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杨丽的贞洁/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桐与杨丽家中间隔着一条大街,孙二家在吴桐家东边,中间隔着三户人家,两个人没用多久便到了吴桐家。

进了吴桐家,孙二憋闷了半天的欲火,终于可以发泄了,两个人关上门,两情相悦,一阵地干柴烈火......

生理问题解决了,大白天的,孙二也觉得待在吴桐家里不好,便从吴桐家出来。

出来后,他想转个弯,从另外一条大街回家,刚走到街口,看到杨丽洗完澡从家里出来。

我......

孙二已经解放了压力,再看到杨丽时,也不仅为其惊艳的打扮而倾倒,可是他的反应也快,心里憎恨这个小妮子,不愿意再接近她,见杨丽并没有发现他,于是走得更快了。

杨丽开始真没看到她,皱着眉头一脸慵懒地向前走着。

孙二走得快,转眼到了另一条大街上,杨丽这才抬起头来看前面的路,只看到了他最后的一个身影。

小子!那里跑!

杨丽心里念叨着,也加快了脚步,她抄了个近道,从一条小胡同钻到前面另一条胡同口。

她到了那边也不走了,便贴着墙根站在那里等着。

孙二以为摆脱了杨丽,一时心情大好,而且刚才释放了能量,身体也特别愉悦,嘴里哼着小曲,手插在口袋里晃悠着向前走,偶尔遇到个村民还打声招呼。

转眼间,孙二转回到杨丽藏身的小胡同。

走这边?还走那边?

孙二在心里嘀咕着,如果走自己家那条胡同,万一遇到了杨丽不免又是尴尬,还是走这条小胡同,到了前面再转个弯便到家了。

这些街道的胡同,在一些老农村是很乱的,左一条又一条的,农村人都知道。

他想好了走这条小胡同,便抬脚走了进去。

呜!

一双又白又嫩的玉手捂着他的眼睛,一张小嘴巴贴在他的耳根轻微地呼吸着。

“讨厌!别捣蛋了...刚才还没尽...”孙二以为是吴桐,用力拉开小手,定眼一看是杨丽,顿时便傻了,幸亏最后半句话没扔出来。

“是你?”孙二的脸子一下搭下来,杨丽一看急了,央求道:“好哥哥,你刚才怎么走了?我那里做错了什么?你快告诉我啊!”杨丽一脸娇情,声音极其温柔,听在孙二的耳朵里却变了滋味,更增添了一丝厌恶感。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没办,这才离开你家的。”

“骗人!你肯定是那里不对,就是要走也跟我说一声,你快说啊!好哥哥!”

听着杨丽柔情似水的软语,孙二的心也开始不忍,心想这万一要是真误会了她,那不是把情事搞砸了,以后两个人还怎么相处,这本来好好的关系。

“那个!杨丽啊!哥想问问你,你......”

杨丽一转妩媚的小眼睛,柳叶眉一收,笑眯眯地问:“哥,你想问什么就问,我知道的绝对会告诉你!”

“这个嘛!我想问的事是关于你的,你的身体......”

“身体?”杨丽一脸莫名,一般情况下,一个男人冷不丁地问一个女孩关于她身体的事,这个女孩除非是真心喜欢这个男人,否则不是疯了便是要骂人。

孙二点点头,杨丽心思一转联想到刚才洗澡,反正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他看光光了,而且还是自己主动让他看的,人家这么问也没什么不妥,何况自己还巴不得让他问。

看着杨丽脸上并没有羞涩,孙二也想这看都看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我还就这么问了,就看你好不好意思说了。

杨丽想了一会,这才说:“你是想问那方面的?”

停顿了一下,见孙二的眼光去看别处,她忽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情急之下,小手捏着他的下巴便把他的头转了过来,瞪着他的眼睛问:“你是不是以为我还风骚?以为我是个肮脏的女孩?”

孙二被她这一问,还真不好说什么了,一时气血也上涌,冷声嗤笑:“女孩?”

杨丽再傻,听到他冷冷的嗤笑,也瞬间明白过来孙二为什么突然不理睬她了,他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水性杨花,是一个残花败柳,是一个卖弄风骚的女孩,是一个人皆可上的贱货。

“哈...哈哈...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咱们可是一块长大的,小时候虽然你看起来傻,可是咱们是什么人,相互之间不应该很清楚?”

“不清楚!”孙二把脸别过去,接着又说:“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我刚才只是多嘴了!”说着他抬腿要走。

杨丽一把拉着他,急赤白脸地:“我就不明白了,你那一点看出我那样的女人了?你不就是看了那里,那里......”

孙二冷笑一声,道:“我还以为你真闭着眼,对不起了,你这种行为真让我难堪!”

杨丽意识到问题不在这里,那就是说是自己的做法有问题。

一边回想着一边后悔着,千不该万不该做了让他误会的事,只顾着勾引他了,而当时没有用更好的办法,这又是何苦来着。

看着杨丽痛苦地脸,还有那欲哭的小眼睛,孙二又是不忍,本想说句安慰的话,然后逃回家去,他可不想再跟这个女孩有任何关联。

还没等他开口,杨丽的脸一阵抽搐,身体哆嗦了一下,然后捂着肚子蹲到地上。

孙二一看不好,杨丽这是那里不舒服,她痛得满脸是汗,急忙打开透视眼,反正她的全身看个精光,也不差这一次了。

透视过后,他很快搞明白了杨丽痛的原因,这个女孩原来有痛经症,而且是那种痛得非常厉害的。

他上前一步把她搀扶起来,杨丽本想摔掉他的手,苍白的小脸一扭转过头去,偷偷地掉下来两滴眼泪,那不是痛的泪而是恨的泪。

她心里恨,不是恨孙二,而是恨自己没有用适合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情。

还别说,杨丽四年大学,交过两个男朋友,至于上床玩那种事却从来没干过,所以说原则上她还是个女孩。

孙二其实也知道杨丽应该不是那种女孩,只是刚才在杨丽洗澡时,他偷偷地透视那里,并没发现那层女孩的贞洁,这才是他生气离开的原因。

他们穷山沟里的女孩非常保守,即使有考上大学出外读书的,三四年毕业后,几乎仍是完璧。

孙二非常清楚这个,虽然以前他很傻,对这种事他还真不傻,听七大婶八大姨嚼舌头也听明白了,所以再联想到杨丽主动勾引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放荡和妩媚,他从内心里接受不了。

他不是那种对贞洁看得很重的人,尤其是现在他也有好几个女人,可是他看不起的是那种太过于随便,轻易地便与男人干那种事的女人。

孙二若不是有这种思想,也不可能会在周媛,林玫和吴桐之间左右为难。

他在那胡乱想着,杨丽却又痛地叫喊了一声,捂着肚子蹲到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