命阎罗面前,商盟总舵主这样名震浮庭,凌天铭他们那些四大天王级别的半神世家之主都要礼敬三分的人物,都不敢造次。

这份敬畏,足可见追命阎罗的声威。

四周人群静默下来,看着商盟总舵主小心翼翼的样子,却没半点嘲弄与哄笑,反倒一脸凝重。

连商盟总舵主都要小心翼翼伺候着的人物,他们哪还敢讥讽?

然而,商盟总舵主的恭敬,并没有换来追命阎罗的好脸色。

“少废话,老子今儿心情好,来下注的。怎么的?商盟这么大产业,还不接老子的单不成?”

追命阎罗淡然甩袖,看着商盟总舵主问道。

“接!接接接!能跟老前辈做买卖,晚辈荣幸,怎敢不接?”

商盟总舵主哪里敢推拒?当即连连点头。

“那就别废话,老子买孙逸出彩,十亿两银子!”

追命阎罗一脸坦然的将手中纸条拍在了商盟总舵主的面前,大声说道。

“十……十亿……”

商盟总舵主听到这个数字,都是腿肚子一颤,一颗心忍不住发抖。

但他垂首接过追命阎罗的纸张时,却是一脸苦楚。

因为,追命阎罗那张纸根本就不是想象中的银票,而是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白纸。

在那白纸之上,用狼毫笔书写着‘十亿两白银’几个大字。

看到几个字时,商盟总舵主都快哭了。

他想过追命阎罗下注狠,但没想过这么狠。

这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啊!

这么简单的纸张,连借据都不算。

看到商盟总舵主颤颤巍巍的接过纸张,却许久不说话,追命阎罗眉头一挑,煞气浮现,凝视着商盟总舵主道:“怎么的?老子的名头,还借不下这区区十亿两白银?”

我去?

借不了?

这话敢说?

赌场下注,概不赊账这样的借口敢说?

他要是敢吐半个不字,今儿恐怕要惹祸事。

商盟总舵主恨不能捂着脸痛哭流涕,见过赊账的,但没见过这么赊账的。

还要不要再霸气点?

赊账都这么理直气壮?

商盟总舵主欲哭无泪,但却不敢有半点不满,更不敢表露丝毫的推拒。

他只能咬着牙,含着泪,一脸苦楚的点头答应。

“借得下,借得下!追命阎罗老前辈的名头,别说区区十亿两白银,就算百亿两白银,百亿两黄金也借得下啊。”

商盟总舵主欲哭无泪的收下了不算借据的‘借据’,颤抖着声音答道。

追命阎罗什么人物?

那可是天下皆知的!

浮庭尊府四大神将,早已跨入半步法身之列的绝巅强者。

这个时代,法身为尊。

但是,天下之大,法身高人就那么寥寥数位。

并且,自千年前大战之后,再没出世。

活跃天下的,威震世间的,还是半步法身人物。

追命阎罗跨入半步法身之列,位列绝巅存在。

这样的人物,借个十亿两白银,算什么大事?

别说借,就算伸出手向商盟要,商盟也不敢说不给啊。

追命阎罗什么背景?

四大神将,除他之外,身后还有三个弟兄,跟他同进同出,生死与共。

这就是四位半步法身啊!

这样的势力,谁敢惹?

哪怕商盟由多家半神世家联合创办,也不敢轻易触怒。

更别提四大神将之后,还站着浮庭之尊。

那可是法身高人之下,最强的人物。

数百年前,就问鼎世间。

若非一些特殊原因,只怕都已经极尽蜕变,跨入众神之列。

除此之外,浮庭之尊背后站着的还是酒神。

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法身高人!

这样的声威,谁敢惹?

追命阎罗能给你写张‘借据’,都已经算是给了商盟天大的面子。

换个人来,写的就不是‘借据’,更可能是一把‘闫罗刀’啪的一下拍在面前。

想到这些,商盟总舵主当机立断,干脆利落的给追命阎罗办理了手续。

“老前辈,妥了!”

