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张如芬的挑逗/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如芬三十岁了,却保持得跟十八的小姑娘似的,长长的头发盘在头顶打了发髻,显得一张鹅蛋脸更加俊俏。

她正在翻看手机,上面是塔读的一本《山野小农医》,看到精彩处,还不时地偷偷掩嘴笑,身子趴在柜台上,下身一扭一扭地,孙二观察了一下,知道这个骚娘们指定是看小说看上瘾动了真情,下面估计是洪水暴发了。

“咳...咳...有酒吗?”孙二故意也趴到柜台上,轻轻地在她面前问道。

“呼...你吓死我了,你个死二子,你是鬼啊?”张如芬惊吓之后,拍着胸脯惊叫道。

孙二看她拍的地方,两堆面团,她自己两只手都不能握过来,拍打之下还上下起伏乱跳。

呜!

孙二感觉自己要流鼻血,说真他与吴桐经历了人事之后,对于女人特别敏感,此时的眼珠子便不够用了,直直地盯着张如芬的前胸。

小的时候,村里的老少娘们见他傻,在河里洗澡或者换脱衣服时,也从来不避开他,她们以为他真傻,其实他幼小的心灵里,早已经把村里的若干老少娘们的面团欣赏个够,可唯独没有欣赏过张如芬的,因为这娘们从来不去河边洗澡。

说起来,这娘们就不是农村人,她是赵新伦去城里打工,找的一个外地媳妇。

孙二还知道一件事,便是张如芬与刘为有一腿,那还是三年前的一个夜晚,孙二上山回来晚了恰巧遇到的。

张如芬惊呼过后,恢复了冷静,关上手机却发现了孙二的失神,再看他正在看自己的身上,便把胸一挺,更靠近了孙二一点,仰着头问:“怎么着,大侄子,婶子好看吗?”

“好看!好......啊!我是说酒,给我来两瓶贵一点的酒。“

“切!”张如芬很失望,她对孙二的感觉很好,只是觉得他很傻,才没有动那种调戏的心思,她的那种欲望也是极其强烈,赵新伦娶了她之后,才感觉到自己掉到了绿帽子天天换着戴。

她硬是夹着双腿,其实她还在动情,眼珠里还在冒水,幽幽地看了一眼孙二,拿过来两种酒。

孙二看了看,还是选了一种贵的,他现在有钱了,用时髦的话讲不差钱。

拿起两瓶酒,他想到今晚上还要喝酒,那这两瓶便送给刘为了,便道:“再来两瓶。”

张如芬虽没勾引成孙二,却见孙二如此阔气,一下子买了四瓶上百一瓶的好酒,也是高兴极了,这种酒暴利,四瓶就能赚到一瓶的钱。

她兴奋地递酒过来,还故意地摩擦着孙二的手掌,胳膊在在他胳膊上压了一下。

那种温度,那种媚,即是孙二这种毛头小伙子也是承受不住,可是孙二知道这种货色是不能招惹的,她不能与周媛和吴桐相比,甚至连隔壁的刘婶也比不上。

接过酒,付了钱,他扭头就走,张如芬急得在身后叫道:“孙二,晚上婶子等你啊!”

孙二快步出了小卖部,四下瞅瞅见没人,这才长呼一口气,心里骂道你个狐狸精,赵新伦怎么找你这么个东西。不过,他也想想自己刚才不也是被她迷惑了,自己这么骂她似乎不妥,便摇摇头走向刘为家。

晚上,刘为做了好多菜,还准备了好茶好烟,从来不抽烟的孙二,也第一次学着抽上了。烟是好烟,是中华软盒,还是以三开头的那种。刘为是村里最有钱的人,要不然也不能当选村长。

四瓶酒,孙二与刘为喝了两瓶,等于一人一瓶,酒是高度的56度。看起来刘为的酒量不错,喝完了孙二带的酒,另外两瓶算是孙二送的,刘为说这两瓶不能喝了,再喝真喝大了。

刘为说着不能喝,却又拿出来一瓶红酒,孙二对这玩意没研究,不过他知道这种东西很好。

两个人便又喝了一瓶红洒,外加十瓶啤酒。

第二天,孙二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了,他也是一口气睡到中午才起床。

起来之后,他才想起昨天答应警察要处理小鱼花被害一事,他便赶紧洗了把脸,急急忙忙去了邻村。

走到村口,警察又来了,这一次他们带来了法医,说是要从小鱼花的身上提取液体,带回去提取DNA,作为抓取犯人的依据。

孙二便想着,你们慢慢找吧,多半是找不到的,如果没估计错的,这个犯人必定是宋小胡没跑。

脚下则加快步伐,他不想让支书和警察看到他去了那里。

来到邻村村南一座破草屋,这个年头人们的生活条件再苦,也已经淘汰了草屋。

宋小胡还住在草屋里,他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这里就是他的狗窝,还是村里人可怜他,在支书的带领下帮他盖的,也是养了他三十年的地方。

孙二到了草屋门口,透视眼打开,看到宋小胡正仰面朝天躺在床上睡大觉。

屋后是一间低矮的草屋,那里就是他制作“糖瓜”的地方。

那种糊味扑鼻而来,与山神庙的一样一样的,孙二确信无异,犯人正是宋小胡。

正当他想进入草屋,想要逼迫宋小胡前去自首之时,他听到了屋后传来一阵哼唧之声。

孙二绕过一棵树,来到了屋后,看到一个五十岁的男人,正在那里搅拌”糖稀”,身下还压着一个奇丑的老女人。

不用看,也知道两个人在干什么。

孙二把脸一回,他看不下去,心想这都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在外面便肆无忌惮地干上了,年纪都一大把了,也不知道有伤风化。

他想快走吧,看样子这两个人是自愿的,却听到了老妇人喊道:“好汉你......死我了,我都这把年纪你就放了我吧?”

老妇人的话引起了孙二的重视,他转回身又来到屋后,却听到那个男人狂叫着:“哈哈,不过瘾吧......”

孙二听不下去了,他不认识老妇人,却听出味来了,老妇人不是自愿的,或者说老妇人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