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有人想摆孙二一道/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如芬出门前,还回身看了一眼孙二,那两颗流水的眼里,满满地是媚惑。

孙二一阵恶心,心说你种女人用来发泄兽欲罢了,比地摊上五毛钱一个的那些强不到那里。

当然他并没有让张如芬看出自己的想法,对视之后低下头跟苏磊继续喝酒......

......

第二天,孙二继续要去刘集村和贾家楼做拆迁工作。

吃过早饭,他没有开车,抄着近道想从大街走邻村再去刘集村。

路过小卖部前,看到张如芬坐在柜台前,一脸失神落魄的样子,手里拿着把剪刀无意识地扎着一本书。

孙二很好奇,打开透视眼落到那本书上,却见书里夹着一张照片,照片是刘为的。

孙二就感觉不好了,心想这婊子原来还是钟情于刘为,为什么还要把韩玉嫁给刘为。

想了一会,他也是想不明白,透视眼开着,他顺便瞅了一眼张如芬的身体,这一看也是吓了他一跳。

心说怪不得她不肯嫁,原来这婊子是子宫坏了,要不说她嫁给赵新伦多年未孕,就算不怀赵新伦的,也要怀其他男人的。

看了之后,孙二也不想给她医治,这么个女人不值得他出手,谁让她年轻时作孽太多,估计是跟得男人太多,生活不注意检点,流产过多早早地把子宫搞坏了。

张如芬没注意到孙二,还在那里扎着照片,孙二便悄悄地走过去。

一路上,孙二还在想着要不要给她治病的事,想着心事走路也快,转眼间到了刘集村。

见到刘大伟,孙二收回心神,把注意力放在拆迁事宜上,跟他详细地解释着未来的规划。

说到最后,刘大伟终于吐露心声,说:“不是我们村不想拆,而是我们村委欠债太多,如果拆迁谁来给我们堵这个漏洞。”

孙二一想,这特么就是你们村官无法无天惹得祸,现在却要推给开发商背锅。

考虑了一会,他便说:“那把你们会计叫来,咱们一起研究研究,你们村到底欠了多少外债,然后想办法把窟窿堵上。”

刘大伟一听有戏,心说就等着你上钩,看来那个人说的没错,这孙二那都好,就是心眼太实,人太善良,心里一旦想着乡里乡亲,其他的都不成问题了。

刘集村的会计是马凤,也就是杨丽的堂姨。

马凤认识孙二,进门便高兴地跟他说了会话,刘大伟见二人熟络,脸上不好看了,心说按马凤跟孙二这层关系,要相暗中摆他一道,估计是要避开马凤。

然而他又一想,这要避开马凤可不好办,这女人可是在刘集村当了二十年会计和妇女主任,从她还是新媳妇时起一直到现在,她可是对村里的情况门清。

孙二与马凤说了一会话,马凤使个眼色,便假说家中有事,说以后再跟孙二好好谈谈。

孙二意会之后,马凤走了,刘大伟以为马凤心向村委,也没有向别处瞎想,知道对付孙二更容易了。

马凤走了,孙二又与刘大伟说了一会话,了解了刘集村有多少人口,有多少人在外打工,拆迁区内有多少水田和森林。

了解过后,他也装作无所谓为的样子,知道刘大伟在关键核心的问题上,对自己是完全保留的,再谈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便起身向刘大伟告辞。

出了刘集村村委,他拐了个弯在大街上透视了一下,发现马凤正在前面一个胡同口等自己,她知道孙二想回孙家洼必经那个方向。

孙二看了一眼身后,发现刘大伟没有跟出来,便来到了马凤面前。

马凤见了孙二,便带着他去了自己家。

到了马凤家,二人一阵详谈,孙二这才知道刘家集村的窟窿好大,估计他想堵也不容易。

亏欠的数目不是非常大,以孙二现在的财力来说,区区三百万,他还是拿得出手来,可是马凤说这三百万里,有两百多万,那就是犯罪违法所亏欠的,并不是正常账目往来。

孙二惊得是这个,对于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来说,二十年违法获得两百多万,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这是什么概念。

想过之后,他隐约地感受到了刘大伟那双深幽地眼神里,透露出来的绝不仅仅是账目问题这么简单。

他似乎意识到这是个无底洞,由于马凤虽然是会计,有些账目也不是完全门清,孙二只好叮嘱她,直到自己带人来查账目之前,你要不动声色,一直保持着现在这种状态即可。

马凤和孙二的母亲是小学同学,而且关系尚好,当年孙二的母亲活着时候,马凤也跟他家还走动着。

出了马凤家,孙二直接去了贾家楼,这个村子不同意拆迁,主要问题在于这个村子太大,支书说要拆你们就全部拆掉,否则就一点也不要拆。

本来孙二和孙宇的规划区域,并不包括贾家楼西和北边一带,也就是说这个村子只能拆一半。

如果全部拆掉,另一半利用不起来,那么他们这个项目就算是亏本经营。

不过经过了刘集村一事,孙二的心眼又活络了一些,他对农村的现状意识的更深刻了,便多处调查了解贾家楼村里的账目和对上关系。

了解之后,他觉得贾家楼没有毛病,唯一问题便是多拆一半。

他打电话沟通了孙宇,把这边的情况详细地一说,孙宇道:“贾家楼的问题不是问题,咱们后期还是开发的,那就全部拆了吧!”

孙二听后,感觉也是这么回事,便同意了孙宇的提议,又告诉他,让他等消息,处理好刘集村的事,你便可以派技术人员过来具体规划和施工。

孙宇说:“规划和测量等技术事宜,就交给我了,至于施工那还是由你来吧!”

孙二一听正中下怀,便客气地开了会玩笑。

挂了电话,他便沿着青河河边溜达着向回走,当走到了刘集村东头时,河边有三个妇女正在洗衣服,其中一个是邻村的,当初孙二和周媛在沙塘奇遇时,这个妇女曾经帮助过周媛。

她也认识孙二,听说现在孙二混得好了,又要开发大青沟,瞅了一眼孙二,便跟旁边两个老婆子故意说道:“听说有个大老板要开发咱们这里,不知道是不是孙家洼那个孙二,我还听说他要把这里建成水上公园。”

其中一个老婆子多少有点门道,可能是家里的男人有点本事,消息比较灵通,叹了口气说:“唉!好是好,想要开发还是难啊!”

邻村那个女人,假装把衣服掉水里,歪着头问:“怎么个难法?”

那个老婆子也歪着头,放低声音道:“我听我家那位说,我们村前些年亏欠的债务,大多数都是前任支书送给了当时益民镇书记了。”

“啥?还有这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