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天价木耳/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县城,车子直接开到了客满楼,李子秋早在门口等候多时。

他的身边也带了好几个美女,还有四五个中青年经理级别的人物。

梁妮则安排好了上等酒席,钱自然也不用孙二出了,这一桌酒席算得上是青沟县至尊级别,任龙市长和市里的一把手来了,那也是没有的待遇。

众人坐下,孙二看着满桌子的佳肴,对梁妮说:“梁老板费心了!这个月的木耳钱就免了。”

梁妮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等他说完才说道:“那你就亏大发了,这一桌子才值几个钱,你可知道现在黑木耳卖到多少钱一盘?”

孙二心说能贵到那去,以前是五百一斤,现在顶多也就是八百就是了。

他还没回应,梁妮伸出三根指头,孙二看后,心里吃了一惊,心说这不可能是三百,不可能越卖越便宜,看梁妮的表情也不是这个意思,前些日子只顾着忙家里的事,对木耳的事一概没问。

孙二只好猜了个三千,因为他觉得这已经是天价了,不可能比这个数再高了。

谁知,梁妮听后把嘴一撇,笑道:“你猜得太少了,是三万!”

“啊?”孙二确实很吃惊,他怎么也想不到黑木耳一夜之间竟然暴涨,当然这是夸张了,黑木耳涨到这个价钱用了一个多月,却也是惊人的速度。

孙二自然不知道,陆太和郑强等人回去之后,逢人便说孙二的黑木耳的好处,说是能治病的良药,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来找孙二治病的病人,来自周围县城的人也不少,他们自感孙二在给他们治了病之后,身体确实恢复得很好,也都对陆太等人的话信以为真,回去都说孙家洼出了位神医,说他手中有味神药叫黑木耳,能把死人救活,能让活人长生不老。

人言可畏,好的人言也是可怕的,这一传十,十传百的,来找孙二治病的人越来越多。

更有一些没有什么大病的高官贵富,听说客满楼的“黑白木耳双雄会”,正是孙二为其提供的黑木耳,那些人想长期霸占这个资源,都是派人预订了一年的菜品。

这些对梁妮说只要客满楼有货,他们要一天365天,天天吃上这道菜品,当然365天都吃也是夸张的,那些高官贵富只是为了抢资源而已。

这么一炒,菜价自然是要涨的,因为孙二提供的黑木耳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梁妮无奈只好逐渐地把菜价提高了。

那些高官贵富那在乎这个钱,对于他们来说,即使这道菜涨到每盘十万,那对他们来说也是小意思。

孙二听了梁妮的解释,心说这本来是一道治病救人的菜肴,他当初也不想卖得太贵,也有着想让穷苦百姓能吃得上的意思。

现在看来,这道菜已经成为了高端菜品,成了上层社会的专享。

他的心里有些不痛快,却也没有办法,他不好再出面说这道不值这个价钱,那样做会让梁妮难堪,青沟县及至周围县城的大佬们,会对梁妮和他们梁氏集团有看法。

想想之后,孙二还是作罢了,他对梁妮说:“黑木耳的供应量就维持在现在的这个数量上了,多余的我不再提供给你。”

梁妮也明白孙二的意思,他是想把多余的自己留下了,因为她知道孙二的身份还是个医生,他有治病救人的天职,那些黑木耳可以用来救治很多花不起钱的穷苦百姓。

梁妮对自己的支持,孙二十分感激,两个人喝了一杯酒,其他人自然跟着起哄,二人又连喝了两杯,说这事要连喝三个。

看到二人喝过之后,其他人这才开始随意喝了起来。

喝了一半,其他人都开始相互之间交流感情,场面和谐随意得多了,孙二却坐在那里考虑起黑木耳的采摘之。

想了一会,他对坐在身边的吴桐说:“回去之后,你立即增强人手,采集黑木耳数量要提高两倍,这个数量不成问题。”

吴桐答应着,陪他喝了一杯,便说:“你就不用操心了,大事有周媛和林玫,小事有我,你只管跟他们应酬好了。”

孙二会意地笑了,手在桌子底下摸了一把,把个吴桐勾引得神魂抛到九霄云外,心思一下子没在酒场了。

借着酒意,她的小脸微红,丝袜下摩擦着,说真的自从与孙二有了那事之后,她每天夜晚孤枕难眠,可是她也知道孙二不是她一个人的,至少周媛便是她最大的障碍,她想要与孙二有鱼水之欢,自然是要避开周媛,就像这一次她能陪孙二出外参加场合。

看看酒局还要持续好久,吴桐心里再是有小虫撕咬,也只能忍耐一二,期盼着这些人快喝醉,自己好回到房间好好伺候伺候孙二这个祖宗。

醉意朦胧,梁妮也不例外,这个最能喝的女人,喝到兴致,把衣领打开,她坐在孙二的另一侧身边,孙二与她说话的空当,目光直接投射进去,其中的绵软之处全部收入眼中。

好大...好白...

孙二也是酒意上头,他心里嘀咕着,目光肆无忌惮地看着,梁妮被他看得兴奋,大腿也在底下摩擦着孙二的腿,她也是穿着丝袜,只是她穿的是黑色的带有图案那种,摸上去光滑柔顺,看上去也是煞有风情。

吴桐性格还是温顺一些,没有梁妮那么奔放,一般情况下穿得是肉色的,看起来端庄大气。

孙二看到最后,竟然在底下一边一个偷偷地摸着,心里还幻想着,这要是两个都......

酒场上,还有两个色眯眯的眼睛,自达坐下后,便没有离开过孙二的身上,孙二的神情和眼神,她们自然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杨丽自从上一次与孙二发生了洗澡风波之后,也开始学得乖巧多了,心思也活络了,她那颗幼小的心灵开始捉摸起男人的心思,尤其是她最心爱的孙二的心思。

刘荞自不必多说,她的家庭教育,很多来源于她的大哥刘为,刘为的品性使然,潜移默化之下,自小的她便风骚许多,只是这个小妮子天性极好,才没有走到堕落的地步,否则以刘为的教育方式,刘荞早已经花开多处,年纪轻轻已经是残花败柳。

孙二对于两个幼齿不太上心,可能她们身上还没有成熟女人那种韵味,也源于他对两个女孩的身份使然。

他的手上下其所,梁妮和吴桐很快双双达到了一种满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