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张如芬的苦难史/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拒绝了张如芬,他压根不敢跟她干那种事,这换成了任何一个女人,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控制不了,只有刘荞和张如芬不行。

“好!那你走吧!我不再想看到你,我宁愿给那个无赖,反正也没有人愿意把我当人看!”张如芬说着趴在被子上又是一阵抽搐。

孙二心软了,心想这是作的什么孽,这个女人一生要承受这么大罪。

虽然心软也有同情,他可不想那事,便道:“婶子,我懂医术,我知道你身上有病,病得还不轻,你让我给你看看好吗?”

他明白,张如芬一直不来找自己看病,自己现在已经是方圆百里,人人从皆知的名医,她也不肯来找自己,这心里必定有一个结,而且这个结还是关于自己的。

“不!我死了也不找你!你个混蛋,你都不愿意要我!”

孙二也不顾及羞骚了,一把拉她起来,一巴掌拍到她脸上,问道:“你这愿意一辈子当这种女人,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因为你不尊重你自己。”

“我,你?”张如芬被打懵了,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孙二又道:“你长得是很美,人也都有三情六欲,可是你把自己的美当作玩具,当作发泄自己的工具,你浪费了上天赋予你的美色,所以上天便要惩罚你。”

“哈哈...哈...是吗?要你管......”张如芬披着长发,一脸悲痛,疯笑着盯着孙二。

孙二彻底无语了,站起身来刚想离开,这样的女人已经是病入膏肓,他指的不是身体上的病,而是心里的病。

突然,张如芬发了疯式的,从他背后一把抱着他,哭泣着:“不要走,你再陪陪我,是我错了,你原谅姐好吗?”

“姐?”孙二第一次听她这样让自己称呼她,内心也不仅又是心软。

“姐不是个坏女人,咱们孙家洼,咱们益民镇,我能看上眼的男人只有你,错就错在姐年轻时不检点,我不该走那条路。”

孙二转过身来,坐在床上听她开始哭诉。

张如芬的家在北省最北部的红山市,家里只她一个女孩,父母自幼当成宝贝,她却孤傲任性,自小不学好。

长大后,她不愿意接受父母安排好的工作,孤身一人去了南省,在那里她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与不同的男人交往,由于不注意生活卫生,她得了严重的妇科病。

后来,她被包养的男人抛弃,她的积蓄也花光了,便回到了北省流落到青河市,这才遇到了赵新伦。

她见赵新伦老实巴交,人也长得窝囊,家里的条件极差,知道这种男人好胡弄,嫁给他之后,不会追查自己的过去史,自己又可以随时找男人鬼混。

孙二听完她的讲述,心里也涌起一阵酸楚,心说这女人可怜也可恨,可是事已到此,她的生命轨迹也退不回去了。

张如芬讲完之后,看孙二不说话,拉着他的手,便放到了自己的双峰上,软软地说:“姐这一生没遇到过一个好男人,遇到了你,姐已经是残花败柳,也知道你不会看上我,每天在梦里梦到你,你都不正眼瞅我,今天你能满足姐一个愿望,就是好好地给我一次,姐这一生也知足了。”

孙二一想,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女人怎么还这样,便一摔手,虽然那身软肉诱惑十足,摸起来的感觉确实比吴桐还舒服,可是他不能这样做。

他挣脱她的手,起身走向屋门,到了门口却停下来,背着她说:“你有时间便来找我,我会治好你的病,其他的事你不要想了,咱们之间不可能的,还有你以为要远离其他男人,即使要找也找个好男人。”

想了想,孙二又叹息道:“赵新伦再不是,他也是你的男人。”

孙二走了,张如芬没有嚎啕大哭,她麻木地坐在那里,良久之后,她的家里传来似哭似笑的声音。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五点,孙二躺着休息了一会,酒本来也早醒了,听到对面屋里有了动静,他便假装闭着眼睡着了。

他知道每天早上,周媛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过来看自己一眼。

孙二心里想,不是林玫在这里,估计以现在发展的趋势,周媛早已经不是完璧,也不用每天晚上分床而睡,他们两个可是正大光明的关系。

周媛看了一眼孙二,说:“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着。”

孙二起身抱着她,看了一眼房门,嘻笑道:“我睡不着,还不是因为你,要不然咱们两个那个......”

话还未落,客厅那门咣当一声,孙二知道林玫出去了。

周媛气乎乎白了一眼,嘟嚷道:“你当我不想,我现在就想你把我禽兽了,可是那个女人,你.......”她那意思,你有本事把她哄走。

孙二傻眼了,心说那也是母老虎,那一个我也得罪不起。

他只有麻溜地穿好衣服,到了院子里洗了巴脸,说了声不吃早饭了便出去了。

出去转了一圈,边走边活动着身体,电话却响了,他打开一看是麻里那个下古墓的病人家属打来的,说病人又病重了。

他心想最近事真多,这一处一处地。

站那里想了一会,想到刘集村的事处理起来不可能太快,估计要等个十天半个月的,又想着山上的事已了,便想着去麻里给那个病人把病看了,这个人的病真怪,自己想要提高医术,不妨去他那里见识一下那个古墓。

也好,出去转一圈,也省得看着这些女人心烦,去麻里正好可以穿行大青沟,沿途可以观赏一下风景。

回到家,他把想法一说,林玫举着手说要跟他一起去,说他答应过要带他去大青沟玩的,引得周媛白眼直翻,可是也没有办法。

她隐约地觉得林玫与孙二之间,必定是发生了什么,只是她也知道在自己正式嫁给孙二之前,不管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她都假装看不到。

孙二看着周媛的脸色,也是猜测着圣意,见她并没有生气,便默认了林玫的请求。

吃过饭,给苏磊打了电话,说这几天没有重要的事就不要找他了,又把吴桐找来,让她就住到山上宿舍里去,如果害怕就让杨丽还有刘荞一起住过去。

吴桐高兴地答应了,孙二这才拉上林玫一头扎进了大青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