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风雪夜木屋/造罪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顿时,周颖急忙缩回了头,这怎么可能呢?这样居然也能看见他?他就住在自己的楼下?

楚飞也是相同的感觉,他也急忙的立起了身子,刚才那个人好像……好像是周颖?但是似乎不太确定,所以两个人再一次的探出了头,这一刻他们相互凝视着,彼此凝望着彼此,在茫茫的雪花当中,久久的不能平静。

一个昏暗的房间内,灯光微弱。

外面是呼啸着的风雪,山谷的树林中,一座简陋的木屋矗立在山腰上。狭小的窗口里透着微弱的灯光,骤然而起的狂风,让这座木屋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使得木屋内的灯光都有些摇晃,外面的灯影也跟着摇晃。

房间的床上安安静静的躺在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些用过的医疗用具。

床上躺着的人正是徐婉青。

她奄奄一息的病容,安静的只有她微弱的呼吸声。

命运有时候似乎总是不公平,她和楚飞有多次带着这样的木屋里的情景,在泰国的时候,楚飞把她从巴达的魔爪中救出来,也是在这样的木屋;在米赛尔也是如此,只不过是她把楚飞救了出来。

然而这一次却只有她独自一个人,当然,就算楚飞在这里,恐怕徐婉青已经无法再接受他,楚飞此刻已经变成了跟她有着血海深仇的人!两个人从陌生到相爱,再从相爱到反目,这需要多少动荡的故事?

徐婉青和楚飞最终还是走完了。

换做从前来说,徐婉青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她跟楚飞之间是不可能有未来的!所以命运似乎又在冥冥之中有所安排,最终他还是回到了周颖的身边。

已经躺在自己房间的楚飞,听着外面簌簌纷纷的雪花声,心里也渐渐的对徐婉青的伤痛渐渐平息,因为楚飞知道,就算是他和徐婉青走到了最后的一天,那么徐婉青势必还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她的身份一直都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试问,这样的人又怎么样会善终呢?不过是楚飞在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她一点,可以让徐婉青便的善良一点,美好一点,但现在来看,如果当时楚飞没有那么做,或许徐婉青还会活的更久。

因为那原本就是她的生活轨道,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爱情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吗?

刚准备睡觉的楚飞,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是小彬来了,这次是他一个人。

楚飞穿着睡袍,看着形色紧张的小彬,好奇的问:“怎么了?小彬?”

“哎哟,飞哥,我不是跟你说过一个小时后要来跟你汇报工作的吗?”小彬坐在了沙发上说。

“嗯,你说吧,我听着!”

“你知道罗宾的事吗?”

“听说了一些,后来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我让他畏罪自杀了!”

说着,小彬就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楚飞说了一遍,先让罗宾身上带上遗书,然后又把他从楼上扔下去,造成他自杀的假象,最后为了不然警察起疑心,还特意的把楼顶上的脚印以及指纹处理干净了。

小彬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什么?你……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楚飞一阵惊异,没想到看上去老实厚道的小彬,也能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来。

“怎么……怎么了?飞哥?”小彬被楚飞吓得莫名其妙。

“没事,没事!只是……你做的太过鲁莽了,应该事先打个招呼的嘛!”

“我没有时间啊,你不知道,当时酒店外面一直潜伏了很多警察!我要是再不处理,一旦罗宾被警察抓住,恐怕会连累到我们!”

楚飞“嗯!”了一声点点头。

“还有一件事,就是……就是曲燕的事?飞哥实在受不了她了,你能快点让她走啊?”

“曲燕?为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她……她在这里根本就是个母夜叉,什么规矩也不懂,是啊,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还可以忍让一下,可是还有董事长,还有龙哥呢?龙哥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跟龙哥商量的话,龙哥肯定会一不做二不休,那样嘛……毕竟她可还是徐三胡的人!”

“嗯,你说的明白了,这件事我来想办法!”

“好的,那就谢谢飞哥了!”

楚飞点点头,微微一笑。

“飞哥,早点休息,我先出去了!”

“好的!”

