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胖黑头参/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不得不开始怀疑人生,就这么块破石头一样的东西,也能有这么高的价值。

高大堂也激动了,深为刚才自己的不敬而后悔,他更是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孙二便问:“原来三叔果然是个豪爽之人,只是晚辈觉得你是不是给多了?”

“对,我是给多了!”

“啊?”

孙二吃惊,身边的黄丽也吃惊,她从来没见过三叔如此在阔气过,林玫更是喜的俏脸微红,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孙二吃惊过后,便问:“三叔为什么要给这么多,难道你不知道这东西的最高行情吗?”

这个行情还是高大堂告诉他的,所以说完也看了看高大堂,三叔听后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也知道这块太岁的价值只值五千万,可是你们来的太巧了。”

孙二一听真实价值是五千万,那更是不能相信了,如果说三叔是高给了,那也是给的太过离谱,这个真实价值更是离谱,那有买家主动给超过三倍的钱的。

三叔喝了口茶,缓缓地说:“你们有所不知,你们来之前,我刚好遇到了加国的一个富商,他求我给他搞一块品质上佳的太岁,当时我手里并没有太岁,觉得这件事很难办,因为咱们市面上现在非常奇缺这东西。”

孙二没有再问,静静地听着,他知道下面肯定还有故事。

三叔喝了口茶,接着说:“唉...正在这个时候...你们来了!”

孙二似乎听出点味来了,试探着问:“三叔然后便想黑那个加国富商一把?”

“聪明!比高家的小子强多了!”三叔不由地伸出大拇指比划着。

孙二谦虚地笑笑,又说:“那三叔也不用黑他那么多,这个东西最多能值三千万,那便是至高的天价了。”

“差也!你知道你的这块太岁叫什么名字吗?”

孙二一听要考他这个,那这可难不倒他,可是转眼一想,对方是行家,没有十足的把握不会问这么低级的问题,便轻声道:“我只知道它叫‘胖白头参’。”

“哈哈...对也不对...”

高大堂终于鼓不住气,嘿嘿着笑道:“三叔别怪我,我就是想问一下难道它还有别的名字?”

他刚才有失礼貌,三叔还真没生他气,现在他只好脸淡着脸皮厚着说话了。

三叔微微一笑,道:“这东西的分类很复杂,可是每一种有它独特的品质和药效,即像眼前这块黑的,它的真名叫‘胖黑头参’而不是白的。”

“这么简单?”孙二脱口而出,一想不对,这么简单自己也没想到那就不是简单了。

“这东西的名字,大名统称为‘胖白头参’,是因为古代祖宗发现的第一种便是白色的,故此命名的时候便这么叫了,至于具体分类,从此也便以颜色为名了。”

孙二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却又问:“那这也不能说明这块太岁的价值是五千万?”

“你是不是以为这只是一块普通的‘胖黑头参’?”

“这个?”孙二还真没思考过品质的事,高大堂也没看出来,当初他也只是凭着感觉估的价值,现在听了三叔的话,内心里也重新估量,觉得如果品质确实奇佳的话,那么真有可能是五千万,他知道这种东西,上了一个品质台阶,其价值要翻一翻。

“每种头参太岁都有三级品质,你手中的这一种正是最高品质的一种,它属于油漆类中的黑炭类,说明它生长的区域下方拥有大量的煤炭。”

孙二听到这里,是彻底的震惊了,这特么的连煤炭都捎带出来了,还有没有更离谱的事出现那就不得而知了。

三叔觉得该给这两小子解释解释了,便对孙二说:“你也不用为难了,多出的那三千万,那是我自己给自己找的,太岁本来的价值,我一分钱也不要全部给你。”

孙二是听明白了,三叔这是要黑加国商人一把,他心里也高兴,认为既然要卖给外国人,那就是要把价向死里要,能要多少要多少。

他想通了这一点,也便答应了三叔的话,交易便这样达成了。

双方达成交易,三叔对孙二说:“三天之后,我让黄丽联系你们。”

三叔说完便进了里屋,说让黄丽替他送客。

黄丽与孙二等人便出了三叔的家,一行四人去了高大堂的庄园。

到了这里,高大堂才敢再讲话,一路上他心里忐忑不已,真为自己的行为后悔。

孙二坏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没事了,三叔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要是他真生气了,咱们的交易也不会达成。”

交易成了,而且是以至尊天价达成的,孙二的心里那能不高兴,便对其他三人说:“晚上,我做东,你们想吃什么尽管说。”

其实林玫,黄丽和高大堂都是宝贵家庭出身,对于吃的没有多大兴致,如果真要说有兴致,那也只是对菜品的花样和特色有兴致。

林玫和高大堂没说什么,黄鹂却提议说去玲珑湖。

孙二当然不知道玲珑湖在那,高大堂却很熟悉,当即同意了,林玫也不反对,三个人便看向孙二,孙二只好同意。

玲珑湖不大,离省城却很远,他们上了高速还走了一个小时才到。

到了玲珑湖,孙二看着夜幕中的湖面闪着晶光,景色煞是迷人,不仅又是一阵感叹,说你们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好,不是会所便是美景的。

林玫终于发话了,鼻子一哼,道:“你现在不也是有钱人了,这话说的这么见外。”

孙二自身后悄悄地捏了她的后臀一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前面,与高大堂边走边聊着,气得林玫眼珠子翻遍了也不解恨。

这一天,确实是气坏了林玫,她原本高傲的头颅被黄丽无情地打压了一次又一次,她再也不是那个看谁都看不上眼的公主,如果让孙二现在评估的话,她只能算是三公主,而黄丽却是二公主。

孙二没考虑梁妮,那是因为到现在他还认为那一晚,与他同床共眠的是林玫。

在玲珑湖吃饭吃的是景色,是一种心情,也是一种享受。

酒足饭饱,四个人沿着湖中长堤向前行进,登上了湖中心的一座浮桥。

刚上桥面,孙二眼神极佳,远远地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便拉了一把林玫,道:“你看那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