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天命有归(全书完)/古墓诡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绮梦幻境,基本上可以穿透一系列的防守,就连我的原子大阵,也没有办法防守,而这一次如此强大的能量,叫人感到好生心寒啊。

我大吼一声:“阁下是谁?”

“你既然已经知道这是绮梦幻境了,问我是谁,还有什么意义呢?”

幻境之中,一个老迈的声音传来了。

我暗自心惊,为什么我明明已经看出了这是一个幻境,但是我就是无法破阵么?

就在这时,我猛然一醒,只听到外面乱成一团,原来自己的部队正在相互之间打仗。

靠原来是这样娘的,竟然用了修真者操你妈

这些人中了绮梦幻境,而我则无法破解,怎么办?无奈之下,我只能控制住这些人!

石欢被召唤了出来,借着石欢的力量,实习布置了一个巨大的原子大阵,将每一个士兵的身体控制住

就在我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炎阳城内却传来一片喊杀之声,只见猛然间,炎阳的大门打开,一群群如狼似虎的军队重杀了出来!

我大惊失色,暗道中了别人的算计,现在自己吧军队给顶住了,人家的部队前来,便好像看挂切菜一般,一道子过去,人头地!

“妈的,是谁敢的?等老子抓道你,飞的把你的罢了不可”我正在骂人,炔烃石欢说道:“老弟啊,为今之计,也只有使用你的隐藏的力量了!”

我说道:“隐藏的力量?”

“不错这世界上的一切能量都是物质的,而你身上却具有反物质的力量”石欢说道。

我猛然一醒,原来是这样连忙开启反物质力量,果然正如石欢所说,一阵尖叫之后,绮梦幻境一下子便接触了!

但是军队怎么办?

这时候,我发动了修真者部队出动的命令。

一万修真者,是什么概念,先不管折一枝部队到底力量怎么样,但是比起一般的部队来说,却不知道强悍了多少!

天明之时,我再也没有任何的隐瞒,冲天而上,来到炎阳的上空,大声喊道:“可耻的流云王朝皇族,昨夜什么人使用了绮梦幻境的!给老子站出来”

绮梦幻境,乃是流云王朝的专有,而且知道的人极少,现在我这样无遮无拦的将皇族的秘密公之于众,当然是不行了!

果然只见瞬间,炎阳的上空便出现了几个人,光是从外表看来,便知道这些人的修为至少在散仙的境界,只见其中一人说道:“阁下是何人?竟然跑到炎阳的上空来捣乱?”

“靠,这世界上能够把你们的剪辑师破,又把你们的使用绮梦幻境的家伙打成重伤的人,还有几人,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

“啊?原来是你!”众人有一些紧张的说道。

“不错,正是本尊,今日老子便要让你们血债血偿,他娘的,你们真是卑鄙,竟然使用修真力量!”我骂道。

“阁下嘴下积点口德,昨晚阁下不是也使用了修真力量么?”一个说道。

“不错,老子使用了修真力量,你们也看到哦啊了,老子的修真者部队,就有一万人之多,要干掉你们,只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但是老子一只没用,这是为什么,老子只是不想打破规矩,你们这些混蛋,竟敢仗着有朝廷为你们撑腰,各大修真门派就那你们没有办法是可?好吧,今天便让我好好的收拾你们,让你们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人可以管管这些事情。”我骂人,一种情况是他很高兴,另一种情况就是他十分愤怒,今天明显举事后者了,此处一共八个散仙级别的高手,但是真的要和我动起手来,还不够我塞牙缝。

我正要动手,却见石欢站了出来,说道:“我,这些小事情就有我来处理好了,几个散仙,老子东东手指,就可以搞定!”

几人听此人好大的口气,心中颇为震惊,要知道,修真界,一般只有上位者才能看出下位者的身份,而且八个散仙的力量合起来,比起大罗金仙了,其实毫不逊色,而眼前的人,竟敢口出狂言,莫非他已经超越了大罗金仙的修为?这不可能,这世界上除了最初的三宗祖师,还没有人达到这个地步。

众人想到此处,不由发出了一丝轻蔑的微笑。

我笑嘻嘻的看着石欢,说道:“你确信你可以干掉这八个散仙?”