商盟总舵主恭谨的将收据递给追命阎罗,一脸媚笑。

真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啊!

商盟总舵主心头不断滴血,却又不敢声张,还得陪着笑脸。

那般苦楚,难与人言。

“嗯!”

追命阎罗满意的接过收据瞥了一眼,然后才揣进怀中,转身而去。

一路所过,全场退避,十数米范围内,空无人影。

人群目送着追命阎罗离去,才展开喧哗,惊疑纷飞。

先前买一两碎银的那人直接瘫坐在地,脸色惨白无血。

有人更是眼尖,发现了他裤裆一片湿润。

不少人再看向那人时,皆都一脸厌恶起来。

人群纷纷退避,远离了他。

商盟总舵主耳闻了经过,也是反感的看了那人一眼。

“扔出去!”

漠然甩手,吩咐下去。

商盟护卫上前,拖着那人便是匆忙离开。

……

商盟内发生的事情,很快就被传扬了出去。

如同长了翅膀一样,迅速飞遍了全城。

一时间,各地哗然,纷议四起。

“追命阎罗去了商盟赌场,买孙逸出彩?天呐,这消息真的假的啊?”

“庭尊府重视孙逸,看重其人族校尉的身份,无可厚非,现在连庭试都这么看好吗?”

“十亿两白银,这可不是小数目啊。半神世家一年收益,都才勉强这个数呢。”

“你们猜,庭尊府会不会干预庭试啊?万一他们内定状元名额,那……”

“嘘!慎言!这样的话还是不要乱说,肆意造谣,胡乱污蔑,恐会堕了庭尊府的声威。”

“这种事情不可能出现的,参加庭试的又不只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更还有凌、寇、霍、白这些半神世家。”

“若是庭尊府真的那样做,这些半神世家岂能答应?”

“说得有理!可是,追命阎罗如此看好孙逸,到底预示着什么呢?”

“难道,孙逸真有斩获状元之名的本事?”

世人争议纷纷,惊疑不定。

甚至,各大世家,八方天骄都是神情凝重,心绪不安起来。

若是孙逸真有那个本事,那么,这届庭试,参试者无疑会多个大敌。

而在世人宣扬纷议之时,各大势力之间也是争议不断。

凌家,大堂。

众高层齐聚一堂,得知追命阎罗下注的消息,全都赶赴而回。

凌天铭高坐主位,脸色一片阴沉,显得铁青难看。

庭尊府这样给孙逸造势,让凌家的脸往哪里放?

凌家可是早早的放出豪言,要针对孙逸,扼杀孙逸。

现在追命阎罗却买孙逸出彩,彰显着孙逸有希望斩获状元之名。

这岂不是意味着,凌家这次庭试会失利?

这样的事情,凌家怎能坐视?岂能安宁?

“爹,您尽管放心,孙逸翻不起大浪的。”

看着凌天铭脸色阴沉,凌玉英淡然表态。

他摩挲着座椅扶手的手掌微微一紧,十指轻易的捏碎了木质扶手。

仿佛,孙逸的脑袋就像座椅扶手一样,虚不受力。

凌天铭没有说话,依旧深沉。

“此事,不容大意!”

一位凌家族老表态,道:“孙逸此人年轻虽轻,修为虽浅,但手段却是颇为不凡。据悉,这家伙还是一位符咒师,印咒师与言咒师。”

“嘶!”

耳闻着凌家族老的话,不少凌家高层都是暗吸凉气。

咒师,历来少见。

每一位都是饱受关注!

但大多数成名的都是符咒师,印咒师与言咒师十分稀少。

咒师之中,言咒师不足十分之一。

而孙逸不仅是符咒师,更是印咒师与言咒师。

这样的身份,怎能不让人吃惊?

“咒师手段不凡,防不慎防,需得小心应对。”

凌天铭都是忍不住叮嘱,告诫凌玉英不可大意。

“父亲放心,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孩儿明白的。”

凌玉英淡然甩袖,平静无波的道:“他若遇到孩儿,孩儿必然不会给他半点反击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