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竭力撄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韩青风步步逼来,孙逸眉眼微眯,眉头紧皱,一双眼神充满了震怒与愤慨。

对方的阴暗卑鄙,让他又惊又怒。

但是,驳斥却根本起不到任何效用。

那无用的咆哮与嘶吼,反倒只会给对方平添几分报复的爽感。

所以,孙逸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凝视着韩青风,脑子里不断思索对策。

他不能坐以待毙!

绝对不能就这样任由韩青风宰割!

但是,这样的处境,该如何做,才能摆脱?

孙逸扭头看向那些围观者,看着那一张张苍白绝望的脸孔,他一颗心紧紧揪起。

咬了咬牙,他只能选择拖延。

“束手就擒吧!”

这时候,韩青风漠然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提起了战戟,杀意弥坚的指着孙逸。

“休想!”

孙逸漠然冷斥,让他束手待毙,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么,我便亲自送你上路!”

韩青风骤然扑出,提着战戟便是扑了过来。

战戟舞动,漫天一片锋芒,朝着孙逸倾轧,覆盖而来。

磅礴的威势十分恐怖,压得孙逸都是呼吸一滞,身躯一沉,有种沉重感。

他不敢硬抗,只能加持破云梭,抽身狂退,尽力躲避。

所幸,破云梭加持下的速度不输韩青风,勉强可以拖延。

但是,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察觉到孙逸的意图后,韩青风便是停下了动作,漠然凝视着孙逸,道:“你如果再躲,我便先杀了他们!”

说着,韩青风战戟轻扬,指向了那些无辜的围观者。

那些围观者一些是被动静引来看热闹的,一些是被裹挟着搜寻孙逸踪迹的。

无论的哪种,都不应该遭受牵连。

韩青风的做派,无疑卑劣至极!

看着那些无辜者一脸绝望的苍白脸颊,孙逸双拳紧攥,指节青白,一条条青筋都是浮现出来。

恨怒欲狂这种词都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

韩青风却没有在意,脸色漠然平静,波澜不惊。

看着孙逸驻足停下来,韩青风便是再次提起战戟,朝着孙逸扑杀了过来。

战戟挥舞,更加凶狞,杀意弥漫,整片虚空都是浮现起肃杀之气。

面临着如此攻杀,孙逸哪能不躲?

以他强弩之末的力量,根本抗衡不下来。

所以,孙逸几乎是本能的抽身,朝着旁边闪避。

但是,他刚刚闪避开攻击,韩青风便是抽身而退,扑向了人群。

“噗!”

战戟刺出,轻易的削掉了一位围观者的人头。

人头掉落,鲜血喷溅,洒满一地。

触目惊心的景象,令得许多人嗤眼欲裂。

“混蛋!”

孙逸更是震怒,一张脸都是极尽扭曲。

“你可以再躲一下试试!”

韩青风态度冷漠,不以为意。

杀掉一人,展露出他狠辣的决心。

随即重新转身,提着战戟,朝着孙逸重又扑杀过来。

战戟舞动,气势更狂烈,更威猛。

孙逸下意识想要躲闪,但眼角余光看到那具倒地的无头尸体,以及周边瑟瑟发抖,惶恐惊绝的无辜人,他最终压下了退避的念头。

“欺人太甚!”

愤怒嘶吼,孙逸一拳迎了上去,打向了战戟。

他并没有迎向战戟的锋芒,而是近身搏斗,杀向了韩青风的胸膛。

但是,韩青风拦腰摆戟,一个横扫,便将孙逸拍飞了出去。

“噗!”

孙逸根本无从抗衡,大咳鲜血,如同断线的风筝,朝着远处废墟滚落。

砰的一下砸进废墟中,被无尽烟尘淹没吞噬。

“孙校尉!”

许多人看得心惊胆颤,悚然失声。

孙逸失利,无疑引得许多人倍感同情。

一些人揪紧心绪,为孙逸暗暗担忧。

“孙校尉,快起来啊!”

“孙校尉,你别死啊!”

有人开口,急声呼喊,为孙逸加油打气。

孙逸的仁义,赢得了不少人的喝彩与尊重。

但是,在韩青风漠然回头望来时,那些喝彩的人却又是迅速沉寂,一个个惶恐不安,慌忙缩起了脖子。

恐惧,让他们噤若寒蝉,不敢再胡乱发声。

“谁再敢乱嚼舌根,死!”

韩青风漠然的眼神一一扫过那些围观者,冷漠的威胁道。

人群更是沉寂,连得呼吸都是屏住,大气都不敢喘,深怕被殃及池鱼。

他们只能够眼含焦急,紧张不安的盯着场中。

压下人群躁动,韩青风便是提起战戟,朝着废墟快步走去。

趁他病,要他命!

他要尽快杀掉孙逸,以免迟则生变。

说动即动,没有半点犹豫,这种决绝狠辣,引得旁边的凌玉英拍手叫好。

“杀了他!”

