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有人在挖沟/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听了陆太的话,看了一眼小伙,又看了一眼陆太,这一看还觉得两个人挺像,便笑了笑,说:“好样的,好好干,我每个月再给你们加一千工资。”

陆太说:“小子还不快谢谢孙总!”

陆太的儿子叫陆小军,还没有缓过神来,正一脸懵逼地盯着孙二看,陆太给了他一脚,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孙总好孙总长的,又是一番感谢的话。

孙二摆摆手,说不用了,你干好工作就好,说着开车进了大院。

车子停在别墅前面,他刚下车,便看到杨丽和刘荞各带着一队人从山上下来。

等两个女孩到了眼前,孙二才想起吴桐说的木耳腐烂的事,连忙把吴桐叫过来,问什么情况。

吴桐一把抓过一个妇女手中的筐子,翻看了一下,从中捞出部分木耳,直接拿到了孙二面前。

孙二看了一眼,发现木耳的根部腐烂,木耳本身也没有光泽,以前的木耳可是油光发亮的。

透视眼打开,问题的原因直接找到,意念闪现之后,他得知这是由于木耳生长的那片区域,下方的水层升高所致。

也就是说,木耳现在的生长环境受到破坏,它们不需要太多的水份,水层升高导致菌类死亡。

孙二看过之后,便对吴桐说:“腐烂的原因我会调查的,你现在要做的便是,把山上生长良好的木耳全部采摘下来,然后找地方凉晒,就不怕它们腐烂了。”

吴桐也是急切,她赶紧带上刘荞和杨丽等人,对前来采摘的男女老幼村民说,让他们回去赶紧再找人,工钱每天翻倍,一定要在三天之内把剩余的木耳全部采摘下来。

吴桐去安排干活,孙二和周媛则走进了属于自己的新家。

进了新家,周媛满满地全是幸福,偎在孙二身边。

林玫没有进来,她知道这里不属于自己,对于她来说,黄丽对她的打击不算致命,致命的是,她发现孙二的心思真的不在她身上,以后的生活里,她可能连三公主都算不上。

她看着周媛的背影,在心里感叹着,心说要是我在二十岁的时候,能遇到孙二,这个屋子里的女主人便不是你周媛了。

觉得自己一个人待在外面也不是事,她想了想也跟着吴桐去了后山。

别墅里,只剩下了孙二和周媛。

周媛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情致已到,进了卧室,把自己舒服地抛进了柔软的大床,黑色纱质的短裙飘动,身下肉色内衣若隐若显。

这一幕看得孙二情动,鼻血喷涌,眼珠子也随着她的身体晃动。

“好舒服!老公!”

“啥?你叫我什么?”孙二不敢相信地问。

周媛呼地从床上坐了起一,瞪着葡萄大的黑珠,一脸陶醉道:“老公呀!”说着环绕着孙二的腰际紧紧地抱着他。

孙二顿时感觉血脉扩张,周媛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迷人,这不是其他女人能拥有的感觉。

周媛情动之后,抱着孙二的腰,渐渐地也感觉到了他下面的变化,把张小脸羞得通红,却没有想要移开,而是搂得更紧了。

孙二那里受得了,直接一个前扑把她压倒了身下......

呯!呯!呯......

一阵紧促的敲门声,接着是一阵电铃声,门外还有人在高声地叫着孙二的名字。

呼......

孙二从软肉中抬起头来,暗恨道是谁这么扫兴,难道说在新家里还不能安静一会。

他一咕噜从周媛身上爬起来,伸手打开了外门遥控,看着门外的影像,发现来的人是吴桐。

看到是吴桐,孙二用手一捂脑门,心里叹了一声,遥控着把门打开了,他知道她非常乖巧,没有大事不会打扰自己的。

吴桐进来,也不去看周媛,免得两个人尴尬,直接对孙二说:”后山发现了一条小溪,溪水直接流到了木耳生长的野树林里。“

孙二直接就明白了,这不是地下水位抬升,这是山区,水位那能抬升到山坡之上,看来刚才自己是急糊涂了。

他抬腿便带着吴桐上了后山,到了这里,林玫和一帮村民已经沿着溪流向上寻找。

孙二打开透视眼,看了一会,发现溪流在前方十公里处拐了个湾,然后沿着一条新开挖的小山沟流过来的。

特么的混蛋,是谁这么干的?

孙二一时光火,他可知道那里原来并没有溪流,那条溪流在十公里处是流向另外一侧的山沟的。

再看新开挖的小沟所在的位置,恰好不在自己承包的山区之内。

这就好解释了,他回头看了看,陆太正好跟在身后,便对他说:”围墙一带的监视器安装完毕了吗?“

陆太一脸紧张,感到惭愧地说:“孙总,还有一半没安装完毕,这个错在我,你不要怪别人。”

孙二看着他诚实的脸,也没有要怪他的意思,只是说:“怎么能怪你,以前这里没开发,也不属于咱们的,现在咱们刚围上围墙,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林玫也说:“是啦!谁会想到,不过监视器是要尽快安装了。”

孙二便安排陆太赶紧去办这件事,又对郑强说:“你负责在那条小溪跟围墙接头的地方蹲点,我相信不用多久会发现捣鬼的人。”

众人一脸迷惑,心想你怎么知道有人在那里捣鬼,还没想明白,见前面跑回来几个人,这是几个男村民,手里拿着铁锹,其中一个还没到,便喊上了:“前面发现了新挖的水沟,溪水被引到这里了。”

孙二嘿嘿一笑遮脸,赶紧找补:“我也是猜的,没想到还猜对了,原来还真有人捣鬼!”说着对郑强说,让他赶紧安排几个保安到那里蹲点。

回到别墅,想与周媛亲热的情绪一点也没了,周媛也不缠他,安慰道:“别心烦了,不值当得为这么点小事恼火,找到捣鬼的人就行。”

孙二也不会生气上火,他是在考虑着供给客满楼的木耳的事。

问过吴桐,这才知道,即使把剩下的木耳全部采摘下来,品质好的木耳,总量上也不及供给客满楼的三分之二。

他拿出电话打给梁妮,把木耳供给的事一说,那边梁妮稍一犹豫,却说:“没事!大不了,那些官老爷和财主们,下个月少吃点了!”

梁妮这么好说话,孙二知道跟她对自己的感情有关,否则这么大生意,酒店的招牌菜说停了就停了,她的生意损失要不小。

想了一会,他说这个月的木耳钱就免了,梁妮说不用,她也不差这点钱,只要下个月木耳能供给上就行,客人那边她会去摆平。

孙二十分感激,这每个月少说也是百八十万的收入,对于普通人家来说,那可能就是一生的收入,在梁妮的眼里,却看得一文不值,他在想他该如何换这个人情债。

林玫似乎看出他的心事,也多少猜测到了孙二与梁妮之间的关系,她对梁妮还是相当了解,心里也感叹又是一个痴情种。

【作者题外话】:收藏啦,求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