小彬走出了楚飞的房间,楚飞又陷入了新的思索当中。小彬之所以这样做,还算是有点良心,至少对他上过床的女人,还有这点感情。可是这里毕竟是个是非之地,这个冒冒失失的曲燕,怕是再待下去的话,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件事是得尽快想办法了。

第二天清晨,雪停了。

但路面上的积雪足足有二十公分那么厚,大街上的人以及环卫工人,都在奋力的清扫着路面。魏昆在龙欣酒店对面的一栋楼上,站在窗前,正在抽着烟,寻思着。

这样的天气怕是叫周颖出来不太合适。

但是关于第二个卧底的事情,必须尽快的找到周颖和楚飞商量清楚,也好让他们早一点的联手配合,这样就可以早一点的抓住冰山。

这个时候大刚从门口走了进来。

他拿着一份资料,放在了魏昆的跟前说:“罗宾畏罪自杀,而且现场找不到其他人在场的证据,他们把这件事做倒是挺干净!”

魏昆抽出来资料中的照片看了一下,说:“这件事肯定是小彬做的,龙海最近没在酒店里面,有可能是龙海授意,小彬只是按照龙海的意思做了!”

“我想针对龙欣酒店,来一次全面的排查,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师傅?”

“全面的排查?是针对他一家,还是也有其他酒店呢?”

“当然是只有龙欣酒店了!”

“我觉得这样不好,这样的话,他们肯定会认为警方还在紧紧的盯着他们,那么他们最近要是没有什么动作?我们岂不是只有干耗着了,所以要排查的话,就连挨着龙欣酒店的其他酒店一并排查,这样他们就会觉得这是例行检查,不会过多的起疑了!”

“好的,这样也行!”

魏昆笑着点点头。

“周颖……周颖还好吗?”

“当然好,而且我告诉你一件事,在粟谷集团里面啊,还有一位卧底,而且这个人我们大家都认识!”

“第二个卧底?是谁啊?”

“这个暂且保密,你也不准泄密啊,等我确定好了,再告诉你!”

“好吧,这样也可以给周颖减少一点压力!”

“嗯,我也只这么考虑的!还有就是除了注意这个龙欣酒店之外,还要想办法派人去他们那个粟谷别墅盯盯看,那里毕竟才是他们的巢穴!”

“是啊,我也想过,可是粟谷村是除了边境了,要去那里还要动用国际刑警方面,所以毕竟麻烦!”

“嗯,是的,粟谷别墅,我们得想想办法!既然现在这个龙海跟付燕生有接触,我们就得顺着龙海这条线,查到付燕生的藏身之处,要知道了如果有了付燕生,就离冰山不远了!”

“好的,师傅!我们的胜利就快要到来了!呵呵,那样到时候,你和周颖就都快要归队了!真是太好了!”

“呵呵!”魏昆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他这个时候也不想打击大刚,尤其是他若知道了以前那个马云飞就是第二个卧底,还不得打翻了一坛子醋。毕竟马云飞和周颖,以前就是原本就有故事的。

就在这个时候,魏昆从窗口看到了一个人。

楚飞带着度古从酒店内走了出来,两个人似乎是上街去了。

这是个好机会,魏昆应该试着先接触一下楚飞试试,要先跟楚飞谈过之后,再跟周颖谈,肯定会好谈很多。

“我有事,要出去了!大刚,你也早点会局里吧!”

“好吧,我本来还想还想中午请师傅吃饭呢!”

“改天,改天!”

说完魏昆迅速向楼下跑去。

大刚也跟着走了出去,锁上了门。

楚飞带着度古,走在步行街的街道上,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

“好久都没有这样逛过街了,走,度古,去给你买身衣服去,已经老大不小了,也该知道收拾收拾,交个女朋友了!呵呵!”

楚飞的话让度古一阵脸红。

楚飞接着说:“哎,你给我说说,将来要找女朋友,想找个什么样的?”

“呵呵!”度古笑了一下,尴尬起来。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向一个商场里面走去。

“都多大了,还害羞呢?你这样,我怎么给你介绍女朋友呢?给我说一下,有什么标准!想找个什么样的?”

“我……我就想找个跟婉青姐那样的!”

婉青?徐婉青!这个名字突然再次让楚飞陷入到一阵沉默当中。不过楚飞很快就调整过来,继续说:“这个恐怕有点难吧,你自己也说过,你青姐是难得的万里挑一的美女,哪有那么容易再遇到一个啊?”

“其实我已经遇见一个了!”

“啊?不是吧?谁啊?在哪里见到的?”楚飞惊讶的说。

度古哽咽了一下,有点害羞的说:“就是那天我们刚刚到龙欣酒店,看到的那个女孩!站在雪地里的那个……很漂亮的那个!”

“什么?”楚飞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