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证据/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上的事处理好了,孙二就等着陆太和郑强报告后继事宜,新家也看了,他便返回了村子。

回了家,把周媛等人放下,他开着车沿着大路去了刘集村。

走大路,要走刘集村村西,需要绕道。

还没等他的车子到了村前,远远地便看到了两辆车子进了刘集村。

孙二加快速度,追着车影进了村子,然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车子停下,下了车步行到了刘集村村委。

在车上,他看到了有四五个人下了车进了村委。

他不需要跟进去,打开透视眼,听力也是极佳,对屋子里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五个人,四男一女。

为首一个是四十多岁的一个男人,头发梳理得光溜发亮,是那种大背头,头发向后梳理的那种。

其他三个男人没什么特色,都是些年轻人,每个人拿着个工文包,只那个女人看起来有点特别。

女人三十出头,身高中等,穿一青灰色西服套裙,显得特别有精神,也衬托出她性感妖娆的身姿。

孙二看时,那双丰满欲出的包肉,随着身形走动而晃动不停。

哦!咳......

虽然没见到真人,透视眼却几乎看得像真人,他也是一阵激动。

看过女人,他知道后面有正事,便不再去看她,而看向旁边一脸急切的刘大伟。

刘大伟见了为首那个大背头,高兴地喊道:“黄组长,我可把你盼来了!”

大背头叫黄明,麻里市人,在青沟市审计局任副局长,当年也是益民镇分管审计和农村账目的副书记,是龙丛虎的跟班。

刘大伟显然是知道他与龙丛虎的关系,所以上来便道:“孙二这小子要是把这事搞出来,你和龙市长都要跟着......”

他的话没说完,黄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后面的话便没下音了。

孙二感到好笑,心说你们在屋子里,外面站了三个保镖,要不是我有透视眼,听力又极强,有谁又会听得到看得见。

黄明显然很小心,让人把门关上,屋子里只有他,刘大伟和那个女人。

女人手里拿着一个本子,上面记录得全是当年刘集村的账目实录。

女人把本子给刘大伟看了之后,便收起来放到包里,黄明则叮嘱刘大伟:“你知道了这些,是为了让你面对调查组的时候,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孙二听到这里,一想坏了,自己这是来取证据的,却没有带录音和录相的玩意,只凭自己的脑子,有谁会去相信息的红齿白牙。

想了一会,他拿出手机,心想自己进不去屋子,透视眼和听力,只对自己个人好用,这手机可以录相和录音,却没办法送进去。

犹豫了一会,他心想死马当活马医,自己到村委的屋后,能贴多近则贴多近,只是就怕被人看到就不好办了。

村民们不认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万一有人以为自己是窃贼,不经意地喊出声来,肯定会惊动屋内的人。

他在移动时,要经过一条下水道,村子穷,这里的农村的下水道都是破烂的水沟,也不能称之为下水道。

孙二想要过去就要跳过去,跳过去之后,他的心思急转,后悔把自己会飞的本事忘了,飞到屋顶上去就是了。

过了一会,他还真飞上去,然后找了隐蔽的地方趴下。

手机视频打开,他的手机像素不高,只能拍到模糊的影子。

直到黄明和刘大伟谈话结束,他也回到车上,才重新打开视频看了一眼。

打开视频,他却惊呆了,原来里面的影像极为清楚。

他一想这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坐在那里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盯着视频里黄明和刘大伟猥琐的样子,他狠狠地朝车外呸了一口。

说来也巧,黄明离开村委,司机开着车子正好经过他的车前,绕道想去益民镇上。

车子经过孙二车前,孙二这一呸,一口唾沫吐到黄明的车上。

车上的人不认识孙二,也不认识他的车,黄明还冷冷地瞅了他一眼,车子便一溜眼走了。

走过去,黄明还骂道:“土包子,有点钱就了不起,开再好的车也是个农民,一点卫生意识没有乱吐痰。”

孙二是听不到了,他开着车赶紧地走近道也杀向了益民镇,到了镇上直接去见苏磊。

苏磊让手下把视频复制一份留下,然后说:“后面的事不用你操心了,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本来只想让你暗中监视他们的动静即可。”

孙二淡淡地笑笑,心说我特么也是无意之举,你当我愿意当小偷。

想想也是笑了,他便高兴地与苏大说了会话,抽了一会烟,便开车回了家。

转眼事情过去三天,这天孙二正想去城里找李子秋,让他安排中草药园的园区建筑施工事宜。

苏磊却打电话来说,证据基本上都搜集出来了,刘集村老支书当年做假账,贿赂龙丛虎的事大局已定。

孙二却不这么认为,他劝道:“你先别吱声,把证据备份后,先发给各级纪委,这件事处理完了,水上公园拆迁的事,我再动手。”

苏磊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孙二道:“这是公事,我不想出面插手,刘大伟想让我背黑锅,我再出面更不好了,现在咱们把他们老底揭了,也要借纪委的手,公事公办才好。”

苏磊听后连说他是个老狐狸,说自己混官场这么多年,也没你这个小农民点子多。

孙二说农民怎么了,我们农民的智慧不比你们差多少。

两个人又开了会玩笑,韩见进来说事情已经搞定,请苏书记等消息就行。

苏磊在电话那头说事情已经办妥,孙二这才放心地挂了电话。

过了电话,孙二又接到了陆太的电话,说捣鬼的人抓到了,他亲口承认是孙大海找人干的。

听到这个,孙二感到为难了,心说孙大海这是要干什么,又一想要是真是他干的,他的目的是什么,自己也不能就这么去找他兴师问罪。

抽着烟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周媛进来说你把我转晕了,孙二嘿嘿一笑捏了她小脸一把,说晚上不用等他吃饭了,说着掐了烟出去了。

出去后,他拿上一套中华烟,到了孙大海家。

进了屋,他也不说什么,就说叔这么多年不容易,说自己年轻不懂事,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请叔原谅自己,然后又说了一大堆废话,然后放下香烟就走了。

孙大海被他云山雾罩地一顿海说,说的心里直发毛,心说这小子莫非是知道了事情是自己干的。

可是一想他既然知道了,为什么来了只字不提。

这一晚上,孙大海没睡好,他左右难受,一会想想孙二,一会想想他父亲,又想想龙市长,还有孙二开发的项目。

想到最后,想到自己的侄子没有当选支书,而自己年底就要退休了,那双老眼通红,最后摸着手机拔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