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血缚阵/透视医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小家伙,真是好大的火气。”张仙邈并没有生气,笑着说道。“老夫也想在地下好好地安息,要不是你们打搅老夫,老夫怎么会出来。”

“我们不想跟一个死人废话,《地王经》被你藏到了哪里,还不快交出来。”这两人并没有什么耐心,直接问道。

在两人提到《地王经》,张仙邈却是一愣,眉头微微一皱。

“你们怎么知道《地王经》的,还知道在老夫的手中。”张仙邈有些意外的说道。

“你忘了,你的《地王经》是怎么来的,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了。”这两人有些目光不善的看着张仙邈。

“原来是你们这些老鼠,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居然还存在,真是够顽强的。”张仙邈思考了一下,总算是猜到这两人的来历,脸色也是变冷了起来。

怪不得这两人对自己一直有敌意,还知道《地王经》,现在张仙邈也是明白了过来,必定这《地王经》就是从他们手中夺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念念不忘,现在都找到自己的墓穴,真是够执着的。

“少说废话,快把《地王经》交出来,要不然我们就把你的墓穴夷为平地。”见张仙邈不为所动,直接出言威胁道。

“你们不要太过分,张前辈必定是医学前辈,你们不但对张前辈出言不敬,还想毁坏张前辈的墓穴,打搅张前辈安息,真是不知死活,有我在这里,绝不会让你们放肆的。”尹小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

张仙邈也是一愣,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小家伙出来为自己说话,这倒是有意思。

“不知死活的小子,刚才就想破坏我们的好事,现在还敢站出来,难道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赶紧滚开,这里没有你的事,要是敢多管闲事,我们不介意让你跟这老鬼在地下作伴。”见尹小凡敢出来捣乱,这两人丝毫没有客气,目光冰冷的看着尹小凡,仿佛尹小凡敢多说一句,就想要尹小凡命一般。

“你们真是好猖狂,只怕你们没有这个本事。”尹小凡不甘示弱的说道。

这两人是很强,但想要尹小凡的小命,恐怕他们还没有这个本事。

尹小凡无惧,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两人的计划得逞,虽然不知道那《地王经》是什么,但这些人既然这么渴望,尹小凡就更要破坏了,免得让他们得到之后继续害人。

“不知死活的小心,让我来收拾你。”越看越觉得尹小凡碍眼,其中一人站了出来,直接向着尹小凡攻了过来。

“当我怕你,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尹小凡也是身体微微一动,向着那人攻了过去。

两人很快就打了起来,另一个人却是没有出手,依旧在盯着张仙邈。

“碍事的人不在了,现在可以说了。”盯着张仙邈继续问道。

“当年老夫好不容易才从你们手中把《地王经》抢过来,你觉得老夫还会把《地王经》交给你们吗?让你们继续危害天下吗?”张仙邈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眼前的青年,冷冷的说道。

“看来你不愿意乖乖交出《地王经》了,那就不要怪我了。”见张仙邈拒绝,这青年的脸色也是变得冰冷的起来。

“怎么?小家伙,难道你还想跟老夫动手吗?”见这青年露出一副要动手的意思,张仙邈笑着说道。“老夫虽然死了,也不是你这种小家伙能对付的,老夫不想伤你,你还是自己走吧!回去告诉那些老不死的,《地王经》就不要想了,它会跟随我一起埋藏地下,要是想要,就去找阎王要好了。”

“冥顽不灵的老家伙,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了。”青年冷着脸说道。

然后就从身上拿出一个破旧的龟甲,咬破手指,直接把自己的血滴在龟甲上,之后就见到这龟甲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血红色的纹路,手腕一动,就抛到张仙邈的脚下。

青年直接用自己的血,在自己的身前画了起来,很快一个阵法就形成,与那龟甲上的纹路相互呼应。

“血引,缚”

青年一声大喝,只见龟甲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血线,直接向着张仙邈捆了过去。

“雕虫小技,看老夫破了你这阵法。”见青年出手,张仙邈也是脸色一冷。直接用手在空中写了一个‘开’字,然后爆喝道。“给老夫开。”

在张仙邈写完这个‘开’字之后,这个字马上在空中显形,向着那些血线而去,想要把这些血线给挣脱开。

“垂死挣扎。”面对张仙邈的表现,青年并没有在意,只是冷哼了一声,丝毫没有在意。

血线也是缠绕在这个‘开’字上,双方纠缠在一起,各不相让。

张仙邈皱了一下眉头,没有想到这血线居然没有办法一下子挣脱开,也是有些意外,看来着些血线不简单。

“给我破。”青年又咬破了手指,直接把自己的血滴在身前的阵法上,大喝一声。

那血线也是突然之间变得粗大,颜色也是变得更加殷红,紧紧地勒住那个‘开’字。

“咔嚓”

随后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那个‘开’字居然出现了一道道泪痕,随后被那血线生生的勒爆了。

“血缚阵?”

随着‘开’字被生生的勒爆,张仙邈也看出青年的阵法,心中也是有些吃惊。

“哼,就算你认出了又能如何,今天你是插翅难逃,要是不想被我带回去,还是怪怪的交出《地王经》,或许还能让你的灵魂在这里安息,要不然你的灵魂将受到永生永世的折磨,最好还是想清楚。”见张仙邈认出自己的阵法,青年并没有任何的吃惊,必定对方可是曾经的医圣,见多识广,要是认不出,那才奇怪,不过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对于自己的阵法,青年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对方是医圣,一样要被自己擒拿,必定对方只是一缕灵魂,不是真人,就算是有些实力,又能有多少。

而且自己还是有备而来,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地王经》,就算得不到,也要把张仙邈带回去,这样也能交差,至于怎么审问,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