“当然了,换作以前,别说八个,就是八十个,也不在话下!”石欢说道。

“我看你还是小心点,你分三个,我干掉五个?”我像是在和石欢商量,对一旁的八个散仙,完全不在意。

修真者是骄傲的,你可以打败他,但是不能侮辱他,而我和石欢的言行,无疑是在侮辱他们了。

只见他八个修真者爆喝一声,大声吼道:“给我去死?”

八道金光从天而降,狠狠的打在我和石欢的身上,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

死了么?原来这么不经打啊!八个散仙有些骄傲的说道。

可是令人吃惊的事情马上发生了。

我和石欢不仅没有死,而且战在原地,好像根本就没有动弹一下。

我对着石欢说道:“哎看来八个散仙联手的威力就这么点,石欢,还是你去吧!”

石欢点点头,说道:“算了,本来想留给你的,既然你也不想动手,便留给我吧!”

石欢话音刚落,便见到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网,这些气网降八个散仙牢牢的套在其中。

八大散仙见势不妙,想要逃跑,炔烃石欢大吼一声:“想跑?门都没有!”

只见大网一收,整个战场,马上变得寂静下来。

这一日,石欢一人独占八大散仙,八大散仙在石欢的手下,连一招都没有过到,便死翘翘了,这一战,石欢一战成名,谁知道知道我的手下,出了已经超越大罗金仙的人。

消息传出,天下哗然

继三宗之后,又出现了一个大罗金仙,而且势力远超了大罗金仙,实在是厉害非常的。

炎阳几十万大军,如同纸胡的一般,摧枯拉朽,连忙退出了炎阳。可怜的南宫烈在关键时刻,被公主抛弃,而南宫烈几十万大军,被迫被我收编。

大军入城!一系列的措施颁布。

我宣布,独立于流云王朝。

我宣布,建立龙兴王朝,择日登基。

我宣布,设立炎阳为都城,昭告天下,共同讨伐流云王朝。

我宣布,

一个月之后,我集结雄兵百万,水陆并进,进攻北方都城平城,一路之上,望风归降。

随即,八字军等部队,徐步接受我的指挥。

天下兵马,前往平城。

四月后,平城城外,满是我的部队!

“我们也知道了一些,听说是阴阳宗的余孽在作乱啊!”天剑门的洛天剑说道。

“不错,就是他们”

“嗯当初我们不是已经将他们赶尽杀绝了么?怎么又死灰复燃了?”

宇文成都看着众人说道:“好了,大家现在安静一些,我只是要知道,诸位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要知道现在的阴阳宗可不是以前的阴阳宗了,说实话,现在的阴阳宗收复了鬼宗和第四界的那一帮混蛋之后,其势力,已经可以和三宗叫板,我们到底是选择和他们合作还是选择和他们一战,大家都得那一个注意啊!”

众人说道:“全凭余温掌门做主!”

宇文成都,乃是当今道宗的领袖级别的人物。实力之强,已经接近大罗金仙了。

“掌门。听说阴阳宗出现了一个势力超越大罗金仙的人物,这似乎有点棘手啊!”洛天剑说道。

“不错。!”

众人这才想起石欢一人独力击杀八大散仙的事情。

宇文成都这么厉害,不过才接近大罗金仙,而人家是超越大罗金仙。虽然表面上看,差距并不大,但是修真者自己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才清楚,人家虽然是超越了,但是到底超越了多少,又有谁知道?

宇文成都作为道宗领袖,当然不能追了自己的微风,说道:“诸位,我们现在已经丧失了和阴阳宗合作的时机,要知道我们和阴阳宗之间的恩怨,即便使我们想和他们合作,他们也不会答应的吧!”

众人默然,当初大家是怎么对待阴阳宗的,诸位心里都清楚。

“哪么,要不要召唤上古大贤们出来?虽然他们早已经飞升,可是修真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不会不管的吧!”众人有人说道。

宇文成都看着众人,一时之间,也无法说些什么。

“我们要不要联系一下佛宗那边的人?毕竟这是关系道整个修真界的利益的,我们是不是选择和他们合作?”有人提议道。

众人随即依法复议,现在三宗之间,又该回到当初那种状况了。

宇文成都点点头说道:“诸位,你们现在回去,将手下中级以上的弟子组织起来,随时听后召唤,我现在便派人去通知一下三宗的人,商议对付阴阳宗的事情。”

佛陀接见了道宗的使者。

“我弥陀佛。道宗的道友今日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指教?”佛陀说道。

“最近中原修真界出现了一件十分紧要的事情,不知道活佛听说了没有?”使者说道。

“略有耳闻”

