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一个都不是/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个人又说了一会话,郝美郝丽回来了,郝仁赶紧让二人过来与两个叔叔说话。

见到姊妹二人,孙二迅速在二人身上打量着,意念也自动转换着。

郝美!

身高173厘米,体重123斤,非基因性鉴定结果:父亲不是郝仁。

看到这里,孙二舒了口气,认为照片的对比没有出错,又去看另一个。

郝丽!

身高168厘米,体重140斤,非基因性鉴定结果:父亲不是郝仁。

非基因性鉴定,就是说不是通过鉴定基因,来验证血亲。

看过之后,他低下了头,又拿起了那只雪茄,狠狠地抽了一口,仰着头重重地吐出了一个烟圈。

他的脑海里,现在重新调出刚才透视庄敏的信息,虽然看过了她的肉体,孙二还是一点兴趣没有,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一堆猪肉。

想了一会,意念过后,他感到了一阵诧异,原来郝美是庄敏亲生,而郝丽则不是。

他怕判断失误,因为世上的事,有的时候就是神仙也不敢说百分百正常。

他拿出了金针,因为他想起父亲曾经说过,金针最主要的功能,便是扎穴,放血,解毒,其次还有两个功能,祖宗并不常用,也就交代的不多。

这两种功能,一种是杀人,一种则是滴血鉴亲。

第一种太过吓人,这根本就是一种武器。

他想起来十二世祖,在逃命时便用金针杀过一个大内高手,金针杀人的方式,正是“一针见血”。最初发明这一招不是用来治病救人,而是为了杀人保命,孙二想想也是醉了。

再看第二招,便是等同于古代“滴血验亲”,很多电视剧里演得,把血滴到一个放有清水的碗里,然后看血在水里的状态。

金针的滴血验亲,却不是那样,而是扎了针之后,一个人的血沾到金针上,然后再扎到另一个人身上,如果前一个人的血迅速地融合到另一个人的血里,那么这两个人便有血缘关系。

看着孙二拿着金针,双目盯着两个女孩直愣,郝仁以为他是贪恋女儿们的美貌,多少有些不高兴,可是一想自己这是请人家给看血亲,这才隐忍着不悦,问道:“她们可以走了吗?”

他的话刚出,孙二便说:“让她们把手伸过来。”

他这话是对郝仁说的,他没有直接命令两个女孩。

下针的速度很快,金针分别在郝美和郝仁身上转了一圈,孙二看过后,又擦干了针面,同样在郝丽和郝仁身上转了一圈。

转完之后,孙二心中已经有数,这特么的绿帽子,郝仁是戴定了。

两个女儿没一个是郝仁的,女孩上了楼后,孙二拿过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句话,然后起身便走向郝仁家的门口。

郝仁一见这结果还没出来,孙二便急着要走,他怎么可能让孙二就这么走了,赶紧起身去拦。

孙二指着桌子上的那张纸,然后说:“五百万,一分也不能少,否则后果自负。“

郝仁傻眼了,心说还有这样的医生,看个病还这么拽,犹豫着便把纸条拿起来,而孙二已经打开房门出去了。

马科也很紧张,孙二是自己找来的,万一出了事,自己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啊!啊...不可能,这,这不可能....啊!我要杀了你!!!”郝仁看过纸条后咆哮着,怒火充满了双眼,狠狠地瞪着楼上。

马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偷偷地看了一眼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女儿都不是你的,大的是庄敏的,小的谁的也不是。

这话很明白了,如果说孙二的诊断百分百正常,那就是说郝美是庄敏与别的男人生的,而郝丽则根本就不是这家里的人。

马科看过之后,吓得脸色苍白,他还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他本以为只是郝仁担心过重,这世上长得不像的父女和母子多了去了。

他一边倒退着,一边看着火山即将爆发的郝仁,他知道不用多久这个家庭即将解散,盛气凌人的郝仁绝对不可能承受这一切,他不会允许别人给他戴绿帽子。

“哈哈...哈哈...给别人戴绿帽子戴习惯了,这特么的绿帖子戴自己头上了!”郝仁像是傻了,在那里自言自语道。

马科已经悄悄地出了郝仁家,孙二正等待在车前,二人便一同去了客满楼。

他们走后,郝仁彻底疯了,庄敏被他打个半死,而两个女儿也被扫地出门流落街头。

两个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人,她们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却还是感念于郝仁二十年的抚养,心中没有怨恨。

孙二和马科到了客满楼,梁妮早准备了饭菜,三个人吃喝一顿,马科说太累了,他明天还要出去破案,便说要回家。

梁妮跟他也认识,挽留他留下,说客满楼有的是房间。

马科不留,梁妮还开玩笑说给他找两个姑娘,孙二也打趣他,说不行就让梁妮陪他。

马科吓得连蹦带跳地,酒意也吓没了,在两个下属的护送下回了家。

马科走了,梁妮高兴坏了,心说今晚上终于可以安心地与孙二单独在一起了。

吃过饭,梁妮和孙二洗过澡,然后二人温存了一会,正要熄灯睡觉,客房的门却响了。

孙二已经看到是一个服务员,便去开了门,服务员见了梁妮,也顾不得害骚,说外面来了两个女孩,态度非常强横,说以前在这里有总统套房,她们想在这里住一夜。

梁妮被气笑了,说:”人家有预订套房,你就让她们住就是了,还这么火急火燎的干嘛?“

服务员急了,道:”不是,她们的套房已经被取消了,房主是公安局的郝局长。“

孙二刚才听说是两个女孩,已经在臆测着是郝美她们,只是觉得可能性不大,现在听到郝局长三个字,便确信无异了,他一个跟斗从床上站起来,浴巾也掉落下来。

孙二的身子便光光地被服务员看个精光,服务员再闷骚型,冷不丁看到大男人光着身子给自己看,也是吓得把脸一捂掉头便跑。

”小妮子跑什么?爷还没让你伺候呢!“说着,孙二坏笑一声,穿上了衣服便要向外走。

梁妮一看不对,便问:”你要去那?“

”去看看那两个女孩,她们应该无家可归了。“

......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啦

求评论啦

求打赏啦

谢谢,谢谢,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