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想你想的/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丽蹲下,那个位置便张开了,孙二便能看到她的下面流出很多黄色的浓水。

他一看不好,杨丽可不是简单的痛经,便抛开刚才的不快,一把扶起她来背上就走。

杨丽痛的不行,却还拿着小拳头捶着他的背,叫道:“我不用你管,我是个脏女人,我是个骚货,我的那里都不好了,怪不得你不肯要我?”

孙二被气笑了,刚才的一切不愉快烟消云散,他拍了拍她的小屁蛋,说:“趴好了!我带你回家给你看看!”

杨丽见孙二原谅她了,也是破涕为笑,一脸幸福的样子,被男人背着的感觉真好,以前的男朋友曾经想背她,她可是从来不让他们背。

转眼便进了杨丽的家,她的姥姥睡在最里面的屋,杨丽平时都住在最外面的屋。

姥姥的病好了一些,孙二由于最近忙,也没空来再给她看,所以一直耽误下来。

放好杨丽,孙二进里屋看了一眼,发现姥姥睡得很沉,便关上门回来,让她躺好并脱光了衣服。

杨丽却来了小脾气,一想到孙二误会他的样子,心里便来气,所以故意说话气他:“我不,我要是脱了衣服,某人又会说我贱!”

“谁说你贱,你再说一句?”孙二也故意吓唬她,杨丽把身子挺直靠着被子,把小嘴一嘟,道:“就说你了怎么着?”说着把舌头一伸笑了。

孙二见她真是小女孩样,便说你不脱便不给你看病。

杨丽这才乖乖地脱了内衣,孙二看着她的下面,那里非常红肿,站在那里看了一会,杨丽也没有不好意思,反正都让他个禽兽看了两次了,也不差这一次了,再说也奇怪,她内心里真的渴望让他看。

只是这一次是看病,孙二的心思便没那么多,他站在那里是在思考用什么样的药和方式。

想了会,孙二拿过暖瓶和水盆,找来一些小苏打粉,用温水泡开给她清洗了一遍下面。

看着杨丽的那里,他分析了一下病症,从她痛经和下体流黄水来看,这是有严重的妇科病,最终他确诊为痛经和性病。

想到性病,他又想到杨丽已经不是原装货,而杨丽却不承认。

他的心里便犯寻思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了一会,他便问:“你没有跟男人那个过,怎么会得这么奇怪的病?”

杨丽那知道这些,转着头想了半天也没想起什么,怔怔地躺在那里,一脸苦笑道:“我怎么得这个病?我还是女孩子啊!”

孙二见她并不像装的,便又问:“你这个病多长时间了?平时注重讲究这里的卫生吗?”

孙二这一提醒,杨丽想起这病还是大三那年得的,便想起她曾经穿错了晒在阳台的内裤,内裤是同室好友小君的。

“是啦!我想起来了,我,我穿错了内裤便得了这个病。”然后她便把当年的事跟孙二讲述一遍。

孙二听完后,便说原来那个小君这么厉害,每个月都要换一个男友。

杨丽听得耳红面赤,不好意思说:“她在我们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名列四大校花第二。”

“得!原因找到了,看来我还真是误会你了,只是一件事我还是没想明白,你是个女孩,怎么这里没了那个贞洁?”

杨丽羞得脸红脖子粗,吱唔着不说。孙二便吓唬她,如果她不说便不给治疗了。

杨丽这才把脸别过去,嘴里嘟嚷着:“还不是因为你,不是你我也,我也不能每天晚上...那个啥...”

孙二一听明白了,一脸苦笑道:“不用说了,我全知道了,这事咱们俩全整错了,以后咱们谁也别提了,你是个好女孩,以后哥给你找个好人家,要不你就去省城找你父亲,哥可不能让你再待在身边了。”

杨丽一听不干了,央求道“好哥哥,丽儿错了,你就饶了我吧?我以后听话还不行。”

孙二乐了,呸道:“好的不学,整天跟电视上学,哥的骨头快麻了!”

杨丽便开心地笑了,问:“那你不赶我走了?”

孙二道:“我也没权力赶你走,我只是建议你那样做而已。”

杨丽便真的高兴了,想坐起来,孙二道:“你先躺好,我给你扎一针。”

杨丽一听乖乖地躺着,孙二又说你翻过身来,我要扎后面,杨丽听话,便翻转身子,这一翻转便把个小...撅得...很高。

孙二的鼻血差点流了出来,这太特么折磨人了,他真想真想禽兽一把,估计着禽兽了,杨丽也会心甘情愿。

刚才他是听出来了,杨丽竟然因为喜欢自己而每天晚上自己干活的。

他静了静心,说这是在为病人治病,不能胡思乱想,手却一把拍到她的那里,然后狠狠地把金针扎到她的肾俞穴,然后是肚俞,脾俞等五个穴位,每个穴位一分钟后。

每个穴位不用一分钟,郁血便放光了,因为杨丽这种毛病,比不得叶老那种生死垂危之病,其中的郁血很少。

孙二想着要给她除根,必须先要为其调整,所以这些穴位便是医治长期淋病的第一步,只有清热除湿,活血化淤,才能彻底清除病灶。

接下来,他又让她回转身,在她的子宫穴,血海穴,三阴交穴,太冲穴和气海穴五处下针,方法同上面一样。

下针间隙,他还为其按摩腹部和腰部数穴,脑子里也在捉摸着用药问题。

孙二出门时,穿着前些天穿的一件外套,当时他正在给一个病人看病,身上便装着一幅调配好的中药。

想到了这,他便在身上找药,找了一会才想起外套刚才给杨丽洗澡时,他把外套脏了脱在外面院子里。

这幅中药的药物成分,孙二查了一下,基本上包含了杨丽所需要的中药,至于缺少的几味,他想到杨丽家里有夜行幽兰,便采了两片,加上了蜂蜜,再把中药全部倒了进去,他心说只能先将就着点,事先一点准备也没有。

他也知道一旦下了针,必须在针灸结束后,立即为病人服下配合治疗的中药,否则针灸的效果减半。

这是他第二次用金针,一般的病人他还不拿出来使用,这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

当孙二把最后一针拔出来后,便把调好的药让她喝了下去。

等杨丽躺好,孙二出去把外套洗干净,然后回来为杨丽查看气息时,却发现这小妮子竟然睡得很香,他略加上了一些催眠手法,用得还不熟练。

他把透视眼打开,寻她的周身一圈查看,见其身体并无其他病症,便放心下来,为其盖好被子,然后关上房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