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叶老的属下/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无眠,孙二的精神却没受什么影响。

第二天九点左右,龙市长带着青河市和青沟市联合调查组,到达了益民镇,这是流程,他不能直接前往孙家洼,必须由苏磊或兰镇长带队前往。

苏磊便左右拖延,而且提前通知了孙大海和刘为。

孙大海却在得到通知后,通过青沟市的关系,又把这个事转告了龙市长。

一来一去,两边都透明化了,却各自暗怀心机,面子上却都不说出来。

最后,苏磊见实在拖不下去了,便带着他们到了孙家洼。

孙家洼村委办公室里,龙市长一行坐下后,孙大海屁颠屁颠地跑前跑后,还把那个不争气的大侄子叫来端茶倒水,刘为看在眼里,也不去理会,只是坐在那里低着头嗑着瓜子不说话。

孙二是最后才到的,在他眼里没有权贵,什么龙市长,老子看得上眼,你才是个市长,若是惹老子不高兴了,你就是臭屁,老子抬抬屁股把你放了。

心里虽这么想的,孙二也不能做得过分,进来后还是与龙市长等一干调查组人员打过招呼,因为他才是被调查的主角。

他坐下后,青河市调查组的组长便询问了一些相关事宜,然后人家不说话了,反而去看龙市长的脸色。

龙市长微微一笑,心里却在说都是特么一帮看脸吃饭的废物,不就是受到了两头的好处,你们来了不好做人,幸亏老子长个心眼,搞定了省里,青沟市这才有机会参与直接调查。

这么说有一定道理,因为土地管理这块,县级市的权限还是有限。

他的心思,那帮子青河市的调查员又怎么能不知道,所以他们把问题直接抛给了他。

龙市长看了一眼孙二,脸上的官架稍微放松了一些,因为他打听过这个家伙,知道孙二对当官的不感冒,虽然他并不知道孙二是怎么发达起来的,可是对于一个新兴起来的农村人来说,这本身就是奇迹。

“那个孙先生啊!应该称你为孙总,我作为青沟市调查组长想问你个问题?”

“好啊!你说!”孙二回答的很干脆,眼皮子也不抬,只盯着手机去看。

龙市长心里一沉,心说这是要跟我耗上了,我怎么会等你们的省城调查组赶过来,我要在他们来之前,把这件事搞定。

想到这里,他便嘿嘿一笑,道:“我的手下的人说,你与孙宇签订的合同不正规,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孙二一听那有这事,合同白纸黑字,三方的签字都齐全着,现在怎么无端地就出个手续不齐全的事。

龙市长说:“我说的是土地承包合同,而不是那个工程施工协议。”

孙二说:“不管是那一个,我是个合法的公民,我都遵守法律。”

他没有直接说合同,而是说他不会违法,这等于间接地回答了龙市长的话。

龙市长一看行,你小子还嘴硬,便把政府保留的那份合同和协议复印件拿出来,指着落款处对他说:“你看看这里,怎么会少一个公章?”

孙二看了之后,笑道:“你看错了吧?这里并不需要镇以上政府机构的公章。”

他的意思,这一份合同是他与村委直接签的合同,与上级政府不挨边。

龙市长却冲身边一个调查员摆了摆手,那个调查员直接拿出青河市一份红头文件。

他指着上面的一行字,对孙二说:“你说的那是大面的国家法律,咱们地方上还有另行公文,青河市级别属于副省级城市,有权独自解释一些疑难问题,所以关于你的合同所涉及的方面,你需要请示青河市土地局,问题正是出在这里,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孙二还真没注意这事,心里一盘算,心想确实他说的够明白的,可他也听出来了,这种事本身就是可大可小的事,上面的人说这件事有问题,那便是有问题,上面的人说这件事没有问题,那么自己的合同便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总体一句话,就是解释权限全在上面。

他默默地算计着,也在考虑着如何回答,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孙宇打的,便借口打电话出了村委。

调查组的人却不让他出去,说正在接受调查的人不得外出,这是保密和组织纪律。

孙二心说什么狗屁,都是你们的借口,便把那个人的手一摔,走出了院子。

电话里,孙宇说:“老弟啊!省城的调查组长叫郭春明,他是原来北省老书记叶老的秘书,听说这个人很正,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跟他沟通过,他说只要咱们没有什么大的问题,那么龙市长这边,他会去解释的。”

孙二说:“问题现在是,龙市长抓住了青河市本地的一些土政策不放,估计就是郭组长来也解释不通啊!”

孙宇说那就不好办了,青河市这边,他还真不认识人,要不然让苏磊去疏通关系。

孙二说问过苏磊,苏磊也无计可施了。

挂了电话,他按孙宇告诉他的电话号码,拔了出去,电话是打给省城郭组长的。

电话通了,郭组长在那边说,快到益民镇了,你转告龙市长说让他等等。

孙二这才高兴起来,当他把郭组长的话带到,龙市长的脸刷地绿了,他原来不知道省城是谁来调查,当听到孙二说是郭春明,他那张老脸绿了变黑,都有想哭的念头了。

他太了解这个郭春明,这个人跟随便叶老书记多年,是一个油盐不进的清官,听说现在是省纪委专管土地调查的组长。

孙二看到他的脸色,心里也是一喜,心说这下看你怎么办,有没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时间过得也快,中午临近的时候,郭组长也到了。

见了面,他把孙二叫到一边,单独谈话。

孙二本来以为又是要问一些关于合同和土地的事,结果郭组长上来便说:“我听省委的老同事们都说,是孙神医你救了老领导一命,我们都还一直想着若是遇到了你,要好好感谢你,现在还真巧了,不过谁能想到是因为这么件事遇到一起。”

孙二早听孙宇说这个人曾经给叶老当过秘书,现在看来叶老的威望和恩德确实极高,这些老部下果然给面子。

他出于礼貌,客气道:“不足挂齿,小事一桩,小事一桩,治病救人是一个医生的本分。”

郭组长想了想,看看左右没人,对孙二说:“这是件小事,你不必去求叶老,没必要去麻烦他老人家,还是让他安享晚年,我会找当年曾经跟着叶老的省委马副书记,如果他能出面,这件事谁也管不了,龙市长会乖乖地退出竞争。”

孙二一听果然是好,他对官场上的权力不太清楚,可是听了郭春明这么一讲,他也知道了在北省里,马副书记就是分管土地这一块的领导。

郭春明见孙二懂得,便又叮嘱了几句,说让他不要多说话,有些话他会跟龙市长讲的。

按级别,郭春明比龙市长高一级,比青河市的调查组长也高半级。两个人见了他的面,自然是要尊重一二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