“不知道活佛对此有什么看法?”使者问道。

“种善因,得善果,我们当初是怎样对付他么的,他们现在也会怎么对付我们,近千年来,我一直在忏悔当初犯下的罪孽,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关系到三宗的生存,这一点上,我个大家的看法是一样的,本来以为阴阳宗的气数已尽,谁知道,两千年后,他们再卷土从来我是同意三宗联合的,不知道道宗那边意味如何?”佛陀说道。

“道宗的弟子全部已经集结。随时准备出发!。”使者说道。

“听说他们出了一个势力超越大罗金仙的高手,是也不是?”佛陀心有余悸的说道。

“不错。他们的一个高手,很轻松的击毙了八个散仙。听他们的口气,好似这八个散仙还完全不够他们塞牙缝呢!”使者说道。

佛陀可是明白人,他当然知道,要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劫杀八大散仙的人,到底有多少的实力。

“好吧,我这边做一些准备,我们再派出使者,去联系一下魔宗吧。几千年了,没想到三宗居然还有回首的一天啊!”佛陀说吧,便消失在空气之中。

两位使者远道而来,可有什么事情指教?

请问黑山老祖听说了中原修真界的事情没有?

最近我在闭关,完全没有听说。

阴阳宗卷土重来,现在已经占领了整个中原神州,流云王朝已经危在旦夕!

“什么?”

阴阳宗的余孽出现了几个高手,气势十分嚣张。

黑山老妖面色复杂的看着两人,说道,我想知道道宗和佛宗的意思。

我们一起前来,难道老祖还看不出我们的意思么?

好吧,我马上接济手下的弟子,准备召唤。

使者离去。

三宗平时老死不相往来,可是在对待阴阳宗的方面,却是惊人的一致,阴阳宗的出现,不仅仅是打乱了整个修真界的体系,而且将修真界万年以来的潜规则打破!严重的威胁了三宗对于修真界的领袖的权利。

阴阳宗,就是三宗心灵深处,那一根敏感的神经。

谁要是出动了这一根神经,都会招致三宗的报复。

天下始乱,这一场战争,已经不仅仅是我的龙兴王朝和流云王朝之间的竞争了,而已经演变成了修真界的战争!

冲城锤,云梯,强弓,飞箭。火药。

数百万的军队在平城之外,展开了生死角逐

这一日,天高气爽!万里无云,平城之外的广大的平原上,万里之外,营帐朵朵。

忽然一声沉闷的号子吹响了。

城上的士兵马上绷紧了神经。

暗骂一声:“妈的,又来了?”

大部队在城外集结。

正所谓兵过一万,密密麻麻,兵过十万,无边无涯。

这一次进攻,我集结了一百军队,在长大数公里的战线上摆开阵势。

弩车,飞箭,冲城锤。云梯,拒马。

猛然间,平城之下,发出一阵响彻云霄的声音:“兄弟们,给我杀啊!”

城墙之上,弓箭,火油。登城的士兵一次次被赶下来,惨叫,响彻云霄。

双方激战,知道直到晚上收官!

战果统计

我,伤十万,死八万。

一天的战损达到了十八万我震惊,却也无可奈何。

三宗回首的消息早已经传来,这一次三宗的势力已经达到了十万人,和自己的一万人,差的可不是一个级别!

猴子已经回地海斑救兵

石欢去了幽冥九境

上官仪容则在平城的周围,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修罗境遇。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准备着

十日后

又一场战斗打响!!

这一次,我投入了一百五万部队

而此时,平城的城头,连伤员,也不到五十万了。前几日的战斗,已经使他们伤亡过半。

喊杀生。惨叫声。炸药的爆炸生

经过数日的破坏,平城的城门已经被炸开了一道口子。

谁知道,平城竟然准备死守,城门,早已经被石块堵死,这使得进展很慢。

风和日丽

再战

我的总伤亡已经破了一百万而平城之上,已经只剩下不到十万人,正规军已经死伤殆尽,全是民夫在守城

这样的城池,已经失去了固守的意义,但是因为这里是都城。不能放弃。

我召集部队,于阵前大吼一声:“诸位,前面的城池,已经快要被颇了。兄丢们给我杀啊”

我的话,便好似含有兴奋剂一般,激得众人哇哇大叫

城上如临大敌却是严阵以待

就在此时天空之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飞行者。这些人驾驭着飞剑而来!气度潇洒。

我一看,大叫不好,连连鸣金收兵

终于,三宗还是来了既然这样,便新仇旧恨一起算清楚

一万修真者部队严阵以待。

这些部队,每一个人和三宗都有着血海深仇。

三宗落地

宇文成都,佛陀,黑山老祖。三人出来,大叫一声:“我出来叙话”

“有何见教?”我冷道。

“退兵还是战斗?”问道。

“退兵?扯淡。要战就战”

佛陀常呼一声:“我弥陀富施主,冤冤相报何时了?施主罢手吧?”

