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刘婶的丰软/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客满楼,孙二把黄金项链送给梁妮,这女人果然高兴地很,把脖子上戴得粗链子摘下来,宝贝似的换上了孙二送的。

孙二看着她妩媚动情的眼神,心里也是一阵痒痒,心说还是开发过的女人有味道,勾引男人的本钱也多,无知少女最珍贵的是那一道贞洁,两相对比,还是成熟的女人好相处,她们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也没有要抱着你过一辈子的念头。

又在客满楼住了一夜,这一夜属于吴桐,她在孙二身上美美地发泄了一番,搞得孙二一夜没睡,不过两个人都知道回到孙家洼,那里便是周媛的天下,再想这样随意而为是不可能了。

第二天中午,孙二回到了孙家洼。

周媛只对那只戒指感兴趣,拿到手后,爱不释手地看来看去,最后索性直接戴在手指上。

好家伙!

孙二一看,这娘们直接把戒指戴无名指上了,心说你够绝的,这么早便把我套牢了。

虽是这么想,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又去了刘婶家给她送项链。

今天采摘木耳回来的早,刘婶正好在家收拾家务。

还别说,她一个人操持家务,家里却是一尘不染,看出来这个女人勤劳又干净。

刘婶年纪不算太大,也就四十来岁,身材丰满匀称,唯一的不足就是多年劳累,脸色黄白,皮肤失去光泽,看起来苍老很多。

可是孙二知道,刘婶年轻时那也是不错的一个人儿,也是同龄的女人里一枝花。

他的男人也长得很壮,可是老天爷不照应,结婚没过几年他便得了一种怪病,从此长卧不起,也就是苦了累了刘婶。

她拿着孙二送的项链,站在镜子面前比划着,转来转去,孙二便打趣道:“婶子,你戴上看看呗!”

刘婶的身材有点肥,转了几圈,也没有把项链扣上,站在那里急得团团转,还不好意思让孙二帮忙。

孙二看后,便笑道:“还是我来帮你吧!”

他本觉得她像个大姐姐,只是由于辈份原因,才称呼她一声刘婶,其实孙刘两姓没有直接亲戚关系,所以在农村是论不起辈份的。

刘婶犹豫了一下,把项链递给孙二,递过来时,她的胖手放到了孙二的手掌上,孙二感受到一种温热的摩擦。

那是她多年操劳的结果,手上全是磨起的硬茧。

孙二让她转过身去,站在她的身后,双手环绕着她的脖子为她戴上项链,由于项链略显小点,他购买时没考虑到刘婶肥胖。

他只能把身子向前靠了靠,刘婶那丰满肉感的身体便全部被他搂抱在怀里,两个人的距离拉近,孙二不自觉地坚硬起来,他能感受到的便是她的身子真软。

刘婶明显地感受到这小子的变化,她的身子也是微微一颤,胖胖的大脸上,流下了香汗,她刚才擦拭的化妆品香味十足,那也是孙二送给她的。

她的心很慌,多少年了没有触碰过男人,对于床上那位,年轻时她还幻想着能用得上,后来她觉得比僵尸好不到那去,便也不再去触碰他,每天晚上夜深人静时,只好自己动手解决问题。

孙二的触碰,对于她来说,仿佛令她回到了媳妇时代,那个时候,他的男人生龙活虎,还可以在她身上纵横驰骋。

呜......呜......

她不由地呻吟了起来,声音低到蚊子声,孙二却能听个明白,他的耳朵正在她的耳边,他在为她戴上项链之后,情不自禁地顺手握着她的胖手,把身子倾压上去,紧紧地......

“婶子在家吗?”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刘婶一慌,两个人赶紧分开,孙二坐到了沙发上,刘婶则迎出门外,见来的人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乔花,便招呼着她进来坐坐,乔花说不用了,就是来通知她一声,说让她去镇上办理独生子女补贴。

刘婶高兴坏了,心说好事成双,胖脸上泛起了丝丝红晕,乔花看后开玩笑说:“婶子思春了?”

刘婶一羞,把脸低下去,没有底气回了一句:“别人这么说我,咱们姐姐一场,你要是也这么想,那咱们别做姐妹了!”

乔花赶紧收起玩笑,正经道:“我还不知道婶子啊!虽然咱们情同姐妹,按道理我也叫你一声婶子,可是我知道这么多年你真不容易,以后我不开这种玩笑了行吗?”

刘婶这才有了笑容,道:“我明天就去镇上,要不咱们一块去吧?”

乔花说好,又说了两句便走了。

乔花走了,刘婶有些失神地回到屋里,说让孙二把项链摘下来,说戴着项链,他怕村里的老少说三道四。

孙二上前一步,握着他的手,说:“好婶子,你怕什么?难道你就没有追求欲望的权力,你的男人不行了,难道你要守一辈子活寡。”说着一动情,把刘婶搂在怀里。

刘婶的两团软绵之处奇大,挤压着孙二的胸前,更是令他一阵痒痒。

她却一把推开他,突然捂着脸坐到沙发上哭了起来,说让他快走,她不再想见到他。

孙二被她一哭,惊醒了神智,想想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怎么会对刘婶做出如此举动,本想再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便摇摇头给她关上门回了家。

回到家,周媛她们正在忙活着晒木耳,孙二便进了屋子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

正想着事,手机响了。

孙二收起心思,拿起电话见是苏磊打来的,电话接通后,苏磊说是孙宇来了,要与他商量初期投资的事。

孙二便换了身衣服,穿上了一身品牌西服,这一捯饬还真的是人模人样,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

周媛和林玫等人见他这身打扮出来,也都花痴了,都开玩笑地问:“帅哥你这是要去相亲啊!”

唯独周媛没有这样问,她听了后白了那些女人一眼。

刘荞也只是开玩笑一说,心里却在想要相亲也是跟我相,那轮到其她女人的份,可是一看现场还有周媛,她的心仿佛一下子冷到了冰点。

孙二不去理会这些女人,与几个男村民打过招呼,然后开着车去了镇上。

【作者题外话】:收藏啦,收藏啦,收藏啦,重要的事说三遍不够,我便扯破嗓子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