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要死在女人身上/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大海给一个人打电话,电话里也没称名字,只说你快回来看看吧,你家那小子快成妖精了,整天地把孙家洼当花果山。

电话那头的人听了,对孙大海讲,你就让他搞,这小子最后还是要吃大亏,我早给他算过命,他一生有三条命,小时候没死成,长大了还要死两会。

这个人说的没错,孙二确实已经死了两次,那下一次还会死吗?他可是已经有灵息护身的人,满身的都是异能。

放下电话,孙大海瞪着大眼躺床上一直瞪到天亮。

孙二离开孙大海家,直接去了刘为那里,两个人又是一阵海喝。

喝醉了,孙二想回家,却被刘荞勾引到床上,刘荞今晚上也是豁出去了,见刘为是真醉了,便把孙二扶自己床上,然后把衣服全部脱光光。

孙二假意意识不清,满嘴里是胡话,躺在床上却是把眼缝开着,偷偷地直瞄那白嫩如玉的身子。

哇......你......

孙承受不了,身子一翻,心说要忍一定要忍,这浪货不能上,管不住下半身,以后就要死在这小娘们身上。

电话那头的那个人,现在正在掐着手指,算来算去,算到一节骨眼上,手里的一个珠子掉了,他大惊失色道:“不好!这小子这一死要死女人身上。”

他说这话的时候,孙二这边刚翻过身子去,刘荞却把身子自背后贴上来了。

那双尖挺的山峰,直接便贴上他的后背,然后不停地摩擦......

孙二忍啊......

这一夜,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真应了电话那头那人的话,是折磨死在女人手里的。

只是孙二并没真死,他在刘荞的引诱和摩擦下,身下那物也大了,刘荞觉得反正是豁出去了,也不差那一层羞耻了,只要能勾引上孙二,再无耻的事情也可以做出来。

她就是这样的女孩,一旦骨子那股**被激活了,一旦到了年龄,她经历了一些事情,她总要沿着生命的轨迹向前进行,去走适合她自己的道路。

她本身不是个坏人,却是一个妩媚极致的女人,一旦动了情欲,便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夜,她在孙二的身边娇喘连连,却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她也是饥渴难耐,摩擦到最后,直接抓过孙二身下......

后来,孙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的,只记得刘荞好像累了,然后偎在自己身边不动弹了。

次日早晨。

孙二一直没睡沉,他翻了个身,发现身子底下一片清凉,坐起后看了一眼,再看了看刘荞,他的内心复杂之极,悄悄地穿上衣服便出了刘为家。

他出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大街上自然是没有人的。

走到小卖部的时候,却看到赵新伦家出来一个人,这个人悄手悄脚地走着。

孙二能看到,他也能看清楚,这个人是韩家沟村人,名叫韩亮,是这一带的小痞子。

韩亮似乎很兴奋,嘴里还在叫着:“这娘们真爽......”

孙二听出音来了,这是与张如芬搞上了。

他顺着墙角飞起来上了张如芬家墙上,向下一看她家的门没关,心想这要是正常的勾搭,韩亮不会不关门就走。

想着,他便下到她家,从里面把门关上,然后回身进了里屋,里屋的门大开着,更引起孙二的注意,他便打开了透视眼向里面查看。

这一看,看得他是血脉喷张。

白花花的身子,直挺挺地躺在那儿,嘴里还不停地呻吟着。

可是,他越听越不是味,张如花的叫声不像是干那事的声音,他便来到了她的面前。

张如芬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光光地露出全身白花花的肉来。

再看她满脸的痛苦,到了近前孙二已经能看得清楚,她脸上还有泪水。

他便犯心思了,这么**的一个女人,按说跟男人发生了这种事,她应该很满足很舒服才对,为什么她要流泪。

他刚想动,张如芬痛苦地翻了个身,拿起身边的手纸擦着下身,然后拿起来看了一眼。

孙二已经能看到那纸上满是血,心说韩亮这畜生在她来大姨妈了,还跟她干那事,怪不得她那么痛苦。

一想也不对,来大姨妈了,也至于痛成这样,还哭成那样,这一定强行而为。

张如芬看过之后,悲叹一声,眼睛却看向了窗外,想了一会,坐起身来,孙二想躲已然来不及了,只好上前把她的嘴捂着。

张如芬吓得不轻,以为又是一个禽兽,泪水哗地便流下来,两只手死命地挣扎着去抓孙二。

孙二小声说道“婶子,我是孙二,你这是怎么了?”

张如芬听到来的人是孙二,初始还不相信,孙二怎么会大晚上的出来,而且还无缘无故地来到自己家里。

当她看明白眼前的人确实是孙二时,她疑惑地问:“怎么会是你?”

孙二道:“我喝大了出来透透气,没想到看到一个人出了你家的门,他没有关门,我便感到不对,怕你家进了小偷,所以才进来看看。”

张如芬身子一软,面无表情地苦笑一声,无力道:“进了小偷还好,把整个家都偷走,我也就没有念想了!”

孙二道:“我都明白了,是那个畜生把你......”他没有说的很白,料想张如芬也明白了。

果然,张如芬听他一说,泪水流得更急,趴在床上哭了起来,丰满的后背和臀部留给身后的孙二。

孙二看了之后,心说你这不是引诱我犯罪吗?本来你身上的故事就挺多了,我可不想插一腿,何况你身上还有大病,再弄出个好歹来。

他本不想给她看病,现在却遇到她遭了难,他的同情心便起来了,下意识地想去安慰她,手便搭到了她的后背。

这一搭,张如芬的身子惊栗地颤抖了一下,停止了哭泣,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孙二意识到了什么,手迅速地拿开,张如芬噌地自床上坐了起来,两只手抓着他的双臂,双目流露出一种渴求。

孙二急道:“婶子你这是干什么?”

“你要么杀了我,要么给婶子个痛快。”

“怎么...不能...”孙二结巴了,什么女人,他都敢要,只有刘荞和她,孙二压根不敢想,这可是要人血命的女人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