“我罢手,你问问我的军队罢手不?”我看着身后的部队说道。

“呼呼呼”军队振臂高呼。杀气弥漫!

佛陀道:“施主,我且问你,你们可是阴阳宗的人?”

“不错,本尊就是阴阳宗的宗主”我说道。

众人大惊,却见佛陀说道:“施主,要是我们三宗承认了阴阳宗以及其麾下的势力,施主可否罢兵?”

“我我不会上当的。当初你们是怎样对付阴阳宗的,我想大家心里都有个底吧。”我冷笑说道:“言而无信的家伙。还有脸在我面前谈条件?”

佛陀一阵脸红,不再说话。退入阵中。

宇文成都说道:“小兄弟,你这是何苦?非要和三宗作对?”

“哪么三宗又是何苦,一定要和我阴阳宗为敌?修真一脉,殊途同归,为何这天下要按照你们三宗定下的规矩来修炼?现在好了,我阴阳宗高手如云了,你们三宗又来搞什么劝解?和当初你们欺骗我黄石公祖师的手段,有什么区别?”我骂道。

“你?”宇文成都语塞,却不敢发怒。他们忌惮,产过大罗金仙的人物。

还是魔宗的黑山老妖牛逼叉叉的,站了出来,骂道:“我们魔宗,向来崇尚武力,怎么样,我,你可敢与我一战?”

我憋了黑山老妖一眼,面露微笑。说道:“既然这样,在下奉陪。不过恕我直言,光凭你黑山,还不要来丢人现眼了!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三宗首领,各个都是修为在大罗金仙边缘的存在,其骄傲可想而知,被人如此侮辱,岂有不发怒的道理?

三人飞天而上,大骂道:“既然你这么不知道好歹。边让我等好好教训你一番”

猛然间,天地之间。出现了一张巨大的黑幕。

华丽的进攻铺面恶来

我冷哼一声,大吼一声:“大阵无形,自然之境,开”

时间,空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见三宗的首领在自然之境之中,丝毫定弹不得

就在此时,天空之中,出现了数个人影来人不由哈哈大笑:“没想到当初阴阳宗的小子,竟然变得如此强悍了?”

我一惊,看着天空之中,只见数个白发老者,正在看着自己。

“不错,正是,怎么,几位前辈还有什么指教不成?”我说道。

“呵呵,关于当年我们处理阴阳宗的事情上,我们承认做的有点过火了,本来我们是应该向你们道歉的,只是现在宗主阁下一下子便要干掉我们三宗的余脉,实在是不应该了!”一个老者说道。

我抱拳,说道:“哦?请教前辈大名?”

“在下归元子!”此话一出,众人大哗,这归元子众人可是知道了,乃是道宗历史上少有的天才级别的修真者,从入门到飞升,只不过用了一千年的时间,这个四度,在整个修真界,虽然算不上最快的,但是也是极少了!

原来是一个小屁孩啊!我案子骂道:“原来是归元子前辈啊,请问贵派宗师飘渺道人怎么还没有来啊?”

归元子脸色一变,说道:“飘渺先师乃是何等人物,岂能说见就见的?”

“哈哈哈原来如此,敢问归元子前辈,请问你见过飘渺道人没有?”我说道。

“飘渺先师乃是神一般的存在,怎么能够见到?”归元子说道飘渺老道的时候,一张老脸上面,尽显自豪之气。

我哈哈大笑,说道:“原来归元子前辈尚未见过飘渺啊,哪么看来归元子前辈也不认识这个东西了?”

我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法器,乃是一把短剑,长约一尺,宽约两寸,做工非常精致,上面刻着细细的花纹,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溢了出来。顿时让在场的众人神情一怔,纷纷惊呼:“裁决之剑?”

