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苍蛟/凌天至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蛰伏中苏醒过来的存在,他们每一个都拥有着不可想象的战力存在。

他们不是当世生灵,每一个都活过了极其漫长的岁月,本来他们都无法活到现在,但在苍蛟的庇护下,他们都活到了现在。

“这……!”

这方世界的所有种族生灵都被震撼到了,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的这方世界中,竟然还蛰伏着这么多恐怖至极的存在!

而雷戈相比较那些后面苏醒过来的存在相比,都还要差上一些,实力远不如后面苏醒过来的存在。

这些从蛰伏中苏醒过来的存在,他们每一个的身躯都可与天比高,矗立在那里,宛若重重高山一般,令人惊心不已。

苍蛟飞了过来,它很虚弱,也很苍老,真真正正的步入到了晚年。

它身上的鳞片都脱落光了,蛟须也无力的耷拉了下来,双目没有一点光泽,很浑浊,充满了沧桑。

“前辈……!”

各族圣人见到苍蛟飞了过来,皆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的对着这头苍蛟进行起来了最为虔诚的祭拜。

叶风也没有例外,他向着苍蛟深深的行了一躬,表达了敬意。

这头苍蛟真真正正的达到了一种不可想象的地步,属于大能无上的存在,值得他进行礼敬。

“我们虽然不是一族,但是,因为这囚牢世界,因为天刑,却是让我们站在了一起。”

苍蛟盘旋在半空中,蛟首望着各族的圣人,原本没有光泽,无神的双眼,却是在此刻变的极为有神起来,有着炫目至极的光泽,迸发了出来。

“我们被囚禁在这里真的是太长时间了,是时候离开这里,回归到真正的世界中去了!”

它说这些的时候,明显很是激动,身长可绵延半个世界的蛟躯,在发生着颤动。

“这是……真的吗?!”

“我们……可以出去了吗?!”

各族生灵都无比的激动,身子都在打颤,那是激动到极点的体现。

“还需要一点时间,不过没有关系,这点时间算不上什么。”

苍蛟双眸散发光泽的说道。

随后,它的蛟首转向了叶风,目光有些异样。

“你很不错,但与我们不是一路,从哪来回哪去吧。”

它看出了叶风的本质,知晓叶风不是生活在这方世界内的原有生灵。

对于苍蛟能看出他的来历,叶风并不感到意外。

苍蛟这等恐怖无上的大能存在,所拥有的一切手段,都是惊人的,不是能以常理去度之的。

“前辈要去哪里?”

叶风开口问道。

“未知的世界,我也不确定哪里究竟是哪里……”

苍蛟摇头说道。

这么漫长的时间,它与那些蛰伏的存在,已经开辟出来了一条道路,可离开这方囚牢世界。

它与那些蛰伏存在所开辟出来的路,同宸家老祖所开辟出来的路不同。

宸家老祖的那条路,只是一条小路,属于在空间裂痕中开辟出来的路,只有祛除掉天刑留在血脉中的烙印,才可以离开这方囚牢世界。

而且不能走太多的人,人一旦多的话,那条小路便会承受不住,会产生崩塌。

它与那些蛰伏存在所开辟出来的路,却是不同。

这条路,是真正的大路,可让这方囚牢世界内的所有生灵,都可以安然的走过去。

而这条路,也不需要祛除天刑留在血脉中的烙印,离开这方囚牢世界后,留在血脉中的天刑烙印,会自行灭绝。

天刑留在血脉中的烙印,只是为了防止各族生灵逃出这方囚牢世界而已,并无其他的作用。

当各族生灵想要逃离这方囚牢世界时,这方囚牢世界会感应到这些各族生灵血脉中留有的天刑烙印,并且进行阻拦。

不过,它与那些蛰伏存在所开辟出来的路,已经解决掉了这个问题。

踏上这条路,会规避掉囚牢世界的感应!

只是,这需要付出极为大的代价!

而这代价,则是它的性命!

它的血脉神通可以规避任何的感应,唯有它放弃它的性命,用其性命去庇护各族的生灵,各族的生灵,才可以安然的离开这方世界。

需要付出它的性命,各族生灵才可以离开这方囚牢世界。

这件事情,只有它自己清楚,其他的人,都不知晓。

连那些与它一同开辟道路的那些蛰伏存在,也是不知晓。

这些蛰伏存在,只是认为开辟出道路后,就可以安然的离开这方囚牢世界,并不知道还需要付出它的性命。

大帝法则,这不是开玩笑的,不付出重大的代价,不可能成功。

能让这方囚牢世界的生灵,离开这方囚牢世界,回归到真正的世界中去。

它觉得付出它的性命,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它已经步入到了晚期,本就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能在最后的时刻,做出如此伟大的事情,它死而无憾了!

“前辈……”

叶风开口,想让苍蛟带领各族生灵随他一起回北部,去对抗即将到来的生命禁区混乱。

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他又止住了,没有说出来。

他觉得他如果真这样做的话,那简直是太自私了,尤其是在他更加清晰认识到生命禁区的恐怖后,这种想法,让他觉得更加的自私。

生命禁区的恐怖,不亚于天族的恐怖!

苍蛟如果带领着各族生灵来到北部,很有可能也会全部喋血在北部!

他不能这样做,不能让各族生灵离开一处险境,又进入到一处更加可怕的险境。

“你想说的话,我都明白。”

苍蛟像是看穿了叶风一般,摇头说道:“我们不能去,你走的那条路,不是我们可以走的。”

它的话说完后,叶风一下子警醒了过来。

一直以来,他都忽视了一个重大的问题。

究竟是谁在北部与这方囚牢世界间构建出来了一条路?!

而构建出来这条路的原因,又是什么?!

他看着苍蛟,想让苍蛟给出他的答案,但是,苍蛟却是没有给出他想要的答案。

“我不知道,但是我却很清楚,不能走你那一条路,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那片世界的片刻景象,那是让我都感到恐慌的景象!”

苍蛟连连摇头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