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刘荞被看光光/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的话说的没毛病,可是这两个协警看起来在这一带蛮横惯了,见对方又是农民,也带有吓唬的意思。

现在,他们见被孙二说穿了,便恼羞成怒,打了个电话让更多的协警赶过来,说这里出了交通事故。

孙二一听更火了,没等他电话挂掉,一把扯过来扔到马路上。咔嚓!一辆白色宝马经过......

手机压成两半,气得协警鼻子冒火,可也不敢再上前。

刚才孙二抓手机那下太快了,他根本没看清楚,他怕自己也被这小子抓过去。

过了没有一分钟,周围巡逻的一辆警车到了,下来五六个执法协警,一下子把孙二围在中间。刚才后退的协警见人多了,也壮了胆带头冲到孙二面前,叫道:“刚才不是威风吗?”

孙二没有理他,对身后的林玫等人说:“你们躲开,别喷你们一身血。”

车上下来的人中,有一个可能是个头目,却厉声喝道:“都住手!这是在执法,你们都闹什么闹?”

其他协警都老实了,孙二也看到这个人,便道:“你是管事的?你给好好说说,我这车既没违法又没进城,你们凭什么扣压我的车和木耳。”

“刚才我了解过了,你的车虽然没进城不属于违法,可是我们怀疑你的货物有问题,我们最近在配合辑私警查走私,这些木耳状的东西从来没有见过,我们怀疑是走私进来的外国货。”

“什么?”孙二气愤了,这理由都能成立。

他抬起手来,挡在车前,借着醉意,硬声道:“好啊!你们要扣车,那就从我身上过去,否则你们就别想了。”

为首的警察见也是没招,这小子是赖上了,按道理讲这小子还真没错,如果纠缠下去,被上面的人知道了,这事也是好说不好听,自己是没什么,手下的弟兄们估计要被开除了。

可他转眼一想,就一个农民,他能兴起什么风浪,也闹不到上面去,如果再给他施加压力,或许他就乖乖就范了。

他想得美,便带头向前冲,试探着孙二的反应,孙二也不着急,就等着他们冲到眼前。

待七八个人冲过来时,他瞬间便揪到了那个头目的衣领,然后就那么向旁边一摔,那个家伙便躺地上不动了。

其他人傻眼了,本想着借头的威力吓吓孙二,没想到他根本不吃这一套,连他们的头都被打翻在地,然而却又不能失了面子,自己这么多人还怕了孙二一个人不成。

他们正想一起上,一个女人娇斥着:“你们好大胆,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敢在老娘这里惹事?”

协警们回头见这个女人,都不由地向后倒退,然而身后却是孙二,靠在最后的那个直接被孙二打趴在地上。

说话的女人正是梁妮,这些协警那个不认识她,连他们上面的领导也要给她三分面子,何况是他们这些小蝼蚁。

那个被摔倒的头目,也看到了梁妮,挣扎着自地上爬起来,点头哈腰地,一边捂着屁股,一边陪着笑:“梁总,我们那敢在你地盘撒野,只是这小子......”

“行了!我都看到了,他是我朋友,这么说,你们还想为难他吗?”

协警们一听,孙二这小子还认识梁妮,可也不像啊,区区一个小农民那有这本事,认识青沟市数一数二的大美女,还是梁氏集团的副总裁。

“嘿..嘿...不敢,不敢......”说着几个协警连滚带跑的就走。

梁妮轻蔑地呸了一口,来到孙二面前,关心地问他有没有事。

孙二能有啥事,把眼一横,却不满道:“我不用你吓他们,我知道你名声大,可我也不怕他们。”

梁妮赶紧安慰道:“打了他们,万一他们领导出面,我也是不好说话,还要陪不是。”

林玫也劝道:“算了,就放过他们这一次,咱们还没吃好喝好,进去继续吃饭。”

孙二气道:“还吃什么?气也气饱了!”说着却是一笑,其实他根本没有生气,也没把刚才那三瓜两枣看在眼里。

下面的饭是不吃了,大家其实也吃得差不多了,孙二让村民把木耳全部搬到客满楼厨房去,说账不用急着结,一个周结一次也行,一个月结也行。

梁妮也不计较,说怎么样都行,反正不会亏待你,两个人熟络了,又说闹了一会,孙二见到了下午,便想趁天黑赶回去,梁妮想留他们一夜,孙二说回去后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回到孙家洼已是傍晚,刚进屋便看到周媛沉着脸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纸条。

孙二以为她知道了他又认识了一个女人,这是故意给他脸子看,可一想也不能够,便释然地接过纸条看了一眼。

“龙市长?”孙二看过纸条,惊着说,也看了一眼身边的林玫和周媛。

林玫一听,接过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三天后,龙市长要来益民镇,点名要见孙二,望孙家洼村委会一定通知到。

孙二也不想知道这纸条是谁带回来的了,他就在想这龙市长要见自己到底是几个意思。

自己一介平民百姓,以前还只是傻愣的愣头青,是个谁也不摆的流浪汉,现在虽说有点小钱,却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怎么就会引起龙市长的重视。

想了想,这事多半还是因为自己与苏磊书记签订协议有关,这么想他便释然,心想自己有正式合同在手,大不了到时,自己撇得一干二净,绝对不掺和龙市长和苏书记之间的斗法。

这事就这么放下了,孙二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便去了刘为家,他想了以后少不了要麻烦刘为,因为要使用他的拖拉机。

到了刘为家,刘荞正在里屋洗澡,听到孙二的声音,身上没穿衣服,探出头来去看孙二。

孙二正好打量着刘为家里的摆设和环境,说实在的刘为的家在孙家洼算是独一份,他也是最有钱的。

他正在看着,目光也扫到了刘荞洗澡的方向,与她来了个四目对视。

刘荞没想到这小子能看到她,她本来是偷窥,现在反而被他看个正着,这还不是事,关键是自己身上没有任何遮挡物。

即便是她躲在门后,身子被遮挡了一半,孙二也看到了不能看的地方,那里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