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吴欣的病/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大的火气,小心别把眉毛烧着了,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就不好看了。“

”要你管?“吴欣的火更大了,脸转向吴庆,指着孙二道:”我不希望看到他,你快让他滚。“

”娇纵惯了,娇纵惯了,你别介意啊!“吴庆赶紧道歉。

孙二微微一笑,透视之下,发现这女孩还是身上有毛病,她的五脏好像完全错乱。

要说完全错乱,各个脏器之间的功能,又好像还没出现紊乱的症状。

又看了一会,他发现吴欣每当生气的时候,就像刚才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肝脏上便出现了一片红色的火焰,他知道这是肝火,普通人肝气上火,或者急火攻心,都是易怒脾气,发泄出来之后,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伤及器官的话,身体里的火便泄出去了。

吴欣的则不然,每次肝气上火,发泄后那股火更盛了,又外泄不出来,便全都积压到下方的肾脏去了。

肾脏属水,心脏属火。

俗话说水火不融和水火交融,指的就是心肾不交和心肾相交。

水火交融,指的是心火在上,通过三焦调节下方的肾水,达到水火互相帮助,阴阳自然会保持平衡。

水火不融,则是指本来火该去的地方没去,而是去了水存在的地方,同理水也去了火存在的地方,指的就是水和火在打架。

从中医的生理机制上看,吴欣正是这种毛病。

按说仅是这种毛病,她应该调理一下就好了,孙二却发现了更大的毛病,那就是她的下腹部由于长期积累火气,形成了一个火灶,把沟通上下水路的三焦截断了。

这就麻烦了!

孙二心里嘀咕着,手却故意去动了下吴欣的手,触摸着她的白嫩玉手,爽滑柔软。

吴欣果然被激怒了,扯出手来给了孙二一巴掌。

孙二那能被她打到,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顺势在她伸直的前腹上拍了上去。

吴庆吓得以为孙二要打女儿,刚想上前制止,却听吴欣痒痒地呻吟起来。

孙二把手掌贴到她的腹部,便把灵息运起来,调理着她的腹中郁火,三焦处由于长期淤积,那里炎症很重,气流所过之处,触及她的肌肉,吴欣不免有些发痒的感觉。

痒得笑了一会,孙二停下灵息,把身上随身带的三只幽灵虫趁着吴欣张大嘴巴,悄悄地丢了进去。

幽灵虫下了肚,孙二也放开手,吴欣睁大眼睛,怒火似乎没那么强盛了,问他:”你个混蛋给我吃了什么?“

说着,她便在那里做呕吐状,孙二心说你吐吧,吐出肠子也吐不出来了,便嘿嘿笑着,转到她背后。

突然,他趁吴欣不注意,一掌拍到三焦的后身,她便又痒地不行连连发笑。

笑了一会,吴欣实在是累坏了,也没有了力气,便张着嘴在那里喘粗气。

孙二停下灵息运转,坏笑道:”现在舒服些了吗?“

”混...咦....还别说,老娘还真舒服了!“

吴庆瞪了一眼吴欣,心说这都什么称呼,这么小的年纪不学好,你是老娘,那老子是什么了。

看吴庆瞪她,吴欣的火气也不大了,心理似乎正常了些,发觉自己失语低下头不敢看他老子。

孙二站起身来,问:”你家还有买的木耳汤吗?“

吴庆说:”有,有,昨天晚上才刚拿回来了,正在窝里热着,这小祖宗不吃啊!“

孙二说那就端上来,下人立刻去端来放到吴欣面前,孙二伸手在汤面上一划拉,丢进去一些太岁,熊石和冬虫夏草的粉末。

第一次用双头冬虫夏草,孙二心里还真没有底,他只知道这虫子对调理神经和内分泌系统有好处,吴欣的病症似乎可以用。

吴欣身上没有了火气,三焦初始被打通,**自肾区上涌,她的食欲也恢复了一些,又是多日没有进食,端起碗来一口气把汤喝了。

吴欣喝了汤,吴庆的脸乐得开了花,连说真神医啊!怪不得梁妮一直夸你,原来你真有本事。

孙二客气地笑笑,去洗了洗手,回来道:“我跟梁妮说说,你家的木耳汤,这几天定做,你派人去拿,让她连喝五天。”

看孙二要走的样子,吴庆还有些担心,问:“她的病?”

孙二说没事了,五天后喝完汤,你给我打个电话,到时候再说,说着便朝门口走去。

“站住!”孙二听到声音,本以为是吴庆的,反应了一会他笑了,心说这小妮子活了。

他转过脸来,问道:“你有事?”

“没事就不能叫你,我想跟你说会话!”

“哈哈...怪事年年有,刚才是谁让我滚来着?”孙二一幅吊儿啷当的样,装得十足,把高傲的吴欣也气得半死,心说都是自己的身体惹得祸,没事整天发什么光火。

可她知道这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身体状态,她也想当正常人,眼前这个帅哥三下两下便把自己的怪病治好了,多少大医院大医生,愣是连病因都没找出来,到了他手里简单就跟玩似的。

她想着刚才他在身边转来转去,便把自己搞舒服了,心里不仅对这个帅哥有了丝丝好感。

”咱们交个朋友吧,我看你也大不了我多少!“吴欣竟然有些羞涩。

孙二说:”大很多就不能当朋友了吗?“看着他一幅坏坏的样子,吴欣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你坏!“

她还不忘去看了一眼父亲,吴庆一看女儿被孙二治好了病不说,这心情也大好了,从心底里佩服孙二,便道:”孙神医别走了,中午我请客,咱们就在家里吃,我家里的菲俑手艺不错。“

孙二一听还是菲俑,脑子里想象着那肥满的身子,那些肉里都能滴出油来,也想留下来,可是一想这不好,吃了这饭价钱就没得谈了。

孙二想着钱的事,还没等他说,吴庆似乎很合拍,冲身边的秘书说:”去,开一张支票。”然后看着孙二,伸出一根手指,问:”我也不知道给多少合适,你看就这个数行吗?“

孙二一想这点小病,一百万足够了,便点点头走到吴欣身边坐下,与他聊起了天,这年轻人在一起本来话题就多,没一会两个人便聊到一起。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