“原来你们认识这东西,那我就不多说了!”我笑嘻嘻的说道:“归元子,裁决之剑有什么功用?”

裁决之剑,那是道宗一脉奉为神器之祖的神器,任何人见到这个神器,便好似见到了飘渺大人一般,整个道宗都要听其号令。本来我还是不知道的,在地海之时,我只是见这个武器蛮精致的,便从猴子那里咬了过来,后啦从阴阳宗的卷宗之中,得知了这一个秘密之后,我便吧着吧小剑留了下来。

“嗯?你怎么会有飘渺先师的裁决之剑?”归元子一张老脸,此时已经成了猪肝色,在这里,他作为道宗的代表之一,见到裁决之剑,而且裁决之剑还是在自己的敌人手中,哪里还有半分的仙风道骨?

“哈哈。我说这把剑是飘渺老道送给偶我的,你们肯定不信了。”我说道。

“鬼才信你。”众人道。

“既然这样,我便和你说实话吧。飘渺老道已经不在人世间了,我上次路过他的坟墓的时候,找到了这把所谓的裁决之剑”我说道。

这一句话可谓是震撼人心了。三宗的领袖级别的人物,在修真界神一般的人物,竟然已经不在人世?这怎么可能?别说归元子,就是在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相信。

“小兄弟,在下鬼影无踪,乃是魔宗前任宗主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啊!要知道飘渺先师在修真界的位置是多么的崇高,你轻易的污蔑他,这十万修真界的人,可不会答应你的?”鬼影无踪,乃是魔宗开山祖师鬼影宗主的嫡传弟子,一身修为,早已经进了大罗金仙的级别了。

我看着其背后的十万修真者部队,如同草芥一般,说道:“不是我吹牛,你这十万部队,在我看来,只不过是沧海之中的一滴水罢了请问鬼影宗主,你可知道什么是幽冥九境?什么是海外修真界?”

“嗯?这是什么意思?”鬼影无踪说道。

“你们这些老杂毛,自以为很了不起,其实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想我游历幽冥九境的时候,哪些地方的随便一个修真者,便可以比得上你们这些所谓的大罗金仙。坐井观天的青蛙们,现在便让你看看我们的势力?”此时的我,已经隐隐的感到了猴子已经靠近,我不由大吼一声:“猴子,还不快些出来,让这些小辈们看看,你们的实力?”

远处的猴子大吼一声:“大哥。这些蝼蚁一般的存在,你和他们废话什么,大哥你先到一边休息,看看我来对付他们?”

我哈哈大笑,说道:“千年前,他们这些所谓的修真者,今日所谓的大罗金仙们,为了维护修真界的所谓的秩序,将我祖师黄石公骗至清凉山,让其钻研长生不死之术,却在暗地里屠杀我阴阳宗的门人,今日我便要像大家公布这个事实,将这些修真界的所谓的修真基础全部打破。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维护自己的尊严!”

只见一道红光闪过,。猴子如同山岳一般的身躯出现在了我的身边,猴子的身后,乃是成千上万的凶兽,这些凶兽的气势,已经证明,这里的每一个凶兽,都是散仙级别以上的修真者。而且很多都已经达到了大罗金仙的境界了。

就在此时,里海的修真者到了,只见老祖宗,狂鲨,蝮蛇,蓝鲸带着数万的凶兽前来,这些凶兽,每一个的修真境界都在大罗金仙以上。势力之恐怖,足足能够让天地围之变色。

幽冥九境的修真者已经感到,在这些中原修真者的面前,这些完全有趣山岳一般的巨人,只需要一个呼吸,便可以将整个平城夷为平地

此时,只见天地只见,出现了一个强大的气势,这个铺天盖地而来的气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窒息,我嘻嘻……一笑,说道:“这个石欢,怎么老喜欢搞这些排场?”

绝地龙王狂笑一声,一阵震耳欲聋的龙吟响彻天际,只见绝地落到了我的身边,看着眼前的修真者部队,不由狂笑道:“这些小辈,居然敢和你动手,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完全活腻了”

我止住众人笑的意思,朝猴子喊道:“猴子,告诉他们,你们是怎么干死飘渺老道的?”

猴子狂笑三声,说道:“飘渺老道么?老子只需要一个手指,便可以将它捏死。”

言语间,一股强烈的气势从天而起,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将三宗的几个大罗金仙吓得瑟瑟发抖?

