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灵息疗法/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为年纪不过三十五岁,是新当选的一任村长,当选之后一直与孙大海不对付。

他见孙二与警察杠上了,心里便是一喜,又见孙大海为难的样子,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也跟在马科身后一起去了现场。

小鱼花一案的案发现场,在村南的一座废弃的山神庙,这种庙不大,只有三间房,中间摆了几个神灵牌位,前面有个大的香炉约摸一米多高,每个牌位前面摆着一个蒲团,供上香的人叩拜使用。

进了山神庙,孙二隐约闻到一种烧焦了的糊味,绝对不同于普通的香味。他记在心里,默默地跟着胖警察继续向前走。

“就是这里了?”胖警察手一指,不屑地看着孙二。

透视眼打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前面是一片杂草堆,上面是一条女孩穿的裤子,还有一件内裤挂在旁边的墙上。

血!

最醒目的是血,是女孩初次的血。

孙二不用看,因为小鱼花才十四岁,她还没成年。

闻了气味,他现在的嗅觉也是出奇的好,那股糊焦味再次进入鼻腔。

这种糊味特别熟悉,孙二马上想到了熬糖粥。

在农村也称之为“糖稀”,意思就是把糖熬制成浆糊状,增加糖的粘连性,从而可以把糖制成各式各样的食品。

从这一点上来看,作案人应该是个“糖匠”,他立马又想到了邻村的“宋老嘎”。

宋老嘎以前便是一个“糖匠”,会制作各种“糖瓜”,可是孙二一想这老东西已经半身不遂了,下半生都没了,绝对不可能是他。

排除了宋老嘎,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宋嘎的弟弟,宋小胡。

宋小胡和宋老嘎是兄弟两人,年幼便失去了双亲,宋小胡生出之前,他父亲就没了,生出来之后母亲也没了,村民见他没名字,便给他起了名字叫小胡,

马科见孙二站在不动,便深有含义地看了他一眼,问道:“兄弟,你不是说要帮我们破案吗?”

孙二应了一声,头也没回,蹲下身去,从杂草中摸了一把,然后对马科说:“好了,我已经看明白了,三天后,你们等我的好消息。”

......

回到村委,孙二又问了小鱼花几句,这个小丫头吓得全身颤抖,那里还能回答得清楚,也不知道那个畜生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孙二心痛地抚摸着她的后背,第一次使用了《神医农草经》上传授的“灵息疗法”,主要是调理人的气息和血脉。

初次使用难免紧张,旁边还有全村的村民密切地注视着他,他的动作也不能做得太过分。

孙大海这时走了过来,对他说:“出事之后,我们发现了她,便把她带到村委了,不能让她回家了,她父亲三天后才能赶回来。”

孙二不说话,直到把最后一股灵息输入小鱼花的身体,这个小女孩才“哇”得一声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孙二不管她了,想让她好好发泄一下,便劝村民们也都回家吧,说他跟警察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村民们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孙二,他们打死也不会相信一个傻子,突然之间会变得跟圣人一样,还能救治村民。

孙二不理会村民们异样的目光,他很累了,便走出人群。

人群之外,刘为自己一个人低头抽烟,见孙二出来了,他也是好奇,不知道这小子是吃错药了,还是神经大发,转眼几天怎么变得如此厉害。

他想不通,便想着了解孙二,故意向孙二身边凑,凑到身边低声说:“二子兄弟!今晚上有空吗?”

孙二见是刘为,本来不想答理他,他可知道这个人太坏了,欺男霸女,本村好几个妇女都被他祸害了,可是他一想后面还要用得着他,便问:“什么事?”

“那个,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没空,村长大人这么忙,我那敢去打扰你。”

身子已经走出去了,他又想起了承包山林的事,强忍着回过头来,假笑道:“好啊,我想了想晚上应该没什么事,要不这样吧,你弄两样小菜,咱们哥俩一块喝点。”

长这么大,孙二可没跟村里的人喝过酒,他只跟父亲一起喝过几次,他的酒量还行,可是每次喝酒,他都要睡上一天一夜。

孙二也是不管了,为了承包山林,他怎么着也不能在眼下得罪这个恶人。刘为高兴坏了,他可知道孙二是孙大海的人,他们两个人又是一家子,现在孙二能答应跟他喝酒,那便是狠狠地打了孙大海的脸,这才是他刘为最看重的。

他可不管孙二是如何好了,不再像以前一样是个傻子,他看得就是眼前,只要能把孙大海的人拉到自己阵营来,那比他吃了山珍海味还要高兴。

两个人又说了两句,孙二说要回家收拾一下,两个人便分开了,走出去两步,孙二回头喊刘为,说酒自己带去,只让他准备菜肴即可。

刘为乐得不行,这更说明孙二非常重视自己,连酒都准备好了,他那里想得到孙二的花花肠子。

送周媛回家,叮嘱她不要乱出门,只有她一个女孩在家,经历小鱼花的事之后,他开始不放心村子里的治安。

吴桐也赞同,便说:“要不然,我搬过来与周媛一起住。”孙二想想在省城,两个人已经住在一起过,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便顺其自然。

周媛也不反对,其实经过省城走了一趟,她也渐渐喜欢上了吴桐,便笑道:“吴嫂子不嫌弃,那你就搬过来吧!”

孙二高兴坏了,心说这两个女人摆平了,其他的任何事都不叫事了。其实他知道这两个女人不可能真的住到一起,他要的就是这种态度。

他哼着小曲回到家,站在院子里冲了个澡,换了一身算是干净的衣服,看看父亲依旧没回家,便重新锁上门走向村东头的小卖部。

小卖部是赵新伦开的,他是孙家洼唯一一家赵姓。看店的却不是他,是他媳妇张如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