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韩青风的阴暗/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隆隆!

烟尘弥漫,霞彩飞舞,持续许久,最终一声爆裂声,撕碎一切。

两道染血的身影,狼狈飞退,各自分开,自烟尘深处倒掠出来。

二人离地倒飞,皆都衣襟染血,浑身伤痕累累,忍不住喷溅鲜血。

血溅长空,染得一片猩红,触目惊心的景象,惹得一片喧哗。

两人打得十分激烈,彼此下手没有半点留情,几乎都是竭尽所能,肆意厮杀。

双方杀出真怒,恨杀欲狂,都想绝杀对方,那种决绝,都令人惊悚。

最终,二人分退,各自散开。

但是,双方的处境,似乎都极为惨烈。

凌玉英几乎断掉了两条胳膊,臂膀骨头被打得粉碎,如今无力的垂落身侧。

半边胸膛更是凹陷,血迹斑驳,几乎被轰出了个窟窿,险些被对穿身体。

透过伤口,依稀可以看到内部跳动的心脏,以及部分脏腑。

如此严重的伤势,换做常人早已经死了。

也幸亏凌玉英颇为不凡,生机旺盛,才勉强撑了下来。

而在对面,孙逸的模样也并不好看。

金猴意志已经无力再支撑,彻底隐退,孙逸恢复了常貌。

魁梧的体魄变得消瘦,疯长的毛发内敛,一身衣衫破烂,除了遮羞布外,其他地方几乎都成了丝丝褴褛。

唯一醒目的,是他身上套着的一件软甲,乃是法旨所制。

飞退而去,孙逸拄棍而立,气喘吁吁,一张脸颊同样布满血污。

浑身伤痕累累,布满污垢,看起来极尽狼狈。

但是,他的伤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痊愈,损耗的力量也是在不断掠夺周边天地的灵性力量补充。

他的状态经过最初的虚弱,正在不断恢复。

感受着状态逐渐缓和,孙逸一瘸一拐,拄着乌金断棍朝着凌玉英走去。

趁他病,要他命!

现在的凌玉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必须趁机铲除,翦掉一个威胁。

否则,这样的人物留下来,必然是大祸。

凌玉英的资质绝对不差,且极尽蜕变,随时都可以更进一步。

一旦造化机缘加身,蜕变进化是必然的事情。

到时候再想遏制,取得这样的胜果,就难了。

而且,离开了秘境世界,想要杀他,估计也就更加艰难。

所以,大好时机,不能错过!

孙逸一瘸一拐走了几步,渐渐适应下来,随即收起乌金断棍,开始加快速度飞奔而起。

“杀!”

《雷言诀》加持口窍,一声暴喝,声威滚滚,饱含杀意的怒吼震得凌玉英心神失守。

无尽杀意扑簌,席卷而去,凌玉英苍白的脸色更是不见血色,虚弱的样子看起来如风中残烛,随时都要熄灭。

但凌玉英终究是盖代妖孽人物,意志惊人。

经过最初的失守,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眼睁睁的看着孙逸杀来,强势不衰,依旧勇猛,他不禁生出了惧意。

以他如今的状况,想要抗衡,已经十分艰难。

无奈之下,只能遁逃。

凌玉英紧咬牙关,一脸铁青,满含不甘的看了孙逸一眼,然后取出了传送玉牌,便要退出庭试。

他应该是本届庭试第一位被淘汰出局的盖代妖孽吧?

他可是被商盟最为看好,有希望一争状元之名的人物。

如今,却要率先被淘汰,他不甘啊。

可是,性命攸关,容不得他犹疑。

咬牙切齿,暗怒异常,凌玉英握紧传送玉牌,残存的元力汹涌起来。

“定!”

然而,就在他准备捏碎玉牌时,孙逸却是施展开《定身咒》束缚而来。

想逃?

孙逸岂会容许他如意!

《定身咒》施展开来,一股无形的束缚之力顿时钳制住凌玉英的手脚四肢,让他的动作僵滞了下来。

遁逃的意图被阻止,逃离的想法被搁浅!

凌玉英感觉到自身变化,尝试着挣扎,但残存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挣脱。

无力逃离之后,凌玉英瞳孔转动,紧紧地凝视着孙逸,反倒平静了下来。

逃离,是一种耻辱!

赴死,更显得光荣!

死则死矣吧!

凌玉英渐渐放平了心态,眼神便又重现狞恶与凶狂,尽显一种誓死不屈的桀骜。

“杀!”

