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要离婚/透视医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跟自己斗,还差了点,既然喜欢买,就让她给个够好了,要是这家店不够,尹小凡不介意带她多逛几家。

反正花的又不是自己的钱,看看最后谁心疼,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吃瘪,未免也太幼稚了,既然喜欢当大头,就让她当好了。

看着那欧巴桑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尹小凡感到好像,恐怕钱花了,最后还受了一肚子的气,这欧巴桑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真是活该。

“哎呦!我的腰。”那瘦弱男子一直没有人理会,还在那里惨叫着。

看其样子十分的痛苦,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汗珠,脸色也是变得苍白了起来。

就凭欧巴桑那嚣张的样子,尹小凡本不想管,但看瘦弱男子的样子,恐怕受的伤还真是不轻。

尹小凡苦笑着摇了摇头,还是走了过去。

“你这里是不是很疼。”尹小凡在瘦弱男子的面前蹲了下来,用手摸了一下瘦弱男子的腰部的脊柱问道。

见到走过来的尹小凡,瘦弱男子也是一愣。

“疼,十分的刺痛。”瘦弱男子愣了一会儿之后,连忙说道。

“这里呢!”尹小凡又在腰部的附近摸了起来。

“疼。”瘦弱男子继续说道。

又一连摸了几个地方,每按一下,瘦弱男子就惨叫一声,看样子,十分的痛苦。

尹小凡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看来这瘦弱男子的情况不太妙,马上当机立断,把瘦弱男子的衣服撕开,马上就看到瘦弱男子的腰部已经肿胀了起来,呈紫红色,还有着淡淡的淤血。

“我的情况怎么样?”瘦弱男子看得出,尹小凡懂医,连忙询问道。

“你的情况很不好。”尹小凡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你还真让你的媳妇压出了内伤,还是赶紧去医院,要是在这里拖下去,恐怕有身残的危险。”

“真有这么严重。”瘦弱男子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腰椎的脊柱已经有了裂痕,盆骨也是,看来刚才被你媳妇压了一下,压的不轻,现在最好马上去医院,要不然这么拖下去,只会越来越严重。”尹小凡连忙说道。

“好,我马上去医院。”说着,瘦弱男子就想要站起来,可刚刚一动,马上就疼的大汗直流。

“你干什么?你现在只是骨头有裂痕,要是乱动恐怕会让情况更加的严重,马上打120,让你的媳妇跟你去医院。”尹小凡连忙在一旁劝阻道。

瘦弱男子也是把自己疼糊涂了,怎么就忘了自己现在不能动,可一想到自己的媳妇,瘦弱男子就摇头苦笑了起来。

“能不能请帮我打电话。”瘦弱男子向着尹小凡求救道。

“好。”尹小凡点头说道。

看得出,她那媳妇除了不讲理,胡搅蛮缠之外,根本就靠不住,就他的老公疼成这样也是不管不顾,还在想着怎么跟人争吵,就连尹小凡也是看不下去。

要是一般的病,尹小凡能出手帮忙医治,只是这骨头出现裂痕,需要东西固定,不易移动,医院的器材更加合适,尹小凡也只好无奈的拿出电话给医院打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没有看到我男人都这样了,难道你还想欺负他不成。”在欧巴桑付完账之后,脸色一阵阴沉,看到尹小凡蹲在瘦弱男子的身旁,马上就冲了过来。

“既然你知道你男人都这样了,那你还不赶紧送他去医院,难道你想让他变残疾不成。”尹小凡也是有些温怒的说道。

没有想到天下还有这样的媳妇,只顾得跟别人争吵,连自己男人的死活都不管,真是过分。

“这是我家的事,不需要你管。”欧巴桑瞪着眼说道。

“兄弟,你的媳妇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尹小凡苦笑道。“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一个男人做到这个份上,尹小凡也不得不佩服瘦弱男子,真是够窝囊的。

“小子,难道你想挑事不成。”欧巴桑对着尹小凡怒目而视。

“好了,不要说了,你没有看到我都这样了吗?还吵,难道你的一口气比我的命还重要。”瘦弱男子阴沉着脸说道。

“你到底是谁男人,我都被欺负这样了,你居然还说我。”欧巴桑气愤的说道。“你这点小伤,回家擦点药膏就行了,找什么急,又死不了。”

看到欧巴桑的样子,瘦弱男子格外的生气,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我再问你一次,带不带我去医院。”瘦弱男子阴着脸继续问道。

“你怎么这么烦人,等我教训了这个小子,我就带你回家,到时候多给你擦点药膏。”欧巴桑不以为意的说道。

“朱春兰,我要跟你离婚。”听到欧巴桑的话,瘦弱男子格外的伤心,尤其是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受的委屈,更是感到十分的心寒,最后咬着牙说道。

“你发什么疯。”欧巴桑也是一愣,平时对自己唯唯诺诺的男子居然要跟自己离婚,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有本事你在说一遍。”

“我要跟你离婚,我已经受够你的,在你的眼中我什么都不是,只会欺负我,动不动就压榨我,我早就受够了。”瘦弱男子有些伤感的说道。“本来我也是一个强壮的男子,可你看看我现在,都已经被你压榨的只剩皮包骨了,天天的要,我就是一头牛,早晚都要被你给累死,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受过了,我要离婚,离婚。”

“你乱说什么,快住嘴。”看到附近那些人奇怪的目光,欧巴桑也是难得的脸色一红。

尹小凡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欧巴桑,原来这欧巴桑这么厉害,都快把自己的男人压榨成人干了,这是多大的需求。

“我说的是事实,我真的是受不了了,我要离婚,要不然我迟早要被你榨干。”瘦弱男子越说越激动,看来是被压榨的久了,这一下子把心中的怨气都给发泄了出来。

“好了不好说了,我带你去医院。”那些围观的人都对欧巴桑指指点点,欧巴桑也是感觉连上无光,尤其是自己的男人还把这么私密的事说出来,没有办法,也只好妥协,只想快些离开这里,实在是受不来那些旁观者那奇异的目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