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风韵犹存的马凤/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凤又看了一眼孙二,孙二向她点点头,那个意思绝对没问题,她这才一五一十地把这些年知道的事,全部跟调查组汇报了。

她汇报完,刘自被叫进去,这家伙当然不清楚,问了几句就出去了。

苏磊又让镇上纪委的人叫进来几个当年干过村官的人,还有一些年纪大有威望的老人,又经过一段了解,基本上掌握了刘集村当年贿赂龙丛虎的证据。

证据摆在面前,徐未来是个人精,他自然不敢再说话,心说龙丛虎啊龙丛虎,这道鬼门关看你自己了,你能不能过去可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

苏磊见青河市的人没意见,又看青沟市的人,现场的人要说有问题,也只有青沟市来的人。

青沟市来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好像龙丛虎这一次没有插手。

苏磊见他们表态的速度比青河市还快,心里一时纳闷,他也想不到会是这个结果。

全部的人当场讨论之后,决定回到益民镇,在镇上纪委开个会。

苏磊他们回去开会的结果如何,孙二也不去管了,他出了村委,直接去了马凤家里。

进了院子,他便闻到了一股香味。

推了推房门,房门紧闭,屋子里却传出来一阵水声。

他感到纳闷,便透视了一下,结果却看得他鼻血喷得老高。

屋子里,马凤脱得精光,坐在一个特大号的木盆里,盆子里还放满了鲜花。

孙二心说这老女人搞什么飞机,大白天的在家里洗澡,院子的外门也不关上,只关着内门,万一被那个色心上头的人撞到,小心破了你的门......

刚想着,马凤站起身子来,拿着个勺子自头顶向下浇水,便浇水口里还念念有词。

孙二是听清楚了,马凤这是出于害怕,回到家后借沐浴来清洗污秽,还在那里向上天祈求保祐。

他也是乐了,目光便停留在她的身上,心说不看白不看,反正自己看得女人也不少,这老女人年轻时也是一枝花,不知道这老了老了,还能不能保持得那么好。

开始,孙二只能看到她的侧面,那是一道s型的流线,从这个角度看,身材略显苗条。

等马凤身子转过来,留给孙二个漂亮的背影,他便看得有些蠢蠢欲动。

乌黑披散的秀发直到半腰,两辨硕大滚圆的肉蛋,在看前面,还有两颗翘挺欲滴的......

孙二看了精光,马凤的嘴里还在念念有词,身体还不停地在盆里转来转去,当她俯身时,她的下面那黑幽幽的地带......

太诱人了,这老女人快五十岁了,还有这样的身姿,他的男人得有多大的福分,孙二想着却不敢看了,他怕忍受不住破门而入。

又看了数眼,他便想起此次来找马凤的目的,便退出了外院,在门口敲了敲门,假装是刚上门来找她。

听到动静,估计马凤也洗得差不多了,穿上一条肥肥大大的内衣,外面罩了件宽大的外套,拉开窗帘站到窗前,向外面看过来。

看到是孙二,她的脸微微一红,手还在下面摸了一把,腿根子有些发痒,竟忘了下身没有穿衣服,直接给孙二开了里屋的门。

“大姐不要这样吧?”当马凤下身光光,满身是水的站在他面前,孙二再也忍不住,却不忘戏弄一下她。

马凤这才发觉自己跑光了,赶紧把门一关,气喘吁吁地拍了拍胸口,问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见到这小子,自己的魂都丢了。

冷静了一会,她才穿利索了衣服,给孙二开了门。

坐下后,孙二直接问她:“听苏磊说,当年老支书有个笔记本放在你在这里?”

马凤一时没有想起来,便说:“什么时候的事,我没有印象了。”

孙二说:“那就找找看。”

马凤想了想,以前村子里的账目,除了村委那边有底子,重要的东西,自己都备了一份,如果那个笔记本在的话,应该在家里的橱柜里。

橱柜太高,她需要站上去才能打开,站在凳子上,她还是稍显高度不够,费力地翻着里面的物件。

孙二在她翻东西时,目光一直盯着她,自然而然地看到了她的后身,粗布衣下的紧促,那高隆的弧度,都令人产生幻想。

他在看得入迷,马凤却不小心踩歪了凳子,身子歪倒下来,恰好被孙二接个正着。

一堆香肉入怀,两个人都是没有想到,这戏剧性的发生,令两个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马凤更是脑子晕晕,她本来就吓坏了,睁开眼看到孙二双眼的欲火和满脸的焦急,而她的下面也感受到了坚挺。

“嘤...你...”马凤有气无力,身子的反应也热烈起来,嘴里根本不知道想说什么。

孙二也早失去了清醒,对着她的嘴便点了下去......

激烈了一会,马凤的身子已经瘫软,躺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只有脸上涌上一片红晕,孙二知道她这是动情了,自己再继续下去,便可以深入地与她探讨问题了。

他的手不停地摸索着,那种光滑柔和,又自是与其他女人不同,他再也控制不住大脑,冲动的魔鬼暴发了......

妈...妈...给我钱,我要去报个复习班......

妈?妈你在家吗?

院子里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惊动了屋子里两个情生欲动的人。

呼......

马凤的身子抖动了数下,闪电般地从孙二的怀里跳下来,赶紧收拾着身上的衣服,然后装作在倒水,拿起茶几上的水壶,再去给儿子开门。

门开了,一个十三岁的男孩,瞪着两颗有神的眼睛看着孙二。

马凤赶紧让他叫人,说这是孙家洼村的孙叔叔,是来帮咱们村拆迁的。

男孩生涩地叫了一声,望着马凤伸出手来,说他要一千块钱,他要和同学去城里报名参加比赛。

马凤回身去抽屉里看了看,一脸失落地返回来,儿子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家里又没钱,也失落地扭头便走。

“等等!”孙二看男孩长得非常可爱,也猜测到他急需要用钱,又一想他妈妈的便宜都赚了,虽然不是有心故意去赚的,那也得表示表示。

再说了,这种事,他现在是土财主,与马凤的关系原本也不错,让他遇上了,他能帮自然也是会帮的。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钱,问男孩要多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