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好人做到底/透视医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来中年大叔已经被尹小凡说动了,要不然也不会同意尹小凡的治疗。只是一天五块钱的药,很让人好奇,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药。

尹小凡也没有客气,直接找了一张纸,把药方写了出来,就给大叔。

“这是你给我的药方。”中年大叔结果药方,一看,有些惊异的说道。

“没错,只要照着这上面的药抓,吃上三个月,这病也就应该好了。”尹小凡点头说道。

本来尹小凡有更好的药方,根本就不需要三个月,这么久,考虑到中年大叔的情况,只好开出最为便宜的药方,只是一些最为常见的药材,不值几个钱,想必中年大叔能接受得了。

“这不就是树根跟草叶,而且有一半我都认识,你确定这些东西能治病。”一开始对尹小凡还有些信心,可看到药方之后,就连罗美玲都有些不确定了,一脸怀疑的看着尹小凡。

必定这药方实在是太让人平凡了,平凡到走在田地里,一弯腰恨不得都能采到,平时根本就不敢想像,这些真的是治病。

“这些药材我能不能自己采,不去药店买。”中年大叔发现除了麻黄跟桂枝之外,别的药材很容易就能弄到,不想花这冤枉钱。

“可以,但是必须要晾干之后方可使用,而且这药量一点要把握精准,要是多了或者是少了,药性也是发生改变。”尹小凡点头说道。

“知道了,我回家就试一试。”中年大叔看着手里的药方说道。

“大叔,我听说你老伴也病了,我能不能也给她看一下,或许我能帮上忙也说不一定。”既然做好事,就要做彻底,尹小凡笑着说道。

“你能给我老伴看,那真是太好了,你等一下,我马上收拾东西回家。”一听尹小凡又要给他老伴看病,中年大叔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看得出,这位中年大叔是一个好男人,对他老伴比对他自己都要上心。

罗美玲竖起拇指给尹小凡一个大大的赞,没有想到尹小凡又要帮吴婶治疗,虽然不知道能不不能治好,但尹小凡这份心意很重要。

尹小凡跟罗美玲也没有闲着,开始动手帮忙。

“这烤肉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大的气味,好难闻。”在靠近刚才那些青年那一桌,罗美玲摸着鼻子问道。

“没有什么,只是加了一点佐料而已。”尹小凡笑着说道。

那些青年喝了酒,虽然没有喝的伶仃大醉,但酒能麻痹人的神经,自然嗅觉跟味觉都变弱了不少,要不然也不会在吃的时候才发现这肉的味道不对。

要是没有喝酒,恐怕刚刚拿过来,就已经闻到了。

这可是尹小凡特地为他们找来的猫尿,不知道他们以后见到猫,会不会起物理反应。

“加了佐料,什么佐料,这么难闻。”罗美玲好奇的问道。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怕你以后不会再想吃烤串了。”尹小凡笑着说道。

罗美玲白了尹小凡一眼,不在说话,开始收拾摊位。

三人一起忙碌,很快就把摊位收拾好,中年大爷骑着三轮车,尹小凡跟罗美玲在后面推,很快就来到一片棚户区。

这里的房子不知道已经多少年了,有的墙都开始倾斜了,房子也都是破破旧旧的,走在路上,连个路灯都没有,只能借着微弱月前行。

“到了,我家就在这里。”中年大叔推开一个锈迹斑斑的大门,然后走了进去。

尹小凡和罗美玲也跟着走了进去,坐在屋子里,总算是明白家徒四壁是个什么感觉了。

这屋子里还真是空旷,只有一个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桌子,外加两把残腿椅子,顾忌是没人要,要不然早就被卖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没用的垃圾,在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为了不交电钱,连个灯泡都没有,可见中年大叔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你们渴了吧!”中年大叔拿着一个残缺的碗走过来说道。“来,喝点水。”

“大叔,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看病吧!”尹小凡直接说道。

“好,你们跟我来。”中年大叔憨厚的笑了一下说道。

就带着尹小凡来到旁边的屋子,借着月光,能看不到炕上有着一个人影,顾忌这就是中年大叔的老伴了。

“老伴,我找医生,看给你看病了。”中年大叔向着自己的老伴轻轻地喊了一声。

“我都已经认命了,你这又是何必呢!”看来人并没有睡,听到中年大叔的声音,叹息的说道。“咱家已经经不起折腾了,还是让我死了好,这样就不能拖累你了。”

“放心好了,这个小伙说不要钱的,就是来给你看看。”知道自己的老伴是心疼钱,中年大叔笑着说道。

“不要钱,真的不要钱。”听到不要钱,有些激动的说道。

“不要钱。”尹小凡点头说道。

“这下你放心了。”中年大叔笑着说道。“这个小伙已经给我看过了,说我这病有的治,只需要吃三个月药就能好,你也不需要为我的身体担心了。”

“谢谢你。”听到尹小凡还给中年大叔诊治过,现在又来给她看病,真诚的说道。

“举手之劳而已,不需要这么客气。”尹小凡笑着说道。“还是让我给你把把脉。”

尹小凡伸出手,找到对方的手腕,放在上面,开始把起了脉。

“情况怎么样?”在尹小凡收回手的时候,中年大叔充满希冀的问道。

“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大婶的脊柱应该被重物击中过,导致经络受损,也因此才瘫痪的。”尹小凡沉吟了一下说道。

“小伙子,你还真是神了,说的一点都没错。”中年大叔有些意外的说道。“五年前打工,不幸被货物砸到了,当时以为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可谁能想到,越来越严重,最后居然躺在床上起不来了,我们也去大医院查了,说是压迫神经,需要开刀,可我们哪里有那么多钱,只好采取一些土方进行治疗,可钱是花了不少,但没有丝毫的效果,结果一直拖到现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