凌玉英狞声断喝,咬牙切齿,一双眼神,充满了狞恶与凶狂。

他对孙逸的恨,不比韩青风弱。

他们之间皆都是不死不休之仇,注定了要生死对决的。

所以,看着韩青风杀掉孙逸,凌玉英不禁称快。

韩青风对凌玉英的叫好声充耳不闻,他只是提着战戟自顾自的行动。

逼近废墟,扬起战戟,扫开烟尘,便是朝着废墟内劈杀而落。

战戟放光,璀璨夺目,像是半轮弯月坠落长空。

“呼!”

一股旋风骤起,掀起漫天烟尘蜂拥,扑向了韩青风。

一道劲气,裹挟着无尽烟尘,扑簌而动。

点滴红芒,如渗血一样,直奔韩青风的面门。

那缕锋芒,又快又狠,让韩青风脸色微凝,扑杀上去的脚步一滞。

战戟一转,劈向了红芒。

铛的一声,一柄断剑,被劈飞了出去,翻滚着撕裂空气,插进了旁边的地面。

那是天鸢残剑!

危急关头,孙逸抛了出来,以掩人耳目,袭杀韩青风。

紧随其后,孙逸拍地而起,提着那截乌金断棍,朝着韩青风的脑袋,迎面打去。

乌金之光闪烁夺目,一片恢弘气息扑簌弥漫,笼罩了半片虚空。

气息扩散,更是伴随着阵阵禅唱与梵音交织,袅袅而起。

那声声禅唱与梵音,似乎有着净化万物诸邪的妙用,能够荡涤他人心灵,洗礼他人的负面情绪。

乌金断棍压下,气息磅礴,恢弘至极。

韩青风被当头压盖,被气息笼罩,声声禅唱梵音沁入心灵,让他狂躁冷漠的杀意都是不断摇动,变得动摇起来。

似乎,有只无形的手,要掌控他的欲望,磨灭他的负面情绪。

这让韩青风心绪纷飞,识海汹涌起浪潮,意志都是动摇起来。

“滚!”

这种气息,让他十分讨厌,但是又很难抵御,无法防备。

他竭尽所能,愤怒咆哮,扬起战戟,以本能的姿态劈向了孙逸。

“铛!”

战戟与乌金断棍碰撞,发出铿锵交击之声,震耳欲聋。

孙逸顿时被劈飞了出去,再次狼狈的滚入废墟,砸进了烟尘内。

这一次,韩青风也是身躯一震,脚步踉跄,心有余悸。

手中战戟光芒闪烁,经久不绝,他提战戟的手都是不断发抖,有种余悸之色在眼中徘徊。

先前那种意念,让他差点沉沦,险些着道。

所幸,孙逸力量有限,断棍也是残缺,内蕴的气息虽然磅礴,但终究难受控制。

否则,韩青风未必挣脱得了。

回想着那种如同梦魇般的感受,韩青风的脸色都是微微凝重,再看向孙逸的眼神,不再忽视。

“还真是低估了你呢,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差点让我阴沟翻船!”

韩青风不禁咬牙,看向孙逸的目光多了几分狞恶,不再宁静。

“这次,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使出!”

韩青风提起战戟,重又逼了过去,杀意愈演愈烈。

不过,这次他步伐沉稳,轻缓了许多,明显是多了几分警惕。

“死!”

韩青风战戟刺出,直奔烟尘内,刺向了孙逸。

“噗!”

这一次不出意外,韩青风轻松的穿透了孙逸的肩胛。

“嗯?”

这样的结果,让韩青风脸色一凝,颇感讶异。

他百般防备,多番警惕,却没想到居然如此轻易得逞,这跟他想象不服啊。

微微错愕讶异,让韩青风都是眉头轻挑。

他有些不信邪的穿透孙逸肩胛,扬起战戟,将他挑离了地面。

孙逸被穿在战戟上面,破裂的肩胛鲜血如注,涓涓流溢,顺着战戟滴向了韩青风的手掌。

鲜血迅速浸湿了韩青风的掌指,温热滚烫的血,让韩青风醒悟,这是真实,绝非梦境。

“哈哈哈,孙逸,这次你还能怎么反抗?”

感受到滚烫的鲜血温度,韩青风不由大笑起来,惊疑消退,浮现起浓浓的狞恶。

孙逸被挑离地面,挂在战戟尖端,整个人无力耷拉,漠然的俯视着韩青风。

看着韩青风洋洋得意,猖狂大笑,他脸色骤狞,猛地咬牙。

然后,双手抓住了战戟,臂膀用力,猛地将自己整个人朝着下面穿去。

任由战戟撕裂胸膛,剖开血肉。

不顾分裂的剧痛,强忍失血的眩晕,孙逸整个人如同泰山压顶,朝着韩青风的脑袋压下。

双拳高举,奋尽一身余力,朝着韩青风脑袋怒轰而落。

“杀!”

狂暴的力量,刚猛的声势,压爆虚空,宛如一尊山岳,压盖坠落。

韩青风首当其冲,顿时感受到沉重压抑,大笑戛止,脸色剧变。

慌不迭的抡动战戟,想要将孙逸挑飞出去。

但是,速度上根本来不及,孙逸已经逼近面门。

逼不得已,只得提起一条胳膊,抵挡孙逸的拳头。

【作者题外话】:第九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