这个发抖不仅仅是对力量的崇拜,更是对信仰丧失的可悲,原来大家一直信仰的飘渺道人,原来自己心目中,永远不可战胜的飘渺道人,在别人看来,还不足一个蝼蚁

大哥,你下个命令吧。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就率部将这一帮混蛋杀个片甲不留。

我阴阴笑道:“不急,不急,他们的实力还没有完全的暴露出来,中原修真界还有一只神秘的力量,没有站出来既然今天事已至此,不弱将其一起拉出来练练吧。

老祖宗道:“中原修真界最后的支柱,只有九人,那就是所谓的天擎,哈哈,我现在倒是很想见识见识这一帮老家伙啊。”

石欢哈哈大笑,说道:“天擎么?我到时候你对付两个,我对付七个”

“嗯?为什么不是你对付两个,我对付七个啊?”

“嗯你们中原修真界有一句话叫做什么来着,什么杀鸡焉用牛刀?”石欢说道。

我微微一笑,说道:“等等吧,这些小辈算什么,让他们走吧,我们等的就是天擎。”

就在此时天空之中,出现了九道光芒,只见九道光满落在地上,化作九个老头,老头哈哈大笑,说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原修真界,竟然出了这样等流人物啊。不简单啊。”

“哈哈,你们七个人么?我这样说,只是为了照顾我的手下想要战斗的心情,要是换作我以前的脾气,你们这就个人,我一个人便可以收拾了”我狂笑着说道,对九人的神识干扰,浑然不觉,。

九人确实感受道了压力,眼前的年轻人的神识,确实不是一般的强大。

天擎老者说道:“我,我们是天擎,也是中原修真者的守护者,我,要是你靠自己的本事大白了这些修真者,我也无话可说,只是你竟然将幽冥九境的败类全都请了过来,所以我们也很为难,至少我们对你的人品缠上了怀疑。”

“是么?你们总是喜欢摆出衣服高高在上的样子,等待大家来膜拜。是么?我知道,你们曾经帮助我的先祖夺取过江山,可是你们竟然想控制我的先祖,好让你们在世界上,永远具有超然的地位是么?告诉你,不管是我的先祖,还是我我,都不是哪么容易被人控制的人。在你们看来,这些幽冥九境的凶兽们是败类,但是在我看来,他们却是有血有肉的好男儿,比起你们这些嘴巴里面仁义道德的家伙们来,他们实在是比你们好了很多。哼。”我骂道。

“我,你不要欺人太甚。别以为手下有这些凶兽,就很了不起了。在本尊看来,这些凶兽不过是楼一般。”另一个天擎说道。

“是么?看来阁下认为自己很厉害了?”说话的是落日沼泽的大领主上古洪荒巨兽十尾天蝎。

那天擎看着天蝎,眼睛之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显然,这个天蝎是一个难肯的骨头。

天蝎来到我面前,说道:“石大哥。在下便是落日沼泽的大领主十尾天蝎,这是令尊的遗骨,这一次我特地带来了给你。天蝎虽然没有见过大哥,但是从龙王的身上,我们可以感受到,大哥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这一次我落日沼泽,定当和大哥一起同进同退。”

“呼呼。同进同退。呼呼。同进同退。”众凶兽扯开嗓子喊道。

我双手接过父亲的遗骨,交给了身后的大行老,说道:“多谢天蝎兄弟。正所谓大恩不言谢,今日我成了你的情意,将来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说便是了。”

天蝎说道:“天蝎到时候一定不会客气。大哥,我想对这个人挑战,。”天蝎看着刚才那个出言不逊的人说道。

我道:“不急,他们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出来,让我们好好的等等,到时候一网打尽。”

天蝎若有所思的说道:“原来是这般啊。”转过头来,朝着那人说道:“算你的运气好,不然定然让你们回不了天都。”

“天都?”中原修真界那几个大佬顿时一愣,原来传说中的天擎,竟然是天都境的人啊,莫非天都界真的存在?

哈哈。天蝎骂道:“天都么?其实就是一帮老混蛋故弄玄虚的地方,他们的老巢在昆仑山,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天都之中,天擎不过是一帮小丑而已。”

这时,天空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哈哈,竟然有人知道我们天都峰的存在啊。这世界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幽冥九境的凶兽竟然为了一个人类的修真者和我们天都峰闹上了!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有趣啊。”

老者已一出现,天擎九人便大声喊道:“师傅,你怎么也来了?”

