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偶遇胡纲/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玫寻孙二手指看去,见前面桥上有一个猥琐的男人,正左搂右抱着两个妖艳的女人,两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好货,身上的衣服恨不得不穿才好,能够遮挡到羞处那就算是好的了。

高大堂也看到了,随口来了句:“这两个婊子,我好像在那见过。”

他这么一说,两个女人都怒目瞪他,林玫和黄丽再纯洁,她们也是知道世面上的花花世界,也知道他口中说的婊子是什么意思。

高大堂看她们看他,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说说,说说...嘿嘿..”

孙二看在眼里,却不在意,眼睛时刻不离桥上那个男人。

林玫却没有生气,拉着孙二的手,说:“他那么贱也只配和那种女人在一起,你让我看他是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么一个人。”说着,挽着孙二的手向前走去。

她挽上了孙二的手,黄丽却不干了,可是嘴上的话刚想说,又想林玫与孙二认识的时间长,说不定两个人还真有这种关系,自己冒然地表示出不满,孙二的心里必定不高兴。

黄丽放弃了表示不满,也加快了步伐跟在孙二身后向桥上走去。

“哟!这是谁啊?来,让爷看看,这么俊俏的一张脸,让爷等了八年......”桥上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捏着怀里的一个**人的脸,眼却是看着林玫。

林玫呸了一声,把身子靠孙二身上靠的更近,样子极其亲密。

说来也巧,男人正是胡纲,看样子今晚,他也是在玲珑湖吃饭,饭后与两个骚包在湖上游玩。

孙二不说话,只是冷眼地看着胡纲。

他不想说话,胡纲却想跟他说话,见林玫不理他,他便把怒火撒到孙二头上,气道:“我就想不明白了,凭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竟然也配来与本大爷抢女人,我就想不明白了,林玫是那只眼瞎了看上了你。”

孙二刚想说话,林玫却道:“不是我眼睛瞎了,是你的狗眼瞎了,你那只眼睛看到了孙二不如你?”

“你?你很好,行,我不跟你计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暂且饶了他,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他,我见他一次,打断他腿一次。”

“哈哈...是吗?”孙二再好的性子,也是忍耐不住了,何况他还真想好好修理一下这个混蛋,上一次他找人在酒店夜袭,若不是他提前发现了许谟等人,那周媛和吴桐便有危险了。

“怎么?你不服气,那爷就教训教训你。”说着,胡纲向身后招了招手。

呼拉!

胡纲身后的桥面上过来十几个人,其中还有两个光头。

看着那两个光头,孙二隐隐觉得不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体内本能地震颤了一下,一股热流自下腹涌起冲上脑门。

这是什么情况?

孙二一边寻思着,一边打量着两个光头,然后对高大堂说:“今天晚上看来不能善后了,你带着她们先退回去。”

高大堂还是个很义气的男人,虽然生意场上讲究利益,生活中他对朋友那也是没得说,便道:“不行,他们这么多人,万一把你打死了怎么办?”

孙二鼻子一哼,道:“这几个人,我还没放在眼里,我顾忌的只有那两个光头。”

高大堂也注意到那两个光头,两个人长得一般高,面目十分凶恶,双眼深陷,太阳穴那里鼓得极高,身上似乎散发着一股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孙二见高大堂不走,急道:“快走,再不走就晚了。”说着,自己一脚上前,站在桥的正中,对胡纲说:“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高大堂也怕林玫和黄丽有危险,这可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一边带她们向后撤,一边打电话报了警。

胡纲一看这架势,心说这小子行,自己这边这么多人,他也是没放在眼里,可是又想到那晚上许谟都没把孙二怎么着,他的心又像泄了气的气球,手在身边的骚包臀上捏了一把,让她们退后等他。

那十几个人在两个光头的带领下,已经来到了孙二面前,胡纲便打了个手势给光头,那个意思是上。

左边那个光头看了一眼孙二,目光里也流露出一丝惊慌,只是这种眼神一闪而过,普通人根本察觉不了。

孙二却看到了,他冷冷地笑了,说:“看你的样子像是个练家子,怎么也愿意跟胡纲这种人为伍?”

左边的光头不说话,做了了手势,身后的人便全部退后。

孙二知道他这是要与自己单挑,赞道这是个练家子的本色,不是世面上那些小混混能比的。

场面铺开,孙二与左边光头一对一开干。

右边那个光头,见两个人干上了,只在傍边冷眼观战,却并没有趁火打劫之意。

孙二看在眼里,手上架着左边光头的胳膊,说道:“我看你们没必要跟着胡纲这种人,你们想赚钱有的是地方,我便可以给你们介绍大老板,保证你们干的舒心又不失良心。”

“废什么话,要打就打,老子最烦罗里罗嗦的人。”说着,他一个垫脚,另一只腿抬起来弓起膝盖顶向孙二的下腹。

孙二根本不怕,下腹正有那股热流涌动,便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下。

顶上之后,光头的膝盖微微一痛,他吃惊地看着孙二,问:“你也是练家子?”

孙二也痛,并没有回答光头的话。

出道以来,他还没遇到过对手,那些小混混根本不经打,耿生根本没与自己交手便走了。

这一痛,也痛醒了孙二,心说果然是人外有人,遇到真的练家子,自己这点异能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

光头吃痛,收回来膝盖,他不敢再来硬的,双手收回,右掌向前一抄,横着给了孙二一掌。

孙二没有武功路数,打架全凭随意发挥,看到对方的掌到,下意识地把右臂横起格挡。

啊!

光头的右掌感到火辣辣地一麻,一股热流击上掌心,令他差点站立不稳。

他自感眼前这个人不好对付,判断其势力应在自己之上,再观其言语和举止,这个人好像还有很多保留,是个深藏不露的人。

他便对一个光头喊:“过来帮忙,我一个搞不定他。”

孙二听后,自知对付他一个都吃力,心说要坏,这两个人都上了还真不好对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