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抱错了人/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天后,雨停了。

工程加快了进度,李子秋带的工程队真不是盖的,工人们非常听话,工程质量也是没得说。

野树林半山坡以下建起两道高墙,外层高墙三米高,内层高墙五米高,两道墙之间的距离相距三百米,外墙拉上了电网,墙脚下深挖了一道深沟。

孙二之所以这样做,正是出于种植野生中草药的考虑,在两道墙之间种植中草药,既安全又能保证草药的纯正野生种植。

内墙里面,则又被隔成三个区域。野树林一片,太岁生长的山沟一片,另一片在山沟和野树林的交汇处,那里地势平坦,适合建筑房屋。

孙二与李子秋一起规划着,就是在这里盖三栋楼房和一片平房场区。

楼房不是紧挨着的,最靠山路的那栋是对外业务的,紧挨山边的那栋是管理人员居住的,外人一律不得入内。中间那栋用来当作备用办公室和宿舍的。

平房,大多是出于提前规划考虑,至于以后用来干什么,孙二的想法便是走一步看一步,以后都能用得上。

这天晚上,从工地上回来,还没有进家门,他首先闻到了饭菜香味,接着听到了一个不同的女人声音,孙二当即知道是梁妮来了。

没想到这小娘们真来了,孙二在心里念叨着,又想她可千万别像林玫一样来了就不走了,要是那样的话,他可真是分身乏术了。

进了屋,孙二把衣服换了,上衣扣子还没扣上,梁妮出现在门口,她本来是过来拿水壶的,冷不丁地看到孙二结实发达的胸肌,两只大眼珠子不够用了,看来这小娘们也是个花痴。

孙二笑了,说你看什么,小心我把你......

梁妮还没从紧张中缓过神来,只听到要把她那个了,心里一阵荡漾,等她反应过来脸上一阵红晕,连忙“呸”了一声,便扭头快走。

孙二扣上衣服来到外屋,见三个女人已经坐下了,便道:“怎么没把吴桐和杨丽也叫来,她们两个也忙前忙后的不容易。”

周媛马上把脸一拉,道:“谁容易?这里坐的人都不容易.....”

孙二一听这话没法接了,低着头匆匆吃饭,吃了一会,还是梁妮心眼活,觉得这么吃大家太尴尬了,她看了一眼周媛,笑着说:“周妹妹多吃点,要不咱们喝点酒。”

周媛心情不太好,听到喝酒也没反对,心想正好可以借酒浇愁,孙二这家伙太不安分了,招惹林玫不算,还把梁妮也拉进来了。

还有那个吴桐和刘荞,看着也不像是个好东西,都是隐藏的敌人,以后说不定要跟自己抢男人。

周媛冰雪聪明,学识又高,怎么会看不出这几个女人的小心思。

林玫不用说,梁妮也是明着了,吴桐和刘荞在干活时都会偷偷地瞄上一眼孙二,只有那个杨丽暂时还没看出个端倪。

哦...天哪!

周媛差点就把桌子掀翻了,可是她一想自己过于小气,更会把孙二推向她们的怀里,这笔账是划不来的,要想把孙二牢牢地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还是要靠自己的头脑和宽容大度。

她想的没错,也把自己从感情的悬崖边上拉了回来。

然而,这一次,她的大度却也为晚上留下了伏笔。

酒是好酒,是梁妮从自家酒店带来的,有白酒五粮液一瓶,两瓶意斯林干白葡萄酒和一瓶英国金酒。

孙二看着这些酒摆上桌,说:“还是喝点老白干吧!”

梁妮一脸苦笑,道:“你是贱是怎么着?这么好的酒不喝,非要喝那两毛钱的白干?”

林玫就是笑,夹了口鱼给周媛说:“媛妹妹喝点什么?”

周媛的酒量是三个女人中最差的,前几天在客满楼喝醉了,就属她最难受了,在青河长堤上吐了几次不算,回了酒店还吐了好多,一夜没有睡安稳。

她苦笑一声,又叹了一口气,道:“玫姐想把我灌醉了好办事吗?”

她是玩笑话,却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林玫的脸“嗖”的就红了,结巴地说:“办什...什么...事?我,我就是看...看你心情不好。”

周媛也就是那么一说,她压根不知道林玫已经上了孙二,刚才的歪打正着却着实吓了林玫一跳,她不再说话低着头吃菜。

梁妮却没心思关注这个,她打开了意斯林和五粮液,对孙二说:“不是要喝白干吗?这两种酒不比白干差,你要是两瓶都喝了,我陪着你喝白干。”

这话都说这份上了,孙二看着梁妮那半真半假的脸,一想明天还要好多事忙活,再说也没必要跟她置气,拿过来意斯林倒了一大杯,也不客气也不碰杯,自己先喝了起来。

这酒一旦喝起来,四个人都是能喝的,那就是四辆马车也拉不住了。

喝了两个小时,夜已经深了。

酒全喝光了,孙二家里还真有一瓶老白干,度数还不低,七十度的。

梁妮喝大了,那还顾着看度数,上来便倒了一杯就喝,周媛已经爬着回到孙二的房间,林玫也醉眼惺忪的,看着孙二与梁妮继续表演。

再喝了一小杯白干,林玫确实不干了,身子打晃,眼睛也糊糊了,站起来要向屋外去,这一起身,正好身子紧贴着孙二的后背。

软,绵,柔,热。

孙二感觉到最后,只剩下热的感觉,脑门子一抽,酒劲上涌,下面的虫子也动了。

梁妮正要跟他碰杯,却看到他眼神有异,那双眼睛里似乎在冒火,再看他身子颤抖起来。

她也是喝上兴来,虽然没醉也是差一杯而已,要是再喝一杯,估计她也要扶墙了。

她本也是情生意动,被孙二的神情调动,浑身也是火热起来。

这个时候,孙二由于激动,脚伸得又直在桌子底下勾到了她的小腿,引得她更是情意绵绵。

林玫走过孙二身后,孙二已经忘情,那里还记得眼前还有别人,起身便想去抱林玫。

这一转眼的时间,林玫却已经出了屋门,梁妮却以为孙二是想抱她,跟着便也站起来了,两个人紧挨着站在一起。

咣当...光啷...

梁妮的红唇湿湿,眼光迷离,被孙二横腰抱起走向了另一间屋子,身后椅子和酒瓶全倒了。

屋内很快便传出来热烈而激烈的声息,而窗外一个曼妙的女人正斜躺在院子的槐花树下,醉眼朦胧地看着天上的月亮,今晚上的月色真美,看着看着,林玫便睡着了......

屋内的云雨也停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