“哼,我不出来,我在不出来,这个天都快被你们捅破了。”说罢有看着我,说道:“小兄弟,你一身修为,高深莫测,就是我们天都峰的长老,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你又何必和这帮小辈在意呢?”

我抱拳说道:“阁下实在是高看我了。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牵扯到了天都峰。实在是没有想到啊。”

“我十分看不惯我的这几个徒弟的作为,但是我这个人有一个缺点,就是极为护短,这几个畜牲做了什么可恶的事情,我自会处理,但是绝不允许外人来处理。”老者说道。

“是么?原来天都峰也是这般啊。”我蔑视的笑笑,嘴巴里面,极为不恭敬的说道:“看来,你们天都峰,确实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天下间,本来就没有神,你们这些老不死的,偏偏要当什么神,既然这样,今天老子便让你们彻底飞升了。”

看来我是发怒了。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之气,说道:“阁下,你真的打算和我们天都峰为敌么?”

“那还要怎样?”

“如果我们天都峰承认你们第四界的地位,你们可否就此罢兵?”老者问道。

“车**蛋。有什么本事,手底下见真章。”我二话不说,随手放出一个反物质结界,将自己的人马全部罩在中央,自己则战在能量罩之上,满脸豪情的看着众人,说道:“怎么,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

石欢可我有同样的体质,自己也钻出了结界,来到我的面前,说道:“我说大哥啊,你就给我留两个吧,这样的高手万年难遇啊。要不,你吧那九个小的留给我,你去对付那个大的?”

老者见两人一阵挑衅的花语,不由大怒,说道:“你们这般,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把握天都峰看成什么了?”

“哈哈。天都峰,以前我就不知道你们的存在,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么就要让他在世界上彻底的消失吧。”我狂笑着说道。

“好大的口气”那老者真的就按照石欢所说的那样,径直攻了上来!却见我战在原地不动,身边的反物质力量早已经布满全身。

当老者的力量接触道了我的反物质力量的时候,老者浑身的力气好似消失了一般,我顿时出拳,重重的击在老者的身上,只见那老者竟然如同一片树叶那样,被风吹的老远。

老者满口吐血的站了起来,眼睛里面,充满了恐惧的看着我,老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整动了这个心思,老者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我可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得说的是,命运之轮的转动都有其自己的轨迹,你硬是要打破这个规矩,到头来,还是会发现,你的生命贵几会沿着这么一条道路在走的。”

命运之轮?这个命题实在是熟悉,哦,这是自己曾经十分迷惑的一个话题,现在竟然啊有人提起,正好可以解惑。!说道:“告诉我,什么是命运之轮?”

“你曾经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么?”老者说道。

“哼。如果按照我原先的答案,哪么我就可以逆天改命了。”我狂笑着说道。

“痴儿,痴儿。诚然,命运之轮就是天下间物质运行的终究规律,我,你看到的却只是物质变化的表面,却没有看到,物质的变化,始终遵循着一条永恒不变的东西,那就是物质终究是物质,不管是物质也好,反物质也罢。我,你能看清楚物质的本源,感受到物质力量的来源,但是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搞不清楚。”

老者看着我,说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王朝的衰落,生命的生死,其实都是很正常的,就好像冬天的树叶会落,春天又会长出来一般。就是这么假单的道理。”

我焕然大悟,说道:“你是说,万事万物,都有着自己的存在的意义是么?他们的生命是按照自有的周期进行的,是么?”

老者大笑,说道:“不错。不管是龙兴王朝还是流云王朝,其兴衰都有自己的规律,你们阴阳宗能够从事物的表面看清楚世界的本源,从而达到了欲知天命的目的,可是天地之间,其实是很公平的,你拥有了特殊的能力,就要失去一些东西才可以弥补。所以你们阴阳宗遭到了屠杀。黄石公在清凉山中,寻求到了生命存在的永恒形式,但是自己却只能用这样的形式继续生存。飘渺道人在地海无作废为,最终被凶兽所杀。这些道理其实再也简单不过了,我奈何你这一带天才竟然没有看透。佛挡杀佛,神挡杀神,我你这未免也太过激了吧。”

