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熊石/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大海见孙二真没事,也觉得自己的担心多余,心里有一万个不解也不方便询问,便挠了挠头,对孙二说:“你没事就好,那我们先回去了!”

孙大海走了,刘为则走过去,说:“不要想了,我知道你也是后怕,走,咱们哥俩喝一壶去!”他以为刚才孙二只是情急之下,不知道那根神经坏了,这才敢二独斗野兽,也怀疑是野兽本来受伤过重,而被孙二瞎猫捉了个死耗子。

孙二没有多说,只是说累了不想喝了,说改天一定跟他喝个一醉方休,刘为无奈只好又劝了两句也走了。

刘为走了,郝经理也回去了,孙二见只剩下了陆太,这才一脸笑容,道:“快,你回去告诉那些村民和工人,让他们等我回去再动那个野兽。”

陆太一阵惊喜,他没想到他眼中的神医,会给他安排这么重要的任务。

野兽被抬到了孙二在工地上的小屋前,一群工人正在看护,村民们听说孙二不让动,便也都回去睡觉了。

孙二到了之后,留下了几个与陆太相好的工人,这几个工人嘴严也比较老实。

他让他们去找来锋利的刀子,然后几个人合作把野兽剖开了腹部。

他本以为腹中的胎儿还有救,刚才在众人面前,他不好说这事,所以只能等其他人走了,他才敢这样做。

兽胎取出来,孙二见真的死了,便泄了气把胎儿抛到一边,对陆太说:“找个地方埋了吧!”

陆在埋掉兽胎,孙二便对野兽的尸体没了兴趣,心想着留着也没用,扔掉怪可惜的,便对工人们说:“你们把它扒了皮,这张皮子或许能卖点钱,你们平分了吧!”

走出去后,又说:“这应该是黑熊,我虽然没见过,它的熊掌和肉应该很好吃,你们可以留下来,以后每天吃点。”

说着,他也想刚才忘了问问老猎人,这种野兽是不是黑熊了,反正他长这么大还真不认识。

他刚想着,白雾状的意念生成,一个声音告诉他野兽正是黑熊,而且还说黑熊体内有一块黑色的石头,说那是一味上好的中药。

孙二顿时懵逼了,心说还有这好事,脑子里也接收了关于熊石的信息。

熊石,与牛黄一个原理,也是熊身体内的一种结石,这么说便好理解多了。

孙二看后,便收起这条信息,走到黑熊身前,刚才透视只注意兽胎去了,还真没注意熊石。

熊石最后被工人取了出来,好大的一块,重量要有十公斤。

孙二想想这要是晒干了,也要有三四斤之多。

他便提上熊石回了家,然后晒到了平房顶上。

过了两天,那个内脏全部功能紊乱的工人,在李子秋答应了辞退工作后,被孙二招到了护卫队里,直接分拔给陆太管理。

这些日子,陆太也辞退了工作,李子秋还给他一笔补偿。

陆太知道这是看在孙二的面子上,知道这一辈子是无论如何也换不上孙二这笔债。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孙二把护卫队管理好,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以此来回报孙二的恩德。

孙二在见到这个工人后,想到前几天搞到的熊石,便把他和陆太招呼到建筑工地的办公室里。

他从一个小塑料袋里拿出一小块熊石,又取出一点太岁和奇谷石参,把烤干的幽灵虫粉碎,然后倒入熬好的木耳汤。

他假装说让他们喝汤,见二人都把汤喝完了后,他对二人说:“明天,你们两个去县城购买保安使用的工具和服装,我已经让梁妮联系好了,你们直接去取即可,然后你们去医院做个检查,看看我的治疗效果如何。”

两个人都说不用检查了,说孙二的医术太神了,这些日子里,他们两个身子也轻快了,人也精神了。

孙二还是让他们去做,说这是命令,否则就不聘用他们,二人只好答应了。

他自然知道只凭自己的医术和那几味药,还不足以清除二人体内的毒素和病灶,所以在得知了熊石的功效后,他便想在二人身上试验一把。

只不过,他并不是没有人性的试验,他知道普通人吃了熊石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只是想看看药效如何。

次日。

陆太和那个工人,傍晚时刻才回到孙家洼,看着梁妮派来的卡车拉满了工具和服装,周媛和林玫等人便忙前忙后地招呼着男村民们缷车。

孙二则把二人叫过去,一翻询问之后,他终于露出了满意地微笑。

他知道熊石的药效很强,而且是那种一杆见影的良药,只要病人付下后,晚上睡一觉便会把病治好了。

当然,孙二也知道熊石必须要配以奇谷石参和幽灵虫,他又添加了太岁,这个黑木耳汤本身也是一味上好的中药,只是口感良好,可以当作桌上佳肴而已。

陆太佩服得五体投地,那个本来绝症在身的工人,在上一次孙二为他治疗后,已经去了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他活不过今年底。

现在,这个工人拿着检查结果,手还瑟瑟发抖,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孙二看着检查结果,对他说:“你的病算是稳了,不用再担心了。”

工人叫郑强,是临河县人。

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只是一个劲地表示感谢。

陆太和郑强回去后,在工友和前来报到的保安中,把孙二吹得神乎其神,说他的黑木耳汤那就是神药,有起死回生的功能,说郑强那么严重的病,都被孙神医治好了。

工友和保安又通过各自的关系网,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孙二在他们二人走后,则回到家,看着晒得半干的熊石,心说这个东西真好,只是他也明白熊石用来解毒的功效强,治病的效果差一些,而且这是世上唯一一块熊石,用完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所以他也当宝贝一样看待,平常情况下,他是不会再拿出来用的。

放好熊石,孙二进了房间,他换了一身衣服,这两天刘为来请过他多次,说要跟他痛快地喝上一次,他一直说没时间。

晚饭前,刘荞过来了,说:“我哥搞了点野味,还弄了一瓶你喜欢喝的红酒和邻村的小烧,说今晚上无论如何你也要尝个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