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一针见血/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见到双头冬虫夏草,又想到了那片唯一生存这种虫子的地方,不是谁都可以进入的,他的心情反而大好,与林君书是你一杯我一口的喝了起来。

这药酒果然是好东西,孙二刚才已经看过了,里面全是奇异的药材,没有一样是普通的药材,他真怀疑林君书是不是也是一个中医,怎么会对中药材这么有研究。

林君书显然不是中医,他只是到过的地方太多,获得了一些奇遇,才收集了这么多好药材,至于有些药材的名字,他搞了若干年还没搞明白。

了解了这些之后,他便对老头说:“你老可以给我几个那种虫子吗?”

老头一愣,问他要那东西干嘛,那虫子已经泡了二十多年,估计里面的营养已经全泡出来了。

孙二便胡扯说要拿回去搞收藏,老头子这才同意,倒酒的时候用钩子捞出来几只。

这一夜,林君书喝大了,孙二也喝大了,他没有排酒,这里又不是在外面,他便留在了老头家里。

按酒量,老头子喝一口,孙二要喝一杯,你说这个比例,对换成年龄来看,两个人也算是公平了。

次日。

孙二起床后,路过客厅去洗手间,又看了一眼那个洒桶,见洒量下去了一半。

看过之后,他立刻警觉,也顿时觉得自己的身子有异,好像走路时没有声音,自己仿佛飘在云顶。

妈妈呀!

孙二一阵欣喜若狂,这与他所得的异能正好相符,他想了想肯定是那些药酒的原因。

太不好意思了,老头子泡了好几十年都不舍得喝,自己一晚上给他喝了半桶,换算成洒瓶,估计要十来个啤酒瓶。

好嘛,再想想老头估计只喝了一瓶不到。

老头子也起床了,自卧室出来,脸上流露出一种异光神彩,脸皮上泛着红晕的光彩,看上去煞是好看。

看到林君书只喝了那么点,便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孙二吓得脸赶紧一扭,怕自己的脸变了模样,身子也向洗手间赶紧躲。

在镜子面前看了半天,孙二没有发现自己的脸有什么变化,他也是感到十分蹊跷。

这个鲜明的对比,令他在离开林君书的家前后,一直在思考着问题所在。

直到高大堂来接他,他们一起到了叶老的家,孙二这才不去想药酒的事。

叶老躺在床上,身子已经不能动了。

孙二看到他时,只觉得这个老头仿佛飘在空中,似乎正在与这个世界告别,他知道不能再等。

便把准备好的工具和药材拿出来,自己脱了鞋子上了老头的床。

傍边除了高大堂之外,还有叶老的亲属,他们不理解这个年轻人有什么本事,那么多老中医和老西医,运用了高科技手段都没有治好的病,到了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还能搞出花来。

再看这小子一点也不讲究,也不请求主人,脱了鞋子便上人家的床,这成何体统。

叶老的家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当然是看不惯孙二的做法,高大堂却拦着他们,说这个年轻人有两把刷子,你们在旁边等着就好,千万别去扰乱他。

孙二那还顾得着别人的想法,当他看到老头只有一口气,犹若游丝一般游走在叶老的脑门,他直接上了床,是为了用灵息把叶老体内仅存的气息护着。

灵息疗法持续了半个小时,孙二的额头上出了大量的汗水,叶老的儿子拿过来几条毛巾让他擦汗,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孙二在干什么,可是看他用力的样子,猜猜也知道是在为父亲治疗。

孙二的汗水擦干,额头上一阵清凉,身体便舒服多了,继续加大力度催动着叶老体内的气血运转。

又过了半个小时,孙二停止了灵息疗法,自高大堂手里接过一根金针。

这根金针也是祖传,以前孙二医术不济,他从来不敢使用,即便他拥有了异能,又习得了《神医农草经》,他也是不敢用的。

这一次,他也是大胆,心想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既拿老头做试验,也用来救他的命。

别人针灸,都是大针小针的无数,孙二的家传针灸只有一根金针。

金针针灸名叫:一针见血。

按《神医农草经》上讲,就是看准了位置,猛地一针下去,扎到了病灶准确的位置,只要能流出其中的郁血,那便是成功了。

孙二拿着金针,金针用洒精和消毒液处理过,他在针尖上吹了口气,针尖上立马显出一个卡槽,那是用来放血的。

也就是说,金针扎下去后,所扎位置里面有郁血,可以顺着这个卡槽流出体外,直到再无一丝血液流出,针灸便告成功。

透视功能在叶老的体内游走数圈,始终不能找到叶老那致命的病灶所在。

孙二已经感到累了,心里也是一急,手在叶老的后背摸索着,不小心用力过猛,手指掐着皮肉掐入体内。

叶老的身子在手指入肉的那一刻,好像动了一下,他的口腔也张开了,之前是紧紧地闭合,他的牙关也是紧咬。

本来是无心地一掐,却令孙二看到了希望,凭直觉他感觉到刚才所掐的地方肯定不一般,即便不是病灶,也是治病的关键部位。

他让家属帮着把老人的上半身扶好,脱去了上身衣服,自己则盘腿坐在老人身后,盯着刚才手指掐陷的地方,用透视眼观察了一阵,还真令他找到了病灶。

隐藏的太深了,病灶竟然藏在两根紧挨着的骨头之间,周围全是肉筋,怪不得不好搜寻。

不过从这一点来看,孙二也意识到自己的透视功能能力还是不够,一些复杂和深层次的东西,透视功能还是看不到的。

找准了病灶的位置,手上的灵息加成到金针之上,然后以迅雷之势扎入病灶之中。

啊!

叶老本来已经张开的口腔,自腹中呼出一声气息,虽然这不是完全活过来的表现,可足以令孙二找到自信,说明他找到了病灶。

金针再用力深扎,直到扎到金针之上的一条横线位置,那是医书上说的截止位,即不管任何疾病,能不能令病人起死回生,金针也不能下扎超过这个位置。

孙二看到金针深入的深度够深了,叶老还没有从死亡线上转回来,手上的灵息再加成,催动着金针攻破了病灶。

叶老的病灶是一颗三毫米大的硬疙瘩,其实就是一个漆黑的肉米粒。

病灶破了,郁血顺着卡槽流了出来。

【作者题外话】:从今天开始加一更,

谢谢朋友们,书友们捧场

新来的读者记得一定要加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