我冷笑道:“哼!老家伙,你他妈的这一套理论差点吧老子绕进去了,天命就是天命,既然这世界上有天命的存在,哪么今日的下场,就是这些人应有的命运,修真界万年以来,都遵循着一个规律,可是这个规律为什么会被打破,那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天命。知道么?为何这世界上,他们阻挡天命的出现便是正确的,而我我却错了!这纯粹就是胡说八道。老家伙,你的天命也搞起来双重标准,那么我问你,你凭什么再次调停?哼。!识相的就让开,不然老子连你一起干掉。”

老者眼睛之中,没有丝毫的畏惧,说道:“我,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是你的对手,你这小子,曾经在反物质世界中去混过一段时间,后来经过龙王的改造,成就了这周天之内,独一无二的神魔至尊之体,傲视天下。但是天道轮回,就是这样,你是天子之轿子,这天下本来就是你,不管是修真界,还是人间界,抑或是整个天都境界。这些都是你的。为何要将他们毁灭呢?”

“哼!你是在和我谈条件么?”我说道。

“你这样认为也可以。但是我要告诉你,我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或者说,我就是解开你心中疑惑的人。因为命运之轮,便是由我掌握的。你们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老者说道。

“混账东西。你算是什么?”我大怒。“给你一息的时间,赶快走吧。”

老者说道:“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话么?要是我不是掌控命运之轮的人,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老者的话有些慌乱了。

可是老者越是这样说,我越是不信。骂道:“滚吧。你这个自相矛盾的家伙,总是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你想要我信仰你的存在么?哼,告诉你,我们随他妈的他也不信。”

老者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上天给你眷顾,你却吧他当作挑战上天的本钱。真是可笑。”

“哼,你错了,上天给了我天赋,是让我去探求这世界的秘密的。至于你们这些神棍,他妈的通通给老子滚蛋。我们不需要神灵,我们只相信自己。世界既然有自己的运行规律,哪么就不需要守护的人。老家伙。滚吧。带着你的人,滚蛋吧。”我骂道。

老者无奈的笑笑,消失在空气之中,留下的是满脸惊恐的人们。

天都峰,还是中原修真界,抑或是幽冥九境的凶手们吧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家老者离开,众人早已经跪倒在地,大声呼喊道:“参见天主。”

天主?我一下子愣在当场。

掌控天命的人,就是天主。虽然我并不承认这么一个事实,但是众人确实看大清清楚楚。我就是天主。

天都峰的人跪倒在地,说道:“天主,从今天开始,我天都峰就是天主的属下了,只要天主有命令,随时可以找我们。”

说吧,天都峰的人消失在空气之中。

至于三宗的人,早已经浑身战抖,说道:“天主,请你原谅我们。我们从今天开始,就是天主你的人了。”

情景就是这样的戏剧化,一个本来是惊天动地的屠杀,竟然变成了一个这样的情形。

我无奈,他似乎感到了:“天命真的是按照固有的规律运行的。这个规律不需要人去守护,也不无法掌控。”

我唤起众人,说道:“好吧,各自回去吧,今日事多,改日我会登门拜访的。”

众人散去,平城之外,顿时变得寂静无比。

经历了这一场变故的士兵,早已经将平城的城门打开迎接大军入城

自此,惊天动地的战争由此结束了

我遥望天际,长长的摊开了一口气,说道:“总算是完结了。”

数百年后,江山跟跌,朝代兴替,但是每一个人都记得,中原的历史上,曾经出了一个伟大的大帝,那就是我,也就是天龙大帝

天龙大帝对整个历史的影响是深远的:

军事制度:在原有的军事制度上,引入了参谋制度和宣传制度,首次在军队上,提出了不败的军队都会有一支军魂的论断。

政治制度:自动减少帝权,增强民权。

文化制度:提倡文化自由,兼容并包。

土地制度:保护私有财产,尊重各人劳动所得。



数千年后,中原历史上出了一个伟大的诗人,在他想起天龙大帝的时候,不由写诗说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掏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极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杯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

大江东去,沧海横流,历史的车轮,见证了一个个伟大王朝的兴替,但是历史的车轮却在不断的向前。

这一日,我战在平城的城头,看着远处的夕阳,霞光似血!。

我不由感叹说道:“天命有归。果然如此。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会因为某一个伟人停下,也不会因为某个伟人而加速。看来我到底还是错了。”

想到此处,只见远处的夕阳已经落尽,最后一律霞光,已经消失在眼前。

飞烟和上官仪容在他身边,一言不发,末了,说道:“陛下,我们回去吧。天色已经晚了。”

(全书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