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年家/凌天至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符家内,都因符卢说出来叶风的事情后,而变的沸沸腾腾起来。

所有在得知这消息的符家人,脸上都是挂满了笑容。

他们家主的重伤可以得到治愈,这如何能不让他们感到高兴!

“哈哈,你们回来的正是时候,家主正在同年家的人交谈,现在看来,不用再与年家的人交谈了。”

一位长老笑着说道。

“年家的人在我们符家?家主跟他们在谈什么?!”

符卢皱着眉毛问道。

年家,这同样是这方世界的顶级大势力,与他们符家实力相当,而其年家,也有着一位九小真尊存在,名为年不易,很是非凡。

“唉,还不是因为音儿与家主的重病。”

最早先说话的那名长老叹声说道。

他开口,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音儿前往金猿族求取造化果,家主很是放心不下,所以才联系上了年家,要与年家联手去金猿族救援音儿,而作为年家出手的代价,家主同意救出来音儿后,让音儿与年不易结亲成婚。”

他再次叹了一声,道:“家主也不容易啊,主要还是因为家主清楚自身的时日无多,所以才想要提前为音儿找一个好归宿。”

“我明白。”

符卢同样叹声说道。

家主这是在安排后事,想要临走前可以走的安心一点。

符音为家主的唯一的女儿,肯定是家主最放心不下的存在,所以,家主才会这般做。

另一边,符音带着叶风,来到了符家的议事大厅。

他们本来先去的是符音父亲居住的所在,但却被告知没在居住地,而在议事大厅内,所以,他们来到了议事大厅。

“父亲!”

符音拉着叶风的手,刚进入到议事大厅,就看到了她的父亲正端坐在正椅上,她不由的激动喊了一声。

“音儿……你回来了!”

符音的父亲同样很激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这孩子,我都说了不让你去,你还非要去,你真是快气死我了!”

符音父亲训喝符音,但望向符音的目光中,却是饱含了无限的宠溺与高兴。

但他刚说完这句话后,他的脸色就略微发生了变化。

他看到符音此刻正拉着叶风的手!

大殿内并非他一人,还有着其他的人存在,正是被他邀请到的年家家主,以及年家家主的儿子,九小真尊中的一员,年不易!

他们也看到了符音拉着叶风的手,他们的脸色也发生了变化。

尤其是年不易,他的脸色无比的阴沉,眼眸深处有着重重的怒火喷薄而出。

他喜欢符音已久。

而现在的符音,却拉着其他男人的手,这如何能让他忍受?!

年不易的父亲,年家的家主,他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这次他受邀来到符家,正是要与符家家主商议他儿子年不易与符音的婚事。

结果,他的‘儿媳妇’,竟然拉着别的男人的手,这让他也不能接受。

“符兄,我们诚心而来,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年家家主脸色不悦的说道。

“年兄稍等,容我先问个清楚。”

符家家主说道。

而后,他望向符音,开口问道:“音儿,你旁边的人是……?”

“父亲,他是叶风哥哥!”

符音一点也没有察觉到什么,满脸笑容的对着她的父亲说道。

“哥哥……!”

年不易听到符音对叶风的这种称呼,牙齿咬的格格响,很是生怒。

他喜欢符音很长的时间了,也找机会接近了符音无数次,但毫无例外,符音都没有理会他,也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

而现在,他所喜欢的符音,却在像喊情郎般的喊叶风为哥哥,这真的让他心中的怒火燃烧到了极致!

符家家主的眉毛也皱了起来,他很清楚符音的性格,符音自出生以来,从未喊过他人哥哥。

包括眼前天资无比惊艳,并处于九小真尊之一的年不易,符音也是从来没有当做一回事,更别提称呼年不易哥哥。

可现在,符音竟然如此亲切的喊叶风为哥哥,这让他感觉符音同叶风间的关系,肯定很不一般。

“音儿,你可不可以详细的为父亲介绍一下你的这位叶风哥哥?”

符家家主符如天笑着说道。

“可以啊,父亲,叶风哥哥对音儿有着救命之恩,没有叶风哥哥,音儿绝对不会活着回到符家。”

符音开口,详细的将叶风如何解救下她的事情,同她的父亲说了一遍。

最后,她有些犹豫,未将叶风手中握有神叶的事情说出来。

因为这里还有着外人存在,她不想说。

“救下了音儿的性命,很不错,理应重重酬谢这位叶风公子,不过,音儿好像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说出来吧?”

符家家主符如渊看出了符音的犹豫,笑着说道。

“是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说出来……”

符音的脸色依旧有些犹豫,开口道:“音儿可不可以与父亲在私底下说?”

“呵呵,侄女是在嫌弃我们在这里吗?”

年家家主年宏脸色有些发青的说道。

符音这般说,这不是明显在嫌弃他们在场吗?!

这真是让他大怒。

他们并非是主动来到的符家,而是符家家主符如渊邀请他们来到的这里,结果却遭遇到了这种的情况,这如何能让他忍受的了?!

“符音妹妹,很快我们就要成为‘一家人’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当面说的吗?!”

年不易阴阴的说道。

他胸腔都快气炸了,到了现在,符音还未松开叶风的手,还在拉着叶风的手!

“一家人?!年不易你在胡说些什么?!”

符音听到年不易所说的话,立刻转过来头,望着年不易,冷声说道。

什么是‘一家人’?!

她怎么听不懂?!

“就在刚刚前,你的父亲已经答应下来我们两个人的婚事,现在的你,是我的未婚妻!”

年不易说道。

“未婚妻?!你是在做梦吧!”

符音冷冷的说道。

而后,她急忙向着她的父亲问道:“父亲,这不是真的吧?!”

对于年不易,她没有一点的好感,让她嫁给年不易,这怎么可能?!

她绝对不会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