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3章 苏普/凌天至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老人,身子有些佝偻,看起来跟寻常的老人没有两样。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老人,却是如同进入无人之境般的进入到了那处神尊级别的战场。

而当这名老人进入后,神尊级别间的战斗,却是瞬间止住了。

所有的神尊级别的战力,皆是将目光放在了那名老人的身上!

“苏普府长……!”

“没想到您竟然还在世!”

来自帝族的神尊级别强者,认出来了老人的身份与来历,皆是脸色带着讶然的说道。

他们都很清楚摘星学府虽然一直都在第一线与生命禁区生灵进行战斗,损失非常的惨重,底蕴有可能所剩无几。

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小觑过摘星学府。

摘星学府很不一般,其创建下摘星学府的摘星大帝更是超越众多大帝的超然大帝,他们相信摘星学府肯定还留有很强的手段,绝不会只有表面上所呈现出来的那点力量。

果然,他们的猜测没有错。

摘星学府果真留有很强的手段,竟然有着一位上古年间的府长,封印到了现在!

“苟延残喘,来奉献出最后的一份力。”

老人苏普府长面带沧桑的说道。

他的身上,有着很多的故事存在,而他选择自封下来,这也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可以做到。

触碰到了帝级法则,一切都变的不是那么简单。

他为准帝,想要封印下来,渡过漫长的岁月,不是说说就可以做到,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很是巨大,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到的!

那种代价,是自断了其路,大帝永生无望,他终身只能处于准帝!

不过,他并不后悔。

他的天赋,并不算是特别的突出,在他选择自封的时候,他就已经步入到了暮年,所能活下的时间,非常有限。

就那样的死去,他很不甘心,他决定奉献出来最后的一份力,直接选择了自封下来。

学府有难的时候,可将他唤醒,挽救学府危难!

但是,学府的人,从来没有将他给唤醒过。

学府的人不忍心,因为唤醒了这位老府长,老府长就将彻底的走向终点。

一次又一次的危难中,摘星学府咬牙挺了过来,动用了其他的手段,但并没有惊动与唤醒老府长。

而这一次,是真的不行了,没有其他的选择,学府的人,才将这位老府长唤醒了过来!

如果可以,学府的人真的不愿唤醒这位老府长!

这位老府长,在学府中有着非常高的威望,学府的人,都爱戴着这位老府长!

“这个世界,只剩下你一个老头了?!”

一道冷哼声响起,帝级法则激荡,一道巨大的怪异身影从虚空中走了出来,目光如电的盯着苏普府长,开口说道。

这是一名准帝级的战力,来自生命禁区。

“一个老头足矣!”

苏普浑浊的老眼发光,佝偻的身子,一点点的站直了过来。

而伴随着他的身子站直,一股又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息,自他身上散发开来,真正的惊天动地!

“可笑!”

蔑笑声响起,虚空再动,又是一名准帝级的生命禁区生灵,走了出来。

两名准帝级的生命禁区生灵站在一起,如同是两根擎天柱般,可怕到了极点。

远方,几处生命禁区的所在地内,有着数股恐怖至极的气息苏醒了过来,随时准备进行出手。

这同样是准帝级的战力,因为忌惮与怀疑这方世界内的帝族还有着准帝级战力存在,他们没有直接进行出手,而是选择在戒备。

目前只出现了苏普一个步入迟暮之年的准帝级战力,他们这边出动两名准帝级战力,就足可以解决掉那苏普。

他们在防备这方世界其他有可能出现的准帝级战力就可以!

大战直接爆发开来,两名准帝级的生命禁区战力,联手向着苏普攻伐而去。

他们不同于苏普,他们还值壮年,距离大限到来,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天崩地裂,虚空坍塌,这一战,恐怖到了极点。

苏普府长以一敌二,苍老的身躯如同是行驶在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般,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其景象触动人心。

他爆发出来的气息,虽然很是恐怖,但他毕竟步入到了迟暮之年,不比壮年时期,与那生命禁区的两名壮年准帝级战力交战,很是吃亏,处于了下风中,被有所压制住。

“老家伙,想挡我们,你还不行!”

“打烂你这幅老骨头!”

两名准帝级生命禁区战力冷笑连连的说道。

他们出手无比的凶猛,根本不给苏普府长喘息的机会,想要尽快的解决掉苏普府长。

这方世界内的帝族,还很有可能存在有准帝级战力,他们不敢大意视之,一切都在以很郑重的态度对待。

噗!

苏普老府长吐血,苍老的身躯遭遇到了重创,险些从空中栽倒下来。

不过,苏普老府长并没有放弃,层层恐怖的力量轰出,进行抵御那两名准帝级生命禁区战力的轰杀。

但是,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且那两名准帝级生命禁区战力在全力进行着出手,苏普老府长的抵御,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其所受到的重创,变的越来越多起来。

砰!

苏普老府长被轰飞,苍老的身子直接就从空中栽落了下来,将地面都给砸出来了一个大坑,荡起层层的尘土!

他艰难的从大坑中爬了出来,苍老的身子都发生了变形,满头白发披肩散乱,身着的古老服饰上,沾满了鲜血。

此刻的他,仿佛过来一阵风,都可以将其吹倒似的。

但是,他的脊背却是挺的非常的直,迈出去的步伐,亦是无比的坚定。

他拖着变形的身子,影子被拉的很长,继续向着那两名准帝级生命禁区战力轰杀过去。

在这过程中,他的嘴角一直在淌血,其走过的路上,布满了血迹。

“能出多少的力,就出多少的力!”

他开口说道。

虽然明知无法战胜那两名准帝级的生命禁区战力,是必死之路,但他还是没有畏缩与停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