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金丝手帕/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正在捧着太岁左看右看,却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他的反应速度也快,把“太岁向身后一藏,脸瞬间便转了过去。

转过脸去却发现身后没有人,声音来自沟顶的林子里,孙二看到旁边有只塑料袋子,便把太岁包好藏到一片密集的树丛里。

上到沟顶,孙二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周媛?

他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娘们怎么来了,她来这里数着手指头也能知道是跟踪自己来的,否则她不会无缘无故地进野树林,还敢深入这片山沟。

这还不要紧,要紧的是,周媛背后站着一个粗野的男人。这也还不要紧,重要的是,男人的一只手勒着周媛的脖子,另一只手里则拿着一把亮光光的杀猪刀。

你是谁?

孙二一声怒喝,他劝那个粗野的男人放下手中的刀,并要他立即放了周媛。

嘿嘿...

”想得美,这小娘们到了我手上,怎么着也要玩一会再还给你吧?“

孙二是听出来了,这个人是认识自己的,那么很明显地是他这是在挟持周媛,然后来达到要挟自己的目的。

”你到底是谁?我跟你无怨无仇,咱们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这样做?“

“好,那我让你死个明白,我是冯三的表弟,这下你知道为什么了吧?”说着粗野的男人阴笑着。

孙二一看这个人就是个小痞子,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只是他也看出来了,别看他表面很凶,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其实那就是中看不中用的枕头,外面是布里面是糠。

“你放开她,要干什么冲我来,为难一个女人,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孙二故意激他,冯三的表弟却不买账,眼睛瞅了一眼杀猪刀,然后抵到周媛的脖子上,刀刃滑过,一道血痕显出,周媛痛得脸上的汗水直流。

孙二看出来了,这小子勒周媛的手很用力,刀刃也是用上了力道,他这样做无异是在逼自己出手,自己也不得不出手了。

孙二低下了头,透视功能却打开了,他是想打冯三表弟一个措手不及。

谁知,透视功能一开,周媛的肉身看得一清二楚......

我去!

冷不丁地见到周媛光光的身体,孙二觉得浑身血脉喷张。

他咬咬牙,看了看小痞子的身体,见下面那活物,特么的也兴奋了,孙二的火便冒了上来,恨不得把这小子的丁丁揪下来喂狗。

敢动我的女人,你是不想活了,孙二想着,身子却在转眼之间,来到了小痞子的眼前。

小痞子那里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孙二,惊慌地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全是不解和迷惑。

周媛被孙二一把拉过来,掩护到身后,抬起脚来又是一脚猛踢,直接踢向了小痞子的下半身。

哦...哦...呜......

小痞子痛死了,好像还听到了蛋破的声音,孙二也怕出人命,透视了一下,发现蛋没事,便放心了,骂道:“快滚,再让看到你,信不信我废掉你?”

小痞子自地上爬起来,捂着下半身,扭头便向山下跑。刚跑出去几步,孙二在身后喊道:“你特么敢出去说是我打的,敢把我的事说出去,我让你活不过明天。”

小痞子走了,孙二感觉身上有个软软的东西在动,他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周媛正娇羞地偎在怀里,两颗葡萄大的眸子冒着水盯着他看,眼睫毛一闪一眨的。

孙二笑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救她时,用力过猛,直接把周媛紧紧地搂在怀里,以至于她动也不能动。

“坏蛋,勒痛我了......”

孙二可不管那套,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对着嘴就是一阵猛亲,周媛在怀里乖得跟小猫似的。

他心里便犯嘀咕了,对周媛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以前他傻,可那不是真傻,他知道周媛的脾气不好,对于男孩子从来不愿意接近,怎么唯独对自己这般的乖巧。

兴奋之后,周缓顺了两把长发,问道:“你怎么大早的便跑山上来,你不怕野兽吃了你?”

孙二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回她,想了一会,便道:“我一个大老爷们敢来,你怎么也来了?”

周媛自然是尾随孙二来的,要不然她一个黄花大姑娘那敢自己上深山来。她没好气地说:“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

”当然,我刚出门便看到你没精打彩地向村东头走,想着你可能有事,便跟在你后面。“

”跟踪我?“孙二说着也是笑了,心说这小娘们可真不错,这么关心自己。

他也不跟她解释了,让她在那里等着,自己跑下沟底把那个太岁取了出来,揣在布衣怀里便上了沟顶。

周媛见他诡异,想问什么,他也不说一个劲地低头就走。直到走回村子,孙二才给她看了看手中的太岁,说这东西很值钱。

看到太岁后,周媛一脸吃惊的样子,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东西,更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

孙二看了她一眼,对她说:”你等着我的好消息,等你爹回来,我便到你家去提亲,我要把你风风光光地娶进门。“

”谁愿意嫁...给你...“周媛听后是一脸的小女孩娇羞状,低着头假意不接受,抬起头来却见孙二已经走出好远,便气得在后面跺脚。

孙二回到家后,翻开那本祖传的《神医农草经》。以前他的脑袋是浆糊做的,看了书上的内容基本上前眼看后眼便忘,现在却不同了,看过之后似乎不仅记到了内容,而且能从中领悟到真谛。

书翻了一遍,他大概对太岁的知识掌握得差不多了,便想着第二天去一趟省城,他想去把太岁换成钱。

刚想盖上书,最后一页的一角却破了,露出一个金黄的点子。

是什么?孙二嘀咕着,透视眼打开,这一看却吓了他一跳。

那个金黄的点子是一块金丝绸缎的一角,也就是说一条完整的金丝绸缎手帕包裹在书皮中。

关上外门,他找来剪刀取出了金丝手帕,手帕是用金丝和上好的绸缎混合制成。

孙二看到这块手帕,心里别提多高兴,也有些意外,这块手帕要是拿出去拍卖,估计可以够他一辈子吃喝不愁,享用不尽。

祖宗啊,祖宗,没想到你当年的不经意,却给我留下了这种宝贝,不孝子孙难以报答。

打开手帕也只是在转眼之间,他在想事的时候,手帕上闪着的金光,令他的透视功能自动查看,孙二便看到了手帕上真正的《神医农草经》。

字极小,小到了一个针眼大小,怪不得要用金丝绣纺,即便是用极好的绸缎也是达不到这个效果,也幸亏是孙二拥有了透视眼,否则他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上面开头写着的内容,大概的意思是,《神医农草经》是孙氏十二世祖先于明朝太医院所得。

得到此书后,祖先被仇家追杀,走投无路时,恰好遇到了一个绸缎庄老板娘,老板娘心眼好,纺织技术极其高强,便把真正的《神农医草经》用密密麻麻地小字纺在金丝绸缎上。字体是金丝纺的,底子是绸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