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威胁/凌天至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氛一下子就变的冷了下来,年宏与年不易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气,简直能将这座大殿彻底冰封而住。

叶风一个他们眼中微不足道的小修士,竟然说他们不要脸,在趁火打劫,这让他们如何能忍受的了?!

他们完全不能忍受。

尤其早先的时候,叶风就对他们多有不敬,现在又是这般的不敬,这就让他们更加的不能忍受!

如果这里不是符家,且叶风刚刚拿出来了神叶,他们现在定然什么话都不会说,会直接一巴掌将叶风给拍死!

“年轻人,你是不是管的有些太宽了?!这件事情与你有何关系!”

年宏眼眸散发寒光的盯着叶风,冷声开口说道。

“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我只是看不惯你们这幅嘴脸!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你们却还在这里毫不讲理的进行逼婚,要将趁火打劫做到底,真是令人发指!”

叶风无惧的说道。

“逼婚?!你在那边胡搅蛮缠!这是早就答应下来的事情,又怎么可以算是逼婚!”

年不易开口说道。

“不是逼婚吗?!”

叶风嗤笑,道:“符音她同意吗?!符音她都不同意,这不是逼婚是什么?!”

“父辈都同意了,这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年不易冷声说道,死咬符如渊已经答应这件事情不松口。

“年不易,我劝你彻底的死了这条心,我哪怕是死,也绝对不会嫁给你!”

符音语气坚定的说道。

随后,她望向她的父亲,道:“父亲,我知道您的想法,女儿也是一向都很顺从您,但这一次,女儿绝对不会顺从您!您如果真的要让我嫁给年不易,女儿……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

说完,她祭出了一把灵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以来表示她的决心。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答应,哪怕要以死明志,她也愿意去做。

“音儿……我!”

符如渊望着符音,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已经答应下来了这门婚事,如果此时反悔的话,那符家定然会落下很不好的名声。

而与年家的关系,也肯定会发生决裂!

他现在真的进入到了两难的地步,很难进行选择。

“父亲,您不用多说,女儿不会让您难做,我们下辈子再做父女!”

符音一脸坚毅的说道。

说完,她突然发力,催动起来了灵剑,想要以死明志。

“住手!”

符如渊大叫,体内力量快速运转开来,在刹那间而已,就将架在符音脖子上的灵剑给震落了下来。

他虽然出手非常的迅疾,但灵剑还是在符音莹白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剑痕,有鲜血从中流淌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他不再有任何的迟疑。

什么符家的名声,什么与年家决裂,他都不去管了!

符音是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他绝对不会让符音发生任何的意外!

连最亲近的人,他都保护不了,他还当这符家家主有何用,要这高深修为实力又有何用?!

“年兄,这真的是很抱歉,我没有想到小女竟然会如此的抵触这门婚事……这门婚事还是算了吧!我可以对年兄进行补偿,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他满脸歉意的对着年宏说道。

“符兄,答应下来的事情,就这样直接反悔,这样真的好吗?!”

年宏冷冷的说道,不愿放弃这门婚事。

“伯父,做人最讲究的就是诚信,您既然已经答应了下来,又怎么可以反悔!”

年不易也在旁边急忙开口说道。

“言而无信的事情,的确很不好,但是,这些东西能跟我女儿的性命相比较吗?!”

符如渊冷声说道。

他望着年不易,道:“你真的是让我很失望,我可以看得出来,你一点也不在意我的女儿,我女儿宁死都不愿嫁给你,而你却还在这里逼着我女儿嫁给你,一点也不顾及我女儿的性命,你真是令我伤透心了!”

现在,他已经彻底认识到他最初的想法是有多么的错误。

最初时,他认为年不易为符音最好的归宿。

但是现在,他却是一点也不这样认为!

年不易只想着娶他的女儿,却一点也不顾及他女儿的想法,他女儿真要嫁过去后,会有好日子过吗?!

这想都不会想,肯定不会有!

如果年不易真的在乎他的女儿,在他女儿以死明志的时候,年不易肯定不会再进行逼迫他的女儿,会为了他女儿的安危而进行妥协,然而,年不易却是一点的收敛也没有,依旧在强行要求完婚!

这真的是让他非常的失望。

甚至连他早先对年家父子的那一点愧疚感,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伯父,这并非是您所想的那般,我真的很在意符音,我……”

年不易满脸慌张的进行解释,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符如渊给打断掉了。

“不用再多说,你们就拿我当言而无信的小人就可以了,最初约定的婚约,现在彻底作废!”

符如渊冷冷的说道。

听到符如渊所说的话,年宏的脸色变得更加冰冷起来。

“好好好!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无义,从今往后,我年家与你符家,再无任何情谊可言,属于敌对的关系!”

年宏声音发寒的说道。

而后,他双眸中射出两道极其骇然的光束,盯着叶风道:“年轻人,你最好小心一点,千万别落到我们年家的手中,否则的话,我定然会让你生不如死!”

“前辈既然这样说,那晚辈也要再说上一句。”

叶风望着年宏,开口道:“晚辈自踏上修行以来,从来没怕过任何的威胁,而且,威胁过晚辈的人,也从来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前辈也要小心一点,说不准哪一天,前辈有可能会栽到晚辈的手中,而到了那个时候,晚辈也同样不会留情!”

年宏听到叶风所说的话,顿时就大笑了起来。

“一个道一境的小修士,竟然也敢跟我说这样的话,真是可笑至极!”

他目光发寒,道:“那就走着看吧,看将来到底是谁会落到谁的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