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梁妮/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便猜测着她的身份。

女人身后的打手却不等她开口,便指着孙二道:“二姑娘!就是那个小子!”

女人看着孙二,刚想说什么,却听身边的林玫叫道:“梁妮?”

女人听到声音,看向林玫也是一喜,脸上有了笑容,这一笑似乎一扫满屋的阴霾之气,气场好像转换了一样。

她上前抱着林玫的肩膀,高兴地问:“林玫姐你怎么来青沟了?来了也不到家里去?我姐还有妈妈可想你了!”

林玫自然也是高兴,眼前这个女人可是她的同窗好友梁燕的妹妹,她们家是青沟县属一属二的大家族,手里至少有十几处产业。

梁妮的父亲是梁氏产业集团的董事长,哥哥是市里的中层领导,虽然没有经商,却也是仕途得志。

姐姐梁燕是林玫的大学同学,上学期间,由于二人感情深厚,情同姐妹,林玫没少跟着梁燕到她家做客。

看着眼前的变化太大,孙二也是笑笑,看向孙大海,招呼他坐下休息一下,这老头被刚才的惊险折腾得差点翻了心脏病到那一边去报道。

老头坐下休息,一边抚着胸口,吴桐也缓过神来,给他倒了杯水。

梁妮在与林玫见过面后,看向孙二问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看样子跟我林玫姐关系很好!”

孙二微微一笑,道:“好说,好说,咱们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这话说的很自然,也点明了他自然是与林玫关系不错,又拉近了与梁妮之间的距离。

梁妮本来见这些闹事的人是林玫的同伙,心里已经没事了,现在听孙二这么一说,也是高兴坏了,拉着林玫的手,道:“玫姐,你们快坐,等会我让他们给你们上好吃的。”

孙二等人经过刚才这一闹腾确实饿了,现在经梁妮一说,肚子里的馋虫便被勾上来,里面传来了咕咕叫声。

梁妮回头一招手,对经理说:“快去!把咱们店最好的菜全都给我上来。”

经理的脸这段时间,不知道变了多少次,他现在已经被整懵逼了,傻傻地看着孙二等人,麻木地点点头出去安排了。

孙二却说:“我们吃不了那么多,本想着进来尝鲜的,我们这些乡下人可没吃过什么好吃的。”

梁妮笑笑,道:“孙大哥别客气,有玫姐在这里,我怎么敢执行不周,回去我姐姐非得骂我不可。”

林玫赶紧问:“你妈妈最近身体可好?”

说着,两姐妹凑到一块说话,孙二却看着服务员进来出去的,一会功夫,桌子上摆满了饭菜。

好家伙!

这一桌子,看得孙二直流口水,孙大海,吴桐和刘荞那也是眼冒绿光。

等了半天,却没有等到那道“黑白木耳双雄会”。

他便也不生分,直接问梁妮:“听说你们酒店有道木耳菜很有名,怎么没见上来,不要紧我孙二有钱,你尽管的上来就是。”

说完,他才想起出门没带钱,这下坏了又要林玫掏腰包了。

谁知他刚说完,梁妮眉头一展,笑得更迷人了,盯着孙二看了一眼,道:“帅哥哥!你不要心急,那可是我们店的招牌菜,是最后才能上的。”

孙二一听不好说什么了,原来人家想得周到,不是怕菜贵不肯给自己吃。

可他实在等不了,他真想看看这道菜有什么不同之处,他的心思当然还是那满车的木耳,如果他能从这道菜上得到点启发,那或许木耳的卖买便了着落。

梁妮不知道他的心思,林玫却猜出来了,刚才她已经把孙二的情况大概地讲给了梁妮听,也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说了。

不过,林玫没有说是男女关系,只说两个人是生意上的合伙人,孙二听了合伙人这三个字,也是心里一酸差点哭了,心说有你这样的合伙人吗?这伙都合到床上去了,还是女的倒着追男人的。

林玫柔情地看了一眼孙二,便把孙二的想法告诉了梁妮。

梁妮听后,想了想说:“只要质量过硬,我肯定是来者不拒,不看僧面也要看玫姐你的佛面。”

林玫乐了,说道:“放心,等你看了那些木耳,你绝对想把你的招牌菜改装了。”

“是吗?”梁妮不敢相信,却又对林玫极其信任的样子,看在孙二眼里,他在想这到是巧了,如果真的能卖给梁妮,还可以开发出新菜品,这不失一为一大好机缘。

哇塞!

赚钱的机会来了!

孙二心里一阵轻松,而吴桐和刘荞已经开始比赛,看谁吃的多,反正不花钱的饭吃得肯定香,这就是两个吃货的理论。

孙大海更不敢说话,低着头喝着高档白洒,老了老了还能喝上当大官大老板才能喝到的酒,他觉得这一生也是活得值了,只是这还要感谢孙二,没有孙二他是喝不到的。

归根结底是要感谢林玫,没有林玫也化解不了刚才的冲突。

孙二端起酒杯,他喝的是红酒,自从上次跟高大堂喝过红酒后,他开始喜欢上了,感觉这东西比白酒上口,还有股清香入胃。

“感谢梁总的招待,刚才还差点误会到家,误伤了你的弟兄,在这里我向你道谦了!”

梁妮听了却没反应,只是捂着嘴直乐,孙二一愣,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心里也是一颤,不知道接下去说什么好了。

林玫却在旁边一点梁妮的胳膊,笑道:“想什么呢?我们孙总跟你敬酒呢!”

她这一说,梁妮这才意味深长似的站起来,端着洒杯碰了一下,轻声道:“你叫我妹妹我就喝!”

“啥?”孙二以为自己听错了,再看了看林玫,他刚想开口叫,心想叫就叫,怕个鸟,我长这么大还没怕过谁。

想过,他又想还真有个人是怕,她还害得自己差点淹死,不用想他害怕的人也是周媛。

他想开口叫的时候,服务员却端上来那道“黑白木耳双雄会”,他灵机一动,看着菜,急道:“本以为菜里的白木耳会是银耳,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白色木耳?”

他说的也是,盘子里真的是白木耳,只是没有银耳那么晶莹剔透和光亮。

梁妮被他把话题转换了,只好跟着说:“这可是你们大青沟的特产,听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白木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