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锁阳关/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老胸口随着郁血流出开始有所起伏,孙二静心听着,发现他已经恢复了少许的呼吸。

此时,孙二看着叶老,想起父亲曾经无意中跟他说过,孙二的曾祖曾经救过一个病人,那个病人得的病症叫“锁阳关”。

“锁阳关”的意思,便是濒临死亡的人,把生命里的最后一口真气,在无意中锁在了身体的某一个部位,这样一来,病人便成了死不了也活不成的半生半死人。

从叶老的病症上看,这正是曾祖曾经遇到过的“锁阳关”。

透视功能在叶老体内巡视,发现他的气息开始恢复,郁血也流满了一只一次性纸杯。

他认为时机差不多了,让叶老的儿媳端来熬好的黑木耳汤,从叶老的嘴里灌进去一些。

木耳汤自然不是纯的木耳熬制,里面可是有油漆黑的“胖白头参”,还有十数滴夜行幽兰的叶汁,然后他又让叶老的儿媳把烤干粉碎的三只“幽灵虫”粉末就着木耳汤给他服下。

服下这些之后,他瞅准时机,见郁血流尽,迅速取出金针,然后顺着针眼之处,用手催动着灵息轻轻地输入到叶老的体内。

咳...咳...咳...

叶老终于自主地咳嗽起来,脸上也泛起了红晕。

叶家上下老小听到咳嗽声音,全都惊喜万分,每个人都紧张地凑到床前,观察着老爷子的反应。

过了一会,叶老不再咳嗽,却是“哇”地一口自口中吐出来一团粘糊糊的白痰,接着是一阵长长的呼吸。

孙二看到这里,知道这是成了。

他也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放好金针然后下了床。

叶家儿媳则上前扶着公公躺好,然后又喂进去一些木耳汤。

过了一会,叶老缓缓地睁开眼,眼皮睁开之后,好奇地打量着身前的人,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全家老少一个个啼笑皆非,长时期的紧张和担心,现在都随着老爷子这一句话而烟销云散,只是家人也都奇怪这老头怎么活过来第一句问这个。

孙二上前查看了一下,见老头神智基本恢复,气息开始流畅,知道叶老刚才是憋闷久了,应该是大脑的意识还停留在“锁阳关”的那一时刻。

他便对家人解释了这种情况,叶家人便千恩万谢。

叶老说完话,却看到了孙二,脸上竟微笑起来,说道:“我认识你!你便是那个把我从鬼门关上拉回来的‘黄金甲士’。”

“啊!”这一次轮到孙二惊讶了,心说这老头难道真糊涂了,这里那有什么“黄金甲士”?

不过他也就是一笑,说道:“老爷子活过来就好,我叫孙二不叫‘黄金甲士’。”

叶老可能真的意识还未归位,寻思了一阵,看了看屋内的一切和亲人,才缓缓道:“我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你们都在这里,我感到很奇怪,我不是好好的吗?”

叶老说着便双手撑床想要起来,家人便上前阻拦,孙二道:“不用管他,他已经好了,而且恢复正常人的身体状态,少说还可以活个十年二十年的。”

家人听后都大吃一惊,叶老的儿子低声对孙二说:“我父亲可是即将九十岁的人,那能再活那么多年,我们想着法子救他,也只是为了让他多活一天算一天,也是尽我们的孝道而已。”

孙二当然理解他们的想法,不过他知道这个病灶一除,再有自己的所谓的木耳汤调理,老爷子没有大的意外,想在几年内归西还不可能了。

他也不再解释,对高大堂说:“好了!叶老的病好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高大堂还没说什么,叶老的儿子不干了,一把拉着孙二的手。

孙二不解地问:“你这可是待客之道?何况我刚从鬼门关把你父亲救活。”

听了孙二的话后,叶老的儿子脸上的汗刷就下来了,赶紧解释:“不是,不是,孙神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我是想说...你救活了我父亲,我们该怎么表示感谢之意?”说着也去看高大堂。

高大堂也在想这事,便说:“是啊!老领导有权有位,手下的人也多,他的子女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你对他们的大恩不小,他们不可能亏待了你。”

孙二这才明白过来,微微一笑,道:“我不求有回报,我只是尽一个医者的良心,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至于回报那就算了。”说着就要走。

叶老的儿子不让他走,全家老少也都不让了,都说要好好重谢孙神医,满省城的名医寻遍没有治好的病,到了你手里一针病除。

听着叶家人的话,孙二刚想说什么,床上的老爷子说话了,声音不大:“小伙子,你叫孙二?”

孙二冲老爷子点点头,叶老露出微笑,轻轻地点点头,道:“孺子可教!果然不错,以后你若遇有难事,尽管来找我!”说着转头对全家老少说:“日后,孙神医便是我们叶家的大恩人,你们若是对他不敬便是对我不敬,可都记住了?”

全家人无一不应,叶老这才放心,孙二见话说到这点子上了,他想要的正是这个,可他不好开口说,现在好了,该干的事圆满了,想要的东西得到了。

他便朝高大堂使个眼色,然后对叶老说:“老爷子你好好养着,日后我定会来拜访的。”说着与叶家人告别。

叶家老少全部送出来了,叶老的儿子还是觉得不好意思,挽留道:“大恩就不言谢了,但是留下来吃个饭总可以吧?”

孙二道:“我还有事务缠身,就不叨扰了!”又客气了一翻便上了车。

路上,高大堂寻思着,看来这个孙二着实可交,医术高强又会为人,一定要和他保持好关系,何况他与林玫的关系不一般。

孙二则静坐在后排座上,静静地调理气息,给叶老治病,对他的耗费还是很大的。

看着到了午饭时间,高大堂对林枚说:“中午,我请客,你别跟我争,咱们去我姊妹的会所。”

林玫就等着他的话,听了嘿嘿笑道:“没人跟你抢,有免费的午餐,谁还愿意花钱?”说完想到刚才孙二拒绝了叶家的饭局,不由得回头看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