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是我的男人/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丽的姥姥确实没什么大毛病,夜行幽兰药效又是极强,用药的时候,孙二留了个心眼,他多少知道年纪大的人不能用药过猛。

服下药汁,过了半个多小时,杨丽看到姥姥的脸色明显好看多了,也不吵吵着回家了。

她高兴坏了,不用再麻烦身在省城的父亲白跑回来一趟,她也不希望浪费了半辈子青春的父亲,老了老了,好不容易拾起的事业再给耽误了。

杨丽今年大学毕业,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父亲又忙,姥姥没人看护,她自觉地在家看护姥姥。

她的父亲杨莫,当年是考古队的一员,分配工作的第二年,就被当作下乡知青,下放到孙家洼来,这一来便一辈子没有返回城里。

她们的老家离这里非常遥远,杨丽没有去过,上大学时,她也没有机会回去过。最近几年,父亲重新联系上当年的领导和同事,他们对于这位当年考古界的奇才一直念念不忘,极力地劝说他出山,为祖国的考古事业尽最后一点绵薄之力。这也缘于杨莫二十多年来,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学术研究,人在深山之中,心却在学术。

想到父亲,想到姥姥的病,她不能不感念孙二的好。

“孙哥,太感谢你了,刚才还误会你,说你......”

“哈哈...没关系,我本来就是个半吊子医生,你不用为难。”说着,孙二看看没事,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让她姥姥以后饮食方面不能吃不易消化的食物,说昨天的稀饭里有薏米和红豆等不易煮烂的东西。

这都是一些饮食方面最基本的知识,现代人都明白,可是当事者迷糊,杨丽出于担心,虽也想到这一点,可她不敢盲目大意,生怕姥姥真的得了什么重病。

孙二从杨丽家出来,扛着箩筐走向吴桐家,走到一半想到都这点了,她应该已经去家里找自己了。想着,他转身想要回家,却与一个人碰撞到一起。

箩筐掉了一地,被撞到的人摸着头蹲在地上。

“这不是刘婶吗?”孙二看清了蹲在地上的妇女,正是隔壁家的刘婶,他伸手想去扶她,她却拔开他的手,抬头望向胡同口。

多年的流言蜚语,让她多了一分警惕性,每次单独与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总在留意周边有没有人看到,总是与男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刘婶的老公重病在床多年,她年纪轻轻就守活寡,确实不容易,她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

孙二不再去拉她,问道:“没事吧?”

刘婶抚弄着额头,眉头一皱,半老徐娘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一样的风情,看得孙二是心神荡漾。

可巧,刘婶蹲在地上,上衣领口大开,里面的内容全收孙二眼中,那如白兔一般的两团,想想比周媛的还大,比吴桐的也不差。

可他不敢看了,他也知道这个女人门前是非多,匆忙捡起箩筐想要离去。走出去之后,他想了想又回头,问道:“刘婶,你不是每天闲着,不如跟我一起去收木耳吧?”

刘婶听孙二一说,到也是个不错的注意,可是自己这么多年来,那跟一个男人单独相处过,想了想还是摇摇头又叹了口气。孙二看出她为难,劝道:“不要紧,我那里还有吴桐姐,过几天还会找几个人过来帮忙。”

这么一说,刘婶的心思还真活络了,人多那就可以避免是非,还有钱赚。自己在家待着,钱也不能从天上掉下来。何况床上躺着的那个人,每年的医药费都是东凑西借来的,城里的儿子,每年的学费还要交不少钱。

看着刘婶答应了,孙二道:“那也不用着急,你明天过来帮我就好,今天你回家先准备一下。”他的意思是回家安排好时间,除了帮他干活,肯定还要有时间照顾他老公。

吴桐在孙二家的门口等急了,正想着孙二这小子是不是放自己鸽子,真是提上裤子马上翻脸不认人。

孙二老远看到她了,见她躲在自家门洞里,可能是怕人看到不好,便有心想捉弄她一下,悄没声地自她身后环抱着她的双峰。

啊呀......

吴桐心想这又是那来的流氓,宋老嘎不能动弹了,难道又出了个宋小嘎。

两只手还不老实,她心头一发狠,自从她是孙二的人之后,她一门心思全在孙二身上,再也容不得别的男人,谁要是再想沾她便宜,她就是咬也要咬掉他的肉。

还真是敢下口,她拉过孙二的手抓着便咬。

孙二没痛,吴桐的牙齿格得不行,她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笑声,一看是自己的心上人,本来已经落泪的她,立刻破涕为笑。

“有你这么捉弄人的吗?讨厌,坏死了......”她说话的时候,孙二又不老实地摸了两把,然后拉上她的手,道:“走,再不去,今天捡不够五筐了?”

“胡说,你自己一个人不是捡了三筐?”吴桐没明白他的意思,她那想到这坏小子还有别的花花肠子。

两个人走在大街上,可不敢拉拉扯扯地,保持着距离,一前一后地往野树林走去。

进了野树林,吴桐问道:“这些木耳值钱吗?咱们这里的人从来没有人吃过。”

“值不值钱,我也不知道,等过些日子,我到县城去问问,要不去省城也行。”

“去省城?那你带上我。”

“你去干什么?”

“我,我有好多年没有回家,我想回去看看。”她现在不怕回家,父亲不认自己,大不了还是回来,这里有了孙二,也就有了她第二个家。

“你家在省城?”

“嗯!”

孙二对吴桐的身分一无所知,村民也只知道她胡编的理由,说是死了丈夫才改嫁过来,而且她的家在很远的地方。

二人说着话,已经来到了野树林。一路之上,孙二又知道了她不少的往事。

原来,吴桐是省城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她的父亲是一个教授,她的母亲是一个政府官员,两个人极为势力,强逼着她嫁给一个高官子弟,那个人吃喝嫖赌毒,五毒俱全。

更可怕的是,这个男人天生有个毛病,喜欢玩弄女人的身子,已经有三个女人死于他的暴力之下,也就是说吴桐如果嫁过去,是他的第四任妻子。

孙二听后唏吁不已,深为吴桐庆幸,也为自己庆幸。

“好!我带上你。”

“你不怕我跑了不回来?”

“跑吧,能跑你早跑了,还用等到现在,再说我又不是你的男人。”

“是我的男人,只是不是我的丈夫。”说着,吴桐一挺硕大的胸脯,捥起了衣袖,拿着箩筐走向一堆朽木。

【作者题外话】:新书发布了,上一本书,儒子偿试玄幻,没想到一片空白,可能是类型不适合,希望这本乡村能带给读者不一样的阅读感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