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逼婚/凌天至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叶璀璨发光,有着层层的神圣光霞洒落了下来,简直非凡到了极点。

符家家主符如渊望着这片神叶,很想将它接过来,但却又不敢,心中的顾虑很多。

“父亲,没事的,你就接下来吧!”

符音看出了她父亲的犹豫,上前开口说道。

她费尽千辛万苦,就是想要治愈她父亲的重伤。

然而现在,神叶就在眼前,而她的父亲却不敢接受,这怎么可以!

她知道她父亲在顾虑些什么。

这是神叶,世间最为珍稀的神物,她父亲是怕接下来神叶后,无法偿还叶风这份大恩。

同时,她也清楚她的父亲肯定还在担心叶风拿出来如此珍稀的神叶,是为另有所图!

这些问题,她也想过。

不过,她相信叶风拿出神叶出来,并非是另有所图。

叶风如果真的是另有所图的话,在拿出神叶前,就应该会提出他的目的。

而到了现在,叶风却什么都没有提过。

这样的叶风,又怎么可能会另有所图呢?!

毕竟不拿出神叶前,叶风掌握有绝对的话语权,提出任何的要求,他们符家都会答应下来。

而拿出来神叶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叶风肯定就失去了这种绝对的话语权。

叶风又不傻。

所以,她很相信叶风,相信叶风并非是另有所图。

符如渊虽然听到符音这般说,但他还是不敢接下来神叶。

他双眸发光,心中另有所想。

符音想的没错,他的确就是怕接下来这片神叶后,无法偿还叶风这份大恩。

同时,他也的确担心叶风是另有所图,心怀不正。

他担心叶风在图他的女儿!

如果他接下来叶风的神叶,叶风到时候要求要娶符音,他又该如何去做?!

答应或不答应?!

他很犹豫,也很纠结,接与不接,这对于他来说,是个很难的选择。

这也难怪他。

他毕竟为一家之主,尤其一直生活在这样的囚牢世界,做任何事情前,他都要考虑的比较详细才行。

叶风也看出来了符如渊的犹豫,他笑了笑,道:“伯父无需这样,晚辈没有恶意,只有一片善心,也恰巧是晚辈手中有一片神叶,这才可以拿出来救治伯父,伯父不用考虑那么多,治病最为要紧!”

他拿出神叶去救治符如渊,的确是没有其他的所图,只是符音的品性很符合他的胃口,不然的话,他是不会拿出神叶来的。

符如渊看着叶风的双眼,想要将叶风看透。

但他从叶风的双眼中,却是看到了一片真诚,没有包含有一丝杂质。

顿时,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惭愧。

或许是他多想了。

叶风如果真的有所图,在拿出神叶前,提出要求不是正好吗?!

又何必等他接下来神叶后再提要求?!

这很不合常理。

况且,他真要接下来神叶,他想怎样,仅凭叶风的实力,又能如何?!

他接过来神叶后,叶风提出过分要求,导致他翻脸不认人,强行灭杀掉叶风,叶风又怎么可能抵挡的住?!

虽然他不会这般做。

但叶风就那么有把握他不是那样的人?!

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示他想多了,叶风并非心怀不轨的人。

“很抱歉!是伯父多想了。”

符如渊很大方的承认了下来,并且向叶风进行了郑重的道歉。

“没事的伯父。”

叶风笑了笑,一点也没有在意这些。

他并不怪符如渊,这样的事情,换做谁来,都会多想,即便是他,也会不由自主的多想。

毕竟这拿出来的东西不是凡物,而是世间最为珍稀的神叶,太不寻常了!

“好好好!这份大恩,伯父记下了!”

符如渊对着叶风凝声说道。

随后,他接过来了神叶。

另一边,年宏与年不易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符如渊现在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还会与他们年家联姻吗?!

他们很是怀疑。

“符兄得到神叶,伤势可以痊愈,这可算是双喜临门!我想,等符兄治愈了伤势后,就为小儿与符兄的小女完婚,符兄你看怎么样?”

年宏笑着说道。

符如渊还未开口说话,旁边的符音率先说出了话。

“这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嫁给年不易的,宁死都不会!”

符音声音坚决的说道。

“符音妹妹不要任性,你我的父辈都已经定下了婚约,我们怎能违抗?!这是大不孝的行为!”

年不易开口说道。

他的话刚说出口,符音就面如冰霜的望了过来。

“不要再喊我符音妹妹,这不是你可以喊的,而且,少给我头上扣大帽子,这只是口头上的承诺,当不了真!”

她望着年不易,冷冷的说道。

“符音……”

年不易刚想喊符音为妹妹,但看到符音那想要杀人的目光,他硬生生的将妹妹两个字咽了回去。

他开口,道:“你不能这样,虽是口头上的承诺,但也是承诺,你怎能随意违背!”

旁边,年宏脸色铁青的望着符如渊,道:“符兄,现在你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你该不会是想过河拆桥,把我们扔到一边去吧!”

“这……”

符如渊脸色很难看,不知道说些什么。

本身他就不愿强做符音的主,让符音嫁给年不易,但当时他也是没有办法,他所剩的时间不多,想给符音找个好的归宿。

但现在情况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他有神叶在手,不仅伤势可以得到痊愈,甚至还很有可能借助这神叶,冲击到圣人领域。

所以,他变的很为难起来,为难究竟到底要不要将符音嫁给年不易。

“唉……本来我不想说话的,但是你们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叶风望着年家父子,毫无畏惧的说道:“强扭的瓜不甜,符音她不愿意,你们还要非强求她,真是没有道德,而且,少在那边说过河拆桥,你们明明就是在趁火打劫,好不好?!人家不愿意,你们还要在这里进行逼婚,这不是趁火打劫,是什么?!”

听到叶风这般说,年家父子两个人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冰冷起来。

“我们的事情,哪轮到你插嘴!”

年不易恶狠狠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