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饭店风波/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玫端着酒正在起身,楼梯口处较上来一伙人,为首的是一个穿黑体恤的中年人,下身是一加长的大短裤,两条腿上纹着刺青,黑青色的一片看不清是什么。

后面跟着三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手里摔着衣服,都光着帮子,孙二一看他们就不是好货,刚想提醒林玫小心点,别碰到他们。

林玫有些醉意站立不稳,她坐的位置离楼梯口较近,还真真的把红洒杯碰到了中年人身上。

“你玛**...哦...哈哈...美女...”这个人本想生气,抬头见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大美女,脸上顿时阴转晴天,色眯眯地盯着她的胸前看。

林玫穿一半透明白色体恤,领口半开着,秀美的胸骨半露,看上去特别迷人。

林玫意识有些不清,没有反应过来,也并不知道酒撒到别人身上,孙二却直接站起来,一把拉着她向自己的座位上放。

那个人却不乐意了,一把扯着孙二的衣服后身,脸上露出猥琐的样子,叫道:“小子,闪一边去。”

孙二没有转身,冷冷地说:“这个大哥,她是无心的,刚才是起得快了,也没看到你们上来。”这话说的够明白,那个人却装着没听明白,拉着孙二的上衣向后一扯,旁边一个小伙上来就要按着孙二。

孙二不能再忍让了,身子一滑,这些人怎么能抓到他,轻松地转到了壮汉的身后。

壮汉手上一松,孙二的衣服不在手里,他找不到孙二了,却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大哥,得绕人处切绕人,屁大点事不要不依不绕。”

那个人还没放粗口,他那跟在最后的那个小弟还在孙二身后,拎起一条长凳拍上来。

孙二听风知音,身子也没回,身子一侧,反踢了一脚。

这一脚恰好踢到小伙的手腕,他吃痛惊叫一声,凳子正好向前落下砸向那个中年人。

这一下真狠,要是没异能之前,孙二吃了这一下,不伤也要痛上半个月,可是中年人结结实实地挨了下来,后头上立马起了一个大血包。

这个中年人也算是结实,估计也是锻炼过身体,头部挨了这一下,身体只是微微一晃,便站稳了脚跟,身子同时回转过来,火冒三丈的挥出一击铁拳。

这一拳很有力道,比许谟不差,孙二看在眼里,知道他是恼怒于自己,以为凳子是自己拍得。

孙二一个闪身,一把拉过眼前的小伙挡在胸前。

扑!

铁拳打在小伙的胸口,中年人没收住手,按照路数又是紧跟一拳,打到了小伙的口上,两颗门牙飞了出来,满口鲜血。

打完了,他也看懵了,他没想到打得人竟是自己的小弟,看着躺在地上捂着嘴像杀猪一样叫唤的小弟,中年人怒得不行了,骂道:“小子你有种,你叫什么名字?”

他也许意识到凭自己是打不过孙二的,孙二还没出手,已经让自己和小弟吃了大亏,那要是动上手,自己这四个人也不是对手,他这样问也是为自己壮胆。

孙二却看出壮汉的意思,冷冷地站在那里,手里提着另一个小伙的衣领,然后快速转到吴桐坐的位置,他的意思是要挡到吴桐和林玫,怕他们意识到她们的存在,会出手对她们不利。

中年人见没招,高声叫道:“你等着,我叔叔是派出所长,我哥们是县里道上的老大,你敢打我你等着。”

说完,他倒退着走下楼去,孙二这才一松衣领放走那个小弟。

人走之后,林玫的酒也醒了,她是被吓醒的,连忙问怎么了,吴桐把事一说,林玫不好意思道:“刚才真喝大了,唉......我能喝啊!”

吴桐苦笑道:“你这是见了该见的人,这叫酒不醉人人自醉!”

“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取笑我?”林玫说着,手搓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孙二坐下来,坐到林玫刚才坐的位置,招呼道吃菜吃菜,他压根就没把刚才的事当回事。

吃了一会,吴桐问:“那伙人再回来怎么办?”

“凉拌!”

“凉?你心真大!”林玫幽幽地说,吴桐却说:“没想到你身手这么好,亏得嫂子对你这么好,小时候也没见你练过!”

“这事说来神奇,说出来怕你们不信,那天晚上我作了个梦,梦醒过来我就厉害了。”

“去...说你喘还真喘上了!”不过吴桐看出来了,孙二是真厉害,那四个壮汉青年,愣是没有挨着他的身,便被打跑了。

吃过饭,那四个人没有找回来,孙二也不怕他们回来。

三个人便在镇上买了点生活品,因为林玫说要在这里住几天,就住在孙二家里。

吴桐知道后,偷偷地对孙二说:“这就是偷腥的好处,美女多了,我看你能招架过来。”

孙二道:“什么呀?我那有招惹你们?”

吴桐把手做了打住的手势,说:“得,可没我什么事,我不算在内的。”

孙二也是乐了,不再跟她辩解。

回到村子里,孙二看到隔壁的刘婶正在拉着一辆平板车,上面全是玉米,吃力地向前走着,他便想起答应让她跟自己干活的事。

想起这事,他便想起今天去签的合同,觉得应该早点把野树林经营起来,不仅可以致富,还可以帮助村子里的人致富,更可以帮到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比如这个刘婶。

想到了刘婶,他在心里预估着,野树林经营起来之后,至少需要四五个人。

周媛指定不能去,她还有正业,每天还要去写生采风。那剩下来的,只能是吴桐,刘婶,还有那个毕业了在家无事可做的杨丽。

对,还有杨丽,这小丫头机灵。

孙二把人在心里过了遍,走到杨丽门口时,正好又遇到了她,便让林玫停下车,他下了车把意思说给她听,杨丽为难地说:“孙哥,你真让我去帮你干活,我还要看姥姥,没有时间的。”

孙二说:“你姥姥不是好多了吗?”

“唉...她又犯病了,你治过之后,确实好了些日子,前天晚上她又不好了。”

孙二心说这什么事,便说:“明天,我再给她看看,这一次一定给她治好了,你就可以跟我去干活了。”

杨丽高兴坏了,赶紧道:“那感情好,我可是伺候够了,她又不听话。”

孙二打了个响指,道:“就这么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