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合同反转/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理姓郝,是一个外地人,追随李子秋多年了,所以李子秋对他比较信任,一些重要的活都交给他主持。

郝经理听孙二问,没喘口气,坐下来便道:“不好了!你那个项目被上面来人叫停了!”

孙二还没听完,人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把拉着他的胳膊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的力道太大,郝经理被拉得生痛,赶紧让他放手,孙二这才注意到自己失态,赶紧恢复常态,问道:“怎么回事,你坐下来慢慢说。”

郝经理坐下来把事情一说,孙二听后骂道这什么世道,合同都签了,你们这些青天大老爷说变就变,这还有王法吗?

说归说,他还是要面对现实,既然上面来人处理这件事,自己便要出面。

半个小时后,孙二与郝经理去了林场,见到了市里来的土地协管员,那个人说叫停孙二建筑项目的事,是北省青河市土地和建筑局相关领导提出的,你要问便去青河市去问。

孙二气道:“芝麻大点事还能惊动青河市,你们这是存心为难我。”说着心里也在盘算,到底是那个环节出了差错。

算来算去,他只能算到龙市长和苏磊头上,自己没有得罪其他当官的,建设林杨保护区的事,也只有这两个大领导知道。

出了野树林林场工地,孙二拔通了苏磊的电话,试探性地问了几句,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看来苏磊跟这件事的关联不大。

孙二就这么认为的,一路思索着去了孙大海家。

孙大海似乎在等他,知道他会来找自己,正站在门口笑嘻嘻地看着他。

孙二问:“叔,你咋这么高兴呢?”

孙大海把脸一转,看了看门外没人,一把拉着他向屋子里走。

孙二急了,问:“你肯定有事,你就快说吧,上面都来人找我了!”

“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找你,也知道你会来找我,咱们那个合同不算数,如果你想继续建设林场保护区,那个合同要重签。”

“为什么?我违犯了那条规定和法律,如果没有那我不同意。”

看着孙二铁青煞绿的脸,孙大海也是苦笑一声,劝道:“大侄子别犟了,我听市里一个朋友说,为难你的人就是龙市长,以前我就跟你说,你还不听,现在怎么着,他主动找上门来了吧?”

“龙市长?他为什么要为难我?”想了想,孙二好像悟到了什么,一拍孙大海家的茶几,道:“就为了我跟苏磊合作没跟他合作?”

孙大海也是这么认为的,点点头道:“你能想通了就好,赶紧去市里找人吧!或许龙市长比较欣赏你,咱们的合同仍然有效。”

“让我去找他,门都没有,凭什么让我去找他。”孙二的火上来了,八头牛也拉不回来,起身向外走着又回过头来,问道:“按他们的意思,我们要重新签合同,那需要多少钱?”

孙大海犯愁了,苦着脸:“钱还是小事,关键是你还没明白过来,人家这不是冲着钱去的。”

“扯淡!事不是冲钱,可是他们是拿钱来说事,这是利用提高承包费来压我,估计他们以为我没那么多钱,便会向他们低头。”

孙大海的眼珠子亮了,他还真没想到孙二这么快就把情事搞明白了,他的朋友便是这么告诉他的,只是他不想把朋友的意思原原本本地告诉孙二。

“好,那我告诉你,你想完整地把原先的合同拿下来,要满足两条,一是承包费的事,临河那边的涨一倍,就是二百万,咱们这边的面积当初没有划定,现在土地局来了,说咱们这边的面积是临河那边的三倍,按咱们青沟市的承包费来算,即使单价比不过临河,总数上也要二百万。”

“他们怎么不去杀人,去抢去夺?”孙二不平地骂道。

想了想还是认为不能低头,自己本身没有做错,如果真是龙市长要为难自己,那他的如意算盘是找错了,他孙二不是那种会被打倒的人。

心里算盘着这次要拿下合同需要四百万,再算算工程已经动了一半,当初预算的工程资金一百万已经全部花光,郝经理说即使后面顺利进展,还需要二百万前期投资。

孙二刚才去林场时,已经问过郝经理为什么,郝经理说当初的预算没有考虑到大青沟的山石坚硬度,故此在施工过程中,动用炸药和车辆工具等的频率多了若干倍,还有人工也是翻了两倍。

孙二一下子头大了,四百万承包费,三百万前期投资,总共需要七百万,自己手里只剩下二百完,加上林玫的三百万,这还是有两百万没有着落。

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让林玫投资或者跟别人借钱,回到家看到了高大堂,他的心思也落在高大堂身上,可是转眼一眼也不成,他不想牵扯进来更多的人,一个林玫已经够他头痛的了。

他又想到了梁妮,还想到了那个孙宇,但都被他立马否定了。

高大堂见他愁眉苦脸,便问发生了什么事,孙二胡扯着说工地上出了点问题,铲车把工人伤了。

他遮掩着胡弄过去,目光也落到了茶几上的太岁。

看了一会,他心里叹道看来只能把你卖了,至于乡亲们看病,那就等以后再找到新的太岁再说。

高大堂看他目光去看太岁,心里也是一动,脸上露出了笑容,问道:“兄弟可是想卖这太岁了?”

孙二下意识的点点头,忽然想起先前说过不卖,也是一阵尴尬地呆在那里。

高大堂哈哈一笑,正好林玫收拾好东西出来了,听他笑的很嗨,便问什么事。

高大堂对林玫说:“他同意卖这个东西了!”说着伸手指着太岁。

林玫一听也没什么反应,她压根不关心这个,她关心的是孙二陪她去省城,要不要跟她一起回家看父母,当然还有最疼爱她的爷爷。

孙二意识到刚才失语,想想也没有招了,卖了就卖了,反正话已经出口,便问高大堂:“这个东西能卖多少钱?”

“你上次走后,我去一个朋友那里玩,他听我说了白太岁的事,说我卖便宜了,我说我也想卖六百万,可是碍于面子只卖了五百万。”

孙二道:“那个白的还能卖的更贵?”

“当然!朋友说找对了人,可以卖到一千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