孙逸眼神漠然,不为所动,杀意弥坚。

他们之间早已不死不休,留情之说根本无从谈起。

只是,就在孙逸将要得逞之时,一声断喝滚滚传来。

同时,一柄战戟,含着无尽肃杀之气,带着咆哮之音,朝着孙逸洞杀而来。

战戟破空,速度迅猛,强势刚烈。

那种迅疾,比孙逸的速度更快,更狠,更凛然。

如今的孙逸同样是强弩之末,只是凭着霞帔的疗养和《引灵诀》的补充稍微恢复部分体力。

但力量不多,又施展了《定身咒》耗损更大,让他的处境同样不堪重负。

杀凌玉英,已是他超额支出,再想反抗他人袭杀,几乎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来人的实力,绝不在凌玉英之下。

他可没有把握,再继续鏖战一位双雄人物。

但是,如今对方杀来,战戟破开,让他避无可避。

若是他执意轰杀凌玉英,战戟绝对会将他洞杀。

那种洞杀绝对是狠毒的,孙逸哪怕有霞帔疗养,都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到时候,同归于尽。

这样的结果,显然不是孙逸想要的。

“混蛋!”

孙逸不禁愤怒,同样不甘起来。

眼睁睁的看着凌玉英将死拳下,他却要就此放弃,错手而过,这样的结局岂能忍耐。

但是,不放弃,就得死。

对方或许根本不在意他杀不杀凌玉英,更在意的是他会不会放弃杀凌玉英。

“这一次算你命大!”

孙逸发出怒吼,最终跺脚,猛地抽身暴退,跟凌玉英拉开了距离。

“咻!”

孙逸前脚刚退,战戟便是擦着他的面门飞掠而过,斜插进了旁边的废墟中。

凛然的劲气呼啸掠过,将他的脸颊肌肤都是割得生疼。

足以可见,那柄战戟射来的速度有多快。

孙逸撤走,《定身咒》失效,凌玉英恢复自如。

霍然扭头,朝着战戟抛掷而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身青衣的韩青风踏步而来。

“嘶!”

看清韩青风的面容,许多围观者都是脸色剧变,哗然失声。

这可是和凌玉英一样的人物,上一任的双雄人物,实力比之凌玉英只高不低。

他及时赶来,孙逸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嘛?

一位凌玉英便足以让孙逸身负重伤,沦为强弩之末。

现在又一位齐名的人物抵达,孙逸还怎么敌得过?

就在人群惊骇之际,孙逸却是没有犹豫,转身就走。

破云梭加持在脚下,掉头就跑。

他已经没多少力量可供挥霍,残存的精力更是不足以应付韩青风的攻杀。

留下来乃是不智的选择!

“你敢跑,我便杀光他们!”

然而,孙逸转身刚走,韩青风漠然的声音便是传了过来。

只见韩青风步履轻缓,走近人群,淡然挥手,指着那些围观者。

孙逸驻足,霍然回头,看向韩青风,一张脸色骤然凶狞。

这该死的杂碎,竟然拿那些无辜的人来要挟他!

不只是孙逸,那些围观者都是脸色剧变,悚然大惊。

凌韩两家的人绝对不是善茬,杀人泄愤,牵累无辜的事情并不稀奇。

特别是在此之前,韩青风他们已经做过了,用行动表明了他们的决心。

所以,没有人会怀疑韩青风的话,更不可能去质疑。

孙逸驻足,便是明白韩青风的威胁绝非作假。

可是,就这样留下,他也得死!

但是,就这样抛弃这些无辜的人逃之夭夭,他更也做不到。

这种挣扎与纠葛,就像他先前刺激凌玉英一样。

心底的骄傲,让他不许逃。

但性命攸关,却让他别无选择。

“该死!”

这种复杂的挣扎,让孙逸都是惊怒不已,愤慨难安。

“凌韩两家的卑鄙,着实让人意外!”

孙逸冷冷地凝视着韩青风,一双眼神极尽凶狞。

他希望拖延时间,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恢复机会。

那样,或许可以尝试一搏。

当然,这种胜算是微乎其微的。

韩青风却是不以为意,一脸淡漠的走过去拔出了战戟,然后冷然的看向孙逸道:“你杀我弟弟时,便应该想到有这一天,血债血偿!”

说着话,韩青风提着战戟,看也不看众人,朝着孙逸逼去。

“所以,现在,偿命吧!”

韩青风步履轻缓,并不着急,他漠然冷淡的凝视着孙逸,道:“不用再妄图垂死挣扎,我知道你恢复力惊人。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能恢复的力量又有几分?”

“就算你全盛时期,我且不惧,何况现在丧家之犬而已?”

说完,韩青风提起战戟,一身杀意凝如实质,漠然的脸色骤然狞恶。

孙逸闻言,一颗心沉入谷底,脸色更是难看。

韩青风看得通透,说破了他的处境。

看来,对方信心十足,胜券在握。

或许,他早已到了,只是躲在暗中不曾现身。

所想要的就是如今的状况,看到他与凌玉英两败俱伤,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卑鄙!

这种心性,无疑很阴暗。

但是,却是最为保险,又最为省力的。

不出意外,现在他想杀孙逸,无疑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

【作者题外话】:第八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