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高大堂要太岁/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人听了无不后怕,可也是没有办法,他们的钱看不起大病,有很多人都没有医保,看中医又总是上当受骗。

陆太见他面有难色,悄悄地问:“孙神医还有治不了的病?”他太清楚自己身上的毛病,虽说不是绝症,也可以说几乎是病入膏肓,然而到了孙二手上,眨眼间手到病除。

孙二道:“你有所不知,治是能治,只是有几味药,我这里没有,我也是怕不能给他们除根!”

陆太一愣,急忙问道:“缺什么药?我们去买就是了。”

孙二心说我都找不来,你们怎么能够找到,可嘴上不能这么说,便道:“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便不能百分百除根,也至少让他们脱离危险,以后再想办法吧!”

他说的很中肯,工人们也很信服,因为刚才孙二给他们调理过后,这些都自我感觉之前之后的自己,简直判若两人,好像身体里的病症瞬间消失一样。

看病继续,从六点一直看到十点,大约有二十个工人被医治好了。

看看时间,孙二说只再看一位,剩下明晚再看。

最后一个,是个五十多岁的人,身体精瘦,双目深陷,鼻头红肿,舌苔紫黑。

孙二打眼一看,仿佛能看到死神已经附着在他的身上,也是吓了一跳。

透视之后,结果果然不差,这个人已经不能用病入膏肓来形容,属于绝症晚期。

孙二好奇地问:“你病的这么厉害,怎么还出来干活?”

这个人却丝毫不在意,说他没有什么大病,只是觉得全身无力,腹部发麻。

孙二心里有数,这个病是脏器综合性失调,五脏六腑功能紊乱,还有内分泌失调等诸多症状。

最严重的是脾肾已经是绝症晚期,可笑的是这个人竟然认为自己没事,最大的可能便是他已经失去了痛感。

孙二想了想,想要把他从死神手里夺回来,必须用“灵息疗法坚持为他治疗一个月,而且每天治疗一个时辰,再用太岁等药配合治疗。”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的灵息对身体消耗太大,如果自己不能及时回补,病人非但医治不好,自己也是受损不轻。

孙二实在是想不出很好的方法给绝症工人治疗,只好用灵息疗法暂时导通他的全身气脉血脉和神经,然后告诉他回去之后找个大缸,倒入米醋,每天进去浸泡半个小时,再找个大缸装满稀泥,也是浸泡半个小时。

叮嘱后,又拿出一包黄芪,告诉他以后喝水就喝黄芪水,这是补气为先,只有气足身体才能有力气。

暂时只能用这个偏门良方,把死马当活马医治了,而且这个病人,孙二也要打电话给李子秋,不能让他再干重活了。

这个事过后,孙二治病的风声传扬出去,方圆临乡的百姓来找孙二看病的逐渐增多。

他又是在城里打过广告,很多外地的有钱人也是慕名而来。

孙二忙碌的日子来了,每天还要兼顾工地施工,又要考虑中草药种植,还要给病人看病。

这样的生活,自然不能与周媛,林玫和梁妮等人经常单独相处。

好在,他不管到哪里,都有女人跟随,孙二也给他们分了工。看病有周媛当助手,去工地有林玫,种植有吴桐,梁妮则因家里有事回了城,孙二暂时去了一头烦恼。

这一天,孙二刚给一个城里病人看过,坐在那里喝茶,门外传来一阵汽车喇叭声响。

这个穷乡僻壤,整个村没有一辆汽车,好不容易有个烧油的物件,还是刘为那台老旧的拖拉机。

喇叭响了一会,林玫听到了,以为是自己的车在响,便跑出院子去看。

她还没出门,门外走过来一个人,其实孙二早看到是谁了,只是他在透视过后看到此人,心里虽是惊喜却也犯了心思。他考虑的是这个人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孙家洼,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来人看到林玫,爽朗笑道:“林大小姐,你让我好找,去你家找你,老爷子说他有好些时日没见你了,电话也不给他打一个。”

林枚一抹额头,也自知出来后,每天跟周媛和孙二斗法,把老爷子忘到脑后了。

“高哥,你来找我不会只说这个吧?”林玫盯着来人看着问。

被称之为高哥的正是高大堂,他在林玫说话空当已经走进院子,孙二看到他了,便不能在坐着了,起身跟他寒暄,说他可是稀客。

客套了一会,高大堂紧紧地抓着孙二的手,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看看左右没人,径直问道:“兄弟,你手里还有太岁没有?”

孙二看他很着急的样子,又问有没有太岁,估计是有人要收太岁重用,或者是有重要人物治病救命所用。

如果是后者,那他自然愿意买给高大堂,这本就是医者的本职。

心里想着,便问:“高兄要太岁干什么?”

高大堂做到椅子上,拿起一个茶碗到了杯水,这才说:“东省老书记病危,省城的老中医胡大夫说只有上好的太岁,配以上等人参才能起死回生,所以我才来找你!”

孙二一听是给大官治病,脸色一黑,冷言道:“如果你说的是实,那么我即便是有,也不会给你!”

高大堂听出意思来了,苦笑一声:“别误会,你可能不知道这个老书记是什么样的人,他可是个好官,执政东省十几年,威望很高,口碑极佳,为百姓做了大量的好事!”

孙二听到这里,脸色才缓和了,心想真如他所说,这个人到也可以一救,要不然白瞎了稀世良药。

林玫在旁边都听到了,她自然知道老书记是谁,那可是爷爷的知己,五十多年的老朋友了。

她见孙二不想救,着急地刚想开口求情,孙二却让她去关上院门,自己则进了里屋。

林玫关了院门,孙二捧着一个木头盒子也出来了,出来后直接放到高大堂面前的茶桌上。

高大堂抬头看他,又看看盒子,手伸了伸没有去开盒子。林玫则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便打开了盒子,当她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也是惊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