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冯三要复仇/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席散了,李子秋被项目经理夹着,孙二等人把他送出酒店。看着他上了车走后,梁妮的酒意上来了,她不想回酒店嫌里面太闷,想在外面走走。

一阵热风扑来,好久没下过雨,天气实在是闷热干燥。

孙二陪着三大美女,走到客满楼外面的十里长堤。

当四个人借着酒劲耍着酒疯的时候,他们身后来了十几个小混混。

孙二的惊觉没有因为喝酒丧失,当这几个人来到背后时,他的酒意全无恢复了百分百清醒。

对于他来说,他想醉就醉想醒就醒,醉了那是真性情,不醉那是本能。

现在,他就恢复了防范,这是一种自然的本能,自从拥有了三片黄金鳞,他的身体里便有种能量,时刻在保护着他。

看看周媛她们,孙二回过身来,面对所来之人,最前面的两个人,他竟然认识。

“冯三?”孙二叫道,却不知道他表弟的名字。

冯三右手提着那只猎枪,指着孙二的头,左手自以为帅到掉渣的捏着香烟,猛吸一口吐着烟圈。

“孙二,没想到会是我吧?你不喝酒,我还真不敢来找你。”

“哼!是吗?这么多人帮你,你还怕打不过我?”

“no,no,no,我还真怕,怕得要死,不过今天你的死期到了,就别怪三爷我心狠手辣了……”

对方人再多,孙二还真不发怵,自己对付这十几个人也应付自如。只是他身后有三个大美女需要保护,这一点正是他所顾忌的,也是令他投鼠忌器,畏手畏脚的原因。

显然冯三是看到了这点,为了等这个机会,他一直在暗中跟踪孙二,否则刚才也不会那么说。

十几个小混混里,有个肌肉发达,像是健美运动员的,光着上身露出六块结实的腹肌,他不满冯三啰嗦,扯着嗓子喊到:“三,少他么废话,哥几个上砍死这货,敢打我们兄弟,下场就是一个字:死!”

孙二听了都好笑,心说谁给了你那么大口气,真是口气比脚气还大。

心里虽这样想,他可没敢放松,一直盯着对方的动静,深怕对方伤害到周媛她们。

肌肉男看冯三还不动手,骂他是孬种,举起短把斧头照着孙二头顶便劈砍过来。

孙二没有闪,伸手硬是抓向他的手腕,他本想这不过是一些小混混,还能有多大的本事,估计也就是喝了酒,酒壮怂人胆,其实就是一群怂货。

这一次孙二还真没想到,肌肉男看似平淡的攻击,自己的手却没有抓到他的手腕,再看却发现斧头歪着劈到胸前。

孙二一闭眼,心说这次完了完了,有异能也不能护体了,他闭上眼后就要等死。

白雾状意念再次出现,这一次似乎向身体里注入了什么,就在斧头落到头顶之前,他睁开双眼猛然大喝一声,硬是挨了一斧头。

神奇的一幕出现,头皮安然无恙,全身毫发无损。

再看对方的斧头被震落到地上。肌肉男痛苦的握着手腕呲牙咧嘴。

孙二知道是异能作怪,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全身就像一块坚硬的石头,可以折断钢铁。

周媛她们虽然醉的厉害,却也是迷迷糊糊地听到动静,竟然都睁开眼看看,看过之后,却又趴到长堤的桥头晕沉沉睡过去。

孙二见她们睡了反而安心了,他可真的不想让她们看到自己有多暴力,从而摧毁了自己在她们心目中美好的形象。

孙二的双眼变得通红,拳头握紧比铁锤还硬,以闪电般的速度,还没等小混混们思考完人生,便集体性把他们放倒。

其他人都被打晕,站着的只有三个人,除了冯三和他表弟,还有一个人,这个人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孙二惊了,到不是震惊于冯三和他表弟,这二人是他故意留着没打的,他想慢慢折磨他们。他震惊的是还有一个人没有放倒,这是他万万没有没想到,孙二没想不明白这个人是如何从自己手下逃脱的。

那个人对孙二的身手似乎非常欣赏,还鼓起掌叫好。

孙二吃惊却不惊慌,他只是不解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厉害,等他细看这个人的面相时,发现此人的太阳穴高隆,面目冷峻,体格奇特。

是个练家子?

孙二心里顿时感受到一阵冷冷气息,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怎么来的,看到此人的眼神也是心里一凉。

这个人却在鼓掌叫好之后,并没有攻击孙二,而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孙二,看得他心里发毛。

孙二心说这人有毛病吧?他还没想明白,冯三和他表弟却拿着木棒趁机猛击到他的头上。

他也是大意,只去注意这个练武之人了,没想到冯三和他表弟不知死活。

一左一右,孙二不多不少挨了两下,按说普通人被碗口粗的木棒强击,非晕即死,孙二却没有,非但没有还把木棒反弹回去,他的头只是微微感到一阵震颤。

再看冯三和他表弟的脸花了,脸面上全是鲜血,双手捂着脸蹲到地上痛苦地叫唤着。

孙二冷笑一声,怒道:“你们这是找死,饶过你们一次,没想到你们不知悔改,现在还拉扯进来这么无辜的人。”

冯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脸也破了头上也起了个大包,血水顺着肚子流了下来,滴到他蹲着的脚下,吓得他双眼盯着鲜血发晕。

他表弟更是个浓胞,早没了刚才的叫嚣之气,脸色苍白麻木地抓着头发,头皮中露出一个血红的浓包,却没有流血,只是眼角破了,血流不止。

孙二骂道:“快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们,如果你们再想报复我,就不是这个下场了......”

冯三拉上他表弟,两个人一摇一晃地消失在孙二面前,只剩下那个练家子还待在那里。

“你是什么人?”冯三走后,孙二也不气恼了,反而是一幅笑眯眯地模样。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耿生,如果以后你遇到了大麻烦解决不了,可以到大青沟最深处的炎龙谷找我,到了那里你只需要在谷口的松树上挂上这个。”说着,耿生抛给孙二一个香袋,是香炉里的香味。

孙二接过香袋还想说什么,再去寻找耿生却不见了,只好苦笑一声,走回周媛她们身边,一手扶着一个,梁妮酒量还行,不需要扶,她跟在孙二身后